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月下车后,是一溜小跑进去的。金苁刚刚下来,就看见于月从秦章的车里下来,这不想误会些什么,好像不合适。

“秦三娘,你送我的目标回来,还让我看见,是想告诉我些什么吗。”金苁打开车门,坐进车里。

“以我之姓,冠她之名。”秦章说。

“我其实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和你抢人。既然你都放话了,那我们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毕竟,鹿死谁手,现在谁都不知道。”金苁开门,下车。

“于月,我们签订的合同条款里,有明确规定,不能谈恋爱。”洛姐看见于月的第一句话,就开始提醒于月。

“洛姐,你真的是误会了,不是你相像中的那样。”于月极力解释。

“那昨晚为何会提前离场。”洛姐说。

“我只是喝醉了,想找卫生间,结果就走了出来。”于月怎么知道,那个地方这么大,七拐八绕的,就出来了。

“所以也就醉的,忘记了今天的首映礼。”洛姐说。

“恩。”于月感觉,这次可能不是手撕这么简单,居然错过了首映礼,不是女一,应该不会被大卸八块吧。

“我其实很想把你吊起来打一顿,但是呢,导演找你,就先放过你。”洛姐说。

“谢谢导演。”于月能明显感觉到,洛姐刚刚的语气,那是忍了多大的怒气,才可住的。

于月跟着洛姐,真是乖的不行,和导演确定了一部宫斗剧。在和洛姐一起看昨天的那场秀,浏览网上的报道。真是不看不知道,秀场上的于月,都快要把自己迷倒。网上的报道,也是清一色的点赞,真是想想还有些小害羞。

“金苁的手,真是鬼手。”洛姐感慨啊,貌似和金苁合作过的艺人,以后都会大红大紫。

“洛姐,你要是想夸我,就直说,不要借着别人说出来。”于月洋洋得意,金苁的设计,由自己来展现,真的是配合的天衣无缝。

洛姐无力的看了眼于月,到底是这孩子心眼太大,还是缺心眼。洛姐发现,从一开始带于月,到现在为止,她好像都是很开心的,遇事情都能想开。这种性格,说好听点,就是乐天派,难听了,就是没心没肺。不过也亏的于月这性格,否则,不能在这圈子里撑这么久。

秦章挂了电话,心中很烦躁,动用一切手段,还不能找到她。一天不找到,一天都不能放松警惕。这种不能掌控事情的感觉,让秦章更加烦躁。

一连几天,金苁都借着公事的理由,带着于月是浪遍各种地方。至于秦章,虽然有于月的号码,虽然也约了几次,都是被各种理由拒绝。金苁真的看在眼里,乐在心里,按照秦三娘这种路数,真是悬啊。

将近年关,家里那边,电话开始连环催,催的秦章脑袋更疼。实在是扛不住各路大神的路数,秦章带着秦钰回家了。秦钰一直不喜欢回去,借着照顾秦章为由,直接搬了出来,和秦章住一起。至于是谁照顾谁,那就另外说了。

“秦三娘,我这么跟着你回去,算不算见家长。”萧嬛说。

“严格意义上,不算,你已经全部见过。”秦章说。

“哎,秦家四娘一起来,还真是吃不消。”萧嬛说。

“哥,你这秦三娘当的舒服吗。”秦钰说。

回答秦钰的是沉默,还是沉默,秦章一脸嫌弃的看着萧嬛。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还真是记忆深刻。秦章介绍秦家人,介绍大姐,二姐,画风都还是正常的。当萧嬛知道就秦章一个男的时候,嘴里就蹦出秦三娘这三个字,在场的人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