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晚本以为面前的男人估计会可怜可怜自己,说完这话之后她抬眸,这才发现这男人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阴冷。

是她的错觉吗?

“这位先生,你一定不会把我供出去的,你一定会帮我的对吧?你放心,我就在待一会,绝对不打扰你。”

“不会。”沈慕南清冷的声音开口。

“为什么啊?”

难道他就不觉得自己很可怜吗?迟晚叹了口气,算了算了,还是待会找机会将人打晕吧!正想着,迟晚就听到男人再次开口。

“因为我就是沈慕南。”

啊?什么?他说他就是沈慕南啊!迟晚只感觉自己的大脑呆滞了两秒。

他说他是沈慕南!!!

“帅哥,别开玩笑好吧?我心脏不好?”迟晚笑了笑,看着沈慕南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她只感觉心里底发毛,一股凉意油然而起。

“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吗?”沈慕南朝迟晚靠近。

“迟小姐刚刚说我长得很丑?”

“不不不,我瞎说的,沈少您长得可帅了,这容颜简直无人能及啊!我刚才都差点被您给帅晕了。”迟晚一步步后退着,沈慕南该不会要把她毒打一顿吧?

“我脾气暴躁,还会打人?”

“没有没有,沈少可温柔了。”

迟晚背着良心开口,温柔个锤子,嘤嘤嘤,这男人简直太可怕了。

此刻的她已经被沈慕南逼到墙面上,无路可退,两人离得很近,炽热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迟晚耳根子微红。

“迟小姐还说我那方面不行?”

迟晚心里悔死了,自己刚才说这些干嘛?!她没有说话,朝边上挪了挪,想要离这男人远些,可没想到身子刚刚动了动,沈慕南直接伸手环住了她的腰,将她紧紧的禁锢在了怀中。

“迟小姐怎么不说话了,不是说我不行吗?要不我们现在就试试,我到底行不行?”沈慕南凑在迟晚耳边开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迟晚脸色更加红了。

身为杀手,她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啊!可此刻迟晚也不怎么地,瞬间慌了,生怕沈慕南来真的,她急急忙忙的开口:“沈少,沈先生,我刚刚都是瞎说的,我知道错了,求你放过我吧!”

迟晚声音软软的,沈慕南本来是逗她的,可此刻看着少女有些绯红的脸庞,再加上一身抹胸式的晚礼服,身上似乎有着淡淡的香气,此刻的整个人看起来无比诱人。

沈慕南的手僵了僵,他发现自己身子隐隐约约有了些反应,有那么一瞬间,竟想着来真的。

反应过来后的沈慕南松开了迟晚,他拿起外套,淡淡开口道:“走吧!”

迟晚先是松了口气,又愣了愣的看着沈慕南。

“去哪啊?”

沈慕南扯了扯唇,开口说出两个字:“订婚。”

这场长辈定下来的婚约,沈慕南一直都是拒绝的,可昨天唯一的亲人爷爷心脏病发作住进了医院,刚刚还让管家打电话来逼迫沈慕南,要是今天敢不出席订婚宴的话,就拒绝医院的治疗。

沈慕南原本想到医院劝劝爷爷的,可这会见到迟晚,他改主意了。

这个女人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无趣。

听到沈慕南的话,迟晚一瞬间瞪大眼睛,她连忙开口道:“沈少,沈总……”

“怎么,难道迟小姐要拒绝和我订婚?”沈慕南微微眯眼,语气中满满的危险之意。

迟晚不由得缩了缩,“不是,沈少,我只是想说我这个人很差的,各个方面都很不好,还有很多的坏习惯,你要是和我订婚了,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没事,我不介意。”说完之后,不容得迟晚再啰嗦,沈慕南直接将人给拉出去了。

迟晚简直欲哭无泪,虽然这沈慕南不像是传闻那样丑,但是这个人脾气阴晴不定是个事实啊!迟晚怎么也不想将来的日子和这样一个人同处一个屋檐下。

但是事情已成定局,她也无可奈何。

楼底下,宾客基本都已经到来,迟家的人找不到迟晚这会可以说是团团转了,沈慕南的几个好友也一样,他们知道沈慕南一直拒绝这场联姻,今天这订婚宴恐怕是黄了。

眼看着订婚宴已经开始,但是却迟迟不见主角出场,宾客们不由得有些奇怪,就在众人很是疑惑的时候,只见迟晚挽着沈慕南从楼上走了下来。

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大家的目光都望着两人,男俊女貌,就像是天生一对一般。

回过神来之后,在场的人都议论纷纷。

“不是说迟晚长得很丑吗?这哪里丑啊!明明就跟个仙女一样啊!”

“是啊是啊!还有传闻说沈少长得丑的,这哪里丑了!!!”

“啊啊啊!他们看起来好般配啊!”

……

大家议论纷纷,这场婚约是迟晚的母亲在知道迟向天出轨以后才定下来的,其实就连迟家的几个人都没见过沈慕南长什么样子,只知道传闻他很丑,脾气不好,反正嫁过去的迟晚,他们也不操心这些,相反还有些幸灾乐祸,但没想到……

尤其是夏可可,看着被人吹捧的迟晚,她眼里闪过一抹嫉妒,凭什么,迟晚可以嫁给这么优秀帅气的男人。

迟家的人心底里说到底还是有些难受,但订婚宴正常举行,他们总算是松了口气。

沈慕南的几个朋友倒也惊讶了,没想到这大少爷竟然同意订婚了,再看看迟晚,大家神色纷纷带着一丝的玩味。

订婚宴草草的就结婚了,但是沈家和迟家联姻的事情马上上了新闻娱乐头条。

宴会结束之后,迟晚迟家的人道歉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和沈慕南一起离开了。

临走前,迟向天义正言辞的交代:“晚晚,你以后住进迟家可不能再像今天这么任性了,千万要记住,可不能惹怒了沈少。”

“爸,我知道了。”迟晚乖巧的开口。

她和沈慕南离开之后,迟家的人目光都变得有些深沉。

“爸,查到今天监控是被谁销毁的了吗?”

迟向天摇了摇头,“监控室的保安没看清楚是谁打晕的他,目前也不知道是谁……”

“该不会真的是迟晚吧?”夏可可小声的开口,毕竟太巧了。

“不可能,那傻子就是个废物,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怎么可能把监控销毁了。”迟安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