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Bigbang几个人因为各自的工作,很少有时间聚在一起,胜利忙着自己的综艺主持,哥哥们也是忙着solo和拍摄,再加上各自买了房子,待在宿舍里的时间更少了,好不容易今天几个人能凑到一块,于是托经纪人买了一大堆食物材料,5个人兴致勃勃的在宿舍里开始料理研究。不过显然这几个人都是三分钟热度,不一会儿就懒洋洋的趴回沙发上,只剩下队里的忙内在厨房里苦战,“胜利啊,今天的午饭就拜托给你了!”TOP同学显然对于食物有着极高的要求,“不好吃的话就惨了!”

胜利垂死挣扎,“哥,我们叫外卖吧!或者,我煮拉面,我煮的拉面最好吃了!”挥着手里的铲子,胜利极力想表现出自己煮的拉面有多好吃。“呀,你疯了吗?好不容易在家一次,你竟然让你哥哥们吃拉面和外卖,平时说的那么多的爱哥哥的话都是假的吧!”

“胜利啊,不好吃的话,我可不吃哦!可是,你哥哥如果不吃东西的话,就写不出歌,写不出歌的话社长就生气,生气的话......你说怎么办?”正躺在沙发上的权队长还不放过自家忙内,又增加了难度。“是,志龙哥!”胜利哭丧着脸,继续奋斗在各种蔬菜肉类中。

“果然你又是说我很亲切,说我很好,说我像个邻家弟弟 ,ho,不论到哪里也会喜欢我吧,都会欢迎我吧,实际上你觉得怎样?……”对于胜利拿自己写的恶搞歌曲当铃声,实在是让作为YG制作人的权志龙很丢脸,直接躺倒在沙发上,和Top一起埋在抱枕里,就连Feating的大成也默默转过脸当没听见,见其他几个都这样,太阳只好无奈的拿起电话,“喂,你好,胜利现在……”

电话那头传来啜泣的声音,让母胎单身的太阳瞬间觉得手里的电话简直就是烫手山芋,注意到电话备注是“小美女”,太阳默默把竹马从枕头里拉了出来,这种情况应该是队长出马的时候吧,他只是个普通队员啊,解决不了这么复杂的情感问题!显然他已经把自家忙内归为不负责任负心汉一枚啊!

“胜利偶吧,你在吗?胜利偶吧……我该怎么办?偶吧……”莫名其妙的权志龙正疑惑发生什么事了?就被电话里的话引去注意,胜利什么情况?该不会玩弄了人家小姑娘又不负责吧!

这都是一群什么哥哥啊!

“偶吧,为什么,为什么她们明知道过去会发生什么事,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难道为了梦想真的可以连一个人的自尊和底线都丢弃吗?……偶吧,我怕,我是不是也会变成这样。是不是,一直都是我想得太好了。”显然电话那头的人并不在意自己有没有得到回答,只是在寻找一个发泄口而已。

听着这个莫名其妙的女孩不断的质疑自己的未来,讲述着自己的彷徨和厌倦,权志龙只感觉到不耐,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打断,撇着嘴听着,却仿佛看到初出道的自己,迷恋这个舞台却又不被观众看好,想坚持自己的梦想,却因为他人的批评和嘲笑,让自己彷徨害怕,备受打击。难得的,耐心不好的权队长竟然一句话不说,静静听着电话那头的女生发着牢骚和抱怨,说那群人的算计,说留恋舞台又害怕自己可能的改变。

——————————————————————————————————————————

好不容易终于将心里的苦水全部倒给胜利,许子歌擦擦眼泪,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其实自己跟胜利也不是很熟,要不是有共同语言,性格相投,也聊不到一块去。想着他也在这个圈子里打拼,能理解自己的苦恼,应该也可以给自己一些好的建议,自己因为怕打扰他工作休息,从来没有主动打过电话,这回实在是自己过于激动失误了。

“胜利偶吧……我没事了,谢谢你听我说这些!我感觉好多了,下回来日本我请你吃我们店里的招牌。”许子歌怀着歉意许下承诺,知道胜利对于自己打工店里寿司的热爱,主动表示答谢,可是电话那边一点回答都没有。“胜利偶吧,你还在吗?你没事吧?”没动静,“偶吧,你别吓我,你怎么了?”

眼看对方似乎又要哭出来了,权志龙终于开了金口,“嗯!”,想了一会儿,又说“不要在意那些!做自己就好!”

什么?没仔细听对方说了什么,这有点陌生的声音却先让许子歌一愣,不是偶吧?是谁?刚刚说了什么?

“那个,是胜利偶吧吗?”许子歌现在觉得头晕目眩,如果不是胜利的话,这回脸丢大了!

“……你好,我是……权志龙。”又是冷静简短的介绍,让许子歌全身好像掉进冰窟窿里。完了!只剩下这个念头。

权志龙淡淡的看了一眼被几个同伴捂着嘴压在沙发上的胜利,试图反抗拿到自己的电话,又不断被镇压。“胜利现在有事,没办法接电话!……虽然这么说很失礼,但是如果你确定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那么你现在困惑的都不是问题,你就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迷茫的和权志龙又寒暄了几句,其实许子歌压根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恍恍惚惚地挂了电话,依旧徜徉在自己竟然对着一个陌生人絮絮叨叨,连哭带闹的抱怨了半个多小时的情况中。以后该是再没脸见他们了吧!

至于权大队长的问话,许子歌当然也仔细考虑过了,对于这个在圈子里摸爬滚打那么多年还能带领团队走得那么远的人,他的话还是有思考的价值和意义的。自己想要什么?最初是想要保护家里人,让他们过得更好,再后来是迷恋上了舞台上的感觉,感觉被人喜爱也不错,那现在呢?

许子歌忽然回忆起2008年那场大灾难,那时还在初中的许子歌痛恨自己力量的弱小,除了力所能及的捐款外别无他法,面对那些报道上的名人能够凭借自己的号召力帮助那些受灾人,自己不也是羡慕过的吗?那么现在,自己正面临着成为被自己羡慕的人的机会,为什么要如此委屈呢?这不是经过的路上必须的阻挡吗?

仿佛找到了另外一个更加远大的目标,许子歌再次振作,对啊,未来还没有到来,自己又何必那么杞人忧天,未来还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自己努力,只要做好自己,做自己认为对的事,问心无愧,就好!

而另一边,被哥哥们教训的胜利眼看着自家队长淡定的挂上电话,不知为何,扫过自己的眼神让自己打了个寒颤,不祥的预感。“说说吧!怎么和人家认识的,什么关系?人家可还是未成年,胜利啊,看来你最近皮又痒了,是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胜利泪流满面,哥,你明知道不是这样的,我是无辜的,人家只是妹妹啊!委屈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原以为会得到哥哥们的同情,没想到……“胜利啊,我说你那天怎么那么好心特意去买东西给哥哥们吃,结果还是图谋不轨啊!”

“胜利啊,胆子越来越大了,看来是哥哥好久没有教训你了!”权志龙斜着眼,摩拳擦掌,眼神示意其他几个好好给忙内“爱的教育”。

胜利xi,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