心结打开了,我欣慰的闭着眼睛趴在他的身上深情的望着他,他的气息,永远是那么温暖。

“你说你,想那么多干嘛?我生气就生在这儿了。”他微微皱眉的看着我笑着说道,轻轻触碰着我的鼻子。

“我知道了,老公,我不该惹你生气,抱抱。”我娇声娇气的说道,一脸可爱的搂着他,贴在他的怀里。

“行,抱抱。”他暧昧的说着,用左手搂着我。

“对了,你吃饭了吗?”趴了一会儿,我开口道,我的肚子已经咕咕叫了,从下班到现在,我什么都没吃。

“没有啊。”他回答。

“我去买,你想吃什么。”我一脸调皮的看着他问。

“我想吃你做的。”他暧昧的说道,给我问愣了,“想吃我做的?”

话说,我还真会做饭做菜,自打母亲去世以后,姐姐就教我,目的是要让我学会独立,照顾自己,只是平时都是姐姐做,我会做的菜也不多,手艺也没姐姐好,不过,我还挺想给他做的。

“真的?”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他说,声音很柔。

“当然是真的,我就想尝尝我老婆的手艺。”他捏了一下我的鼻子说,竟然都不问问我会不会做饭。

“那……我得回家做,你能等吗?”我调皮的说道,我已经想好了,让姐姐做,然后再带来,因为,我对自己的手艺不放心,有一次做蛋炒饭我都弄糊了。

“能等啊,我现在不饿。”他也一脸调皮的对我说。

“好的,等我哦!”我亲了一下他的脸说,他的皮肤,真的很好。

我刚要走,却又被他拽住,把我拽到他面前,一下子把嘴印在我的嘴上,修长的舌头溜进了我的嘴里,来回的触碰着我的牙齿,我也一样,毫无反抗之力,再一次和他陷入恩爱。

出了医院,我就打车回家了,嘴里依然残留着他那火热的气息。

我可不想让他等久了,一下车我就往家里跑去,快步上楼。

“姐姐!我回来了!”一进屋,我就喘着气对屋里叫道,可是,刘潇潇不在,但是暼见卧室床上那些姐姐的内衣内*,就知道她在家。

“你回来啦!妹妹!你怎么下班这么晚?”姐姐在浴室对我叫道,她在洗澡,语气带着些责备。

她最担心的人就是我。

“哦,我在单位玩儿了一会儿。”我来到浴室门口,声音萌萌的说道。

“姐姐,给我做点饭呗!”我有些害羞的说道,依然是我那调皮的样子歪着小脑袋,看着洗澡的姐姐说。

“好的好的,你先出去。”姐姐娇羞的对我说,用手上沾的水对我泼了过来,一副可人的样子。

我坐在沙发上玩了一会儿手机,直到姐姐出来去厨房做饭。

半小时后,姐姐给我做好了饭菜,看我正在往餐盒里装时,她感到很疑惑,问我要去哪儿。

我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姐姐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叙述的过程中,我就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姐姐,很怕她责怪我。

“宇文他……他现在怎么样了?你受伤了吗。”姐姐担心的问,边问边撩起我的衣服看我有没有受伤,很庆幸,姐姐没有责怪我,而是比我还担心宇文良的情况,毕竟她知道我和宇文良是情人。

“他没事,姐姐,就是受了点皮外伤,我走了啊!”

我亲了一口她,拿着饭盒出去了,我想,宇文良,应该着急了吧?

其实,我还是感到有些愧疚,我基本不会撒谎,这饭菜毕竟不是我做的,骗人这种事,我不想做。

算了,还不是因为我不放心自己的手艺,以后再多练练呗。

坐车去医院的路上,我从后视镜中看到司机在不住的闻着饭香,还时不时的咂吧着嘴,的确,姐姐的手艺实在是人间美味,我都忍不住要打开吃了。

半小时后,我来到宇文良的病房,他旁边坐着两个中年夫妇,男人一身西装革履,面相和善,一副董事长的样子,女人穿着华丽,皇冠发型,一身白色青花瓷旗袍,这应该是宇文良的父母了,二人见到我,都上下打量着我身上的着装。

“爸,妈,这是我对象!”宇文良坐在床上,骄傲的对我伸出手掌对父母说道,脸上写满了自豪。

“伯父伯母,你们好。”我轻轻的鞠了一躬对他父母友好的说,然后把餐盒放到宇文良床边的桌子上。

“嗯,好。”他父母只是淡淡的回复我,脸上几乎没有表情。

似乎,我的形象不好?我看了看我的衣服,我穿着一身休闲装,也没有什么褶皱和破洞之类的啊?

“爸!妈!你们什么态度啊?人家这么有礼貌,你们……”宇文良见父母都不正脸看我一眼,脸上的自豪瞬间变成了不屑,茫然的问父母。

我不敢说话,就静静的站在那儿,他的父母,仍是面无表情。

“良儿,我跟你妈都跟你说多少回了?该嫁到咱们家的,只有慕容家大小姐,她是谁啊?你看她哪里像跟咱们门当户对的?”宇文先生语气很是严肃,再一次不屑的打量了我一番,甚至还有厌恶。

“是啊良儿,只有慕容小姐才配的上你,你看她穿的这一身,什么东西?”宇文夫人也配合着丈夫,一脸嫌弃的对我指指点点的说道。

看样子,他们眼里,只有慕容菲那样的富家千金大小姐才可以嫁到宇文家,我这样穷人出身的女孩子,在他们眼里,就像路边的野草一样。

我哪里敢出声,更不敢当面指着他们骂,虽然他们是在看不上我,嫌弃我,我也只能忍气吞声的任由他们排斥。

“别跟我提慕容菲!”宇文良怒了,“爸,妈,我爱的人,只有刘依伊,”宇文良激动的指着我对父母说,“她哪里不如慕容菲?至少她善良!人品好!总比那种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强!依伊,你告诉他们,你和我是不是真心相爱?”

我一直紧咬着下唇,直到要被我咬出血,我真的害怕,害怕他的父母,但我还是缓缓开口道:“伯父伯母,我……我和宇文是真心相爱的,是真的……”

我的声音很小,小的几乎跟蚊子一样,但还是能听到的,我再一次咬着嘴唇,这次,血腥味出来了……。

“不同意!坚决不同意!”宇文夫人用手来回的指着我和宇文良,眼睛瞪的老大,还喘着气。

“良儿,你一定要娶慕容小姐,她,不行!”宇文夫人气呼呼的指着我看着宇文良说,宇文先生也是没好脸色的看着我,仿佛,在看一个他及其不想看到的东西一样,看的我一个劲吞口水。

“不同意也得同意!”宇文良被母亲这么一说,声音更大了,犹如闷雷一样可怕,“我爱谁是我自己的事情!用不着你们管!刘依伊!我这辈子娶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