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蓝的天空之上,白云飘飘,一副云淡风轻的景象。

一个月就此过去,阳明中学高二六班教室里面,八卦大王们又在谈论着什么?

“还记得一个月前的校花校草选举大赛吗?”

“嗯,记得,怎么了?”

“从大赛到现在,咱班的校草李峰已经一个月没来学校了,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么?”

“别把气氛搞得这么浓重,赶紧说!”

“据说,自从上次大赛李峰被评为校草之后,有人说他那时是追着一个女孩出去的。”

“那会是谁呢?”

“别打岔,就不可以等我说完么?”那个说话的八卦大王被打断有些不满,“后来听说,李峰被车撞了,还住院了呢,据当时的同学说,那女孩似乎就是五年前的校花,林馨月,也是李峰的前女友。”

“不是把?”

“……”

在一旁听着谈论的许诺眼眶中留下了泪花,悲伤的轻吸一口气:“那家伙喜欢的果然不是我,或许我就只是被他利用的工具罢了。”

“诺诺你怎么哭了?”刘凡见许诺抽泣着,便微笑的冲着她,关心问道。

“没什么。”许诺连忙擦了擦眼眶之中的泪水,勉强的笑着。

“不要胡思乱想,有我在呢,他李峰不要你,我要。”

刘凡拍打着胸口,向许诺保证着。

“嗯!”

许诺抬头看着刘凡,在那里,似乎看到了一种令她相信的东西。

一个月的时间,李峰的伤基本上已经痊愈,不过他的心一直被某种东西给压抑着,那便是疑惑。

一个月的时间,几乎可以说不管李峰怎么的质问,月儿就是连半句关于这五年的事情都没有透露半句,对此,李峰也是颇感无奈,月儿不想说,应该自有她的道理,李峰也只能这般的去想。

再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李峰就已无大碍,便出院了。

月儿自称是有事,与李峰告别离开。

李峰并未去多想,仰头看着一个多月未曾见过的天空,李峰轻吐了一口气,似是把所有的病痛与不好都吐出了体外。

回到学校中,李峰还是感觉那么的熟悉。

不过,他觉得同学们都用着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不是羡慕与嫉妒,而是厌恶。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他觉得他必须得要弄清楚真想。

隐隐间,一个同学瞥了一眼李峰,然后转头对着旁边的同学说:“看,那就是我们学校的校草,大赛那天,与现在的校花夺冠了之后,那家伙居然把这么漂亮的校花一个人丢在舞台上面,自己一个人跑来,这算是什么回事……”

旁边的那人听得此言之后,满脸表现出愤愤不平的样子。

闻言,李峰的心中涌出一丝的寒意,脚步在不禁之中加快了些许,直至教室门口,方才停下。

刚进教室,李峰便是见到尴尬的一面,那赫然便是刘凡与许诺的暧昧,李峰恼羞成怒,不过,他尽量压制着心中的怒火。

他认为,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原因,他一定要弄明白。

于是,他便直接走在许诺的面前,想要开口,可是还是把话咽了回去,因为在他刚想要开口的时候,许诺不屑的乜斜了自己一眼,他想要知道这是为什么?

这时也只好委婉的问道:“能告诉我你这样做的理由么?”

“呵,理由?还需要什么理由?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心里难道不清楚么?”许诺冷哼一声,嗔视着李峰。

“我做了什么?”李峰百思不得其解,显然是还没有意识到一个月之前的事情。

“诺诺都说了,你心中最清楚。”刘凡插话道。

“不用再说了,让他走开。”

许诺转过头去,眼眶之中不禁火热起来。

“诺诺,请你把话说清楚点,不然我是不会走的。”

李峰心中被堵得慌,他根本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做过什么。

“没听清楚?诺诺说让你走开。”刘凡这时把眼睛瞪得老大,嗔视着李峰。

“诺诺……”李峰哀婉的说道。

听着李峰说的话,许诺眼眶中似有什么掉落在了地上,看模样,那是一滴晶莹的水珠。

“诺诺也是你能叫的么?”刘凡的眼睛再瞪大了几分,朝李峰怒视了几眼,显示出一丝的敌意。

闻言,李峰的脸庞上抹上了一丝怒意,拳头也是紧了紧,放话道:“怎么着?敢情是想练一练?”

刘凡撇了撇嘴,拳头同时也是紧了紧,较劲道:“就是了,怎么着?”

双方的火药味越来越浓,两股无名的杀气就此蔓延而开,弥漫着整间教室。

终于,刘凡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拎起拳头就往李峰的头部狠狠砸去,当然,李峰也不是吃素的,伸手硬挡下了这一记攻击。

你攻我打,全班的同学都在一旁看着,也没有谁站出来劝架。

这种情况之下,谁出来劝架,那必然就是受死的,李峰和刘凡二人有点手脚功夫,那些个八卦大王早就在班上传开了。

无奈的许诺也终于是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厉声喝道:“够了,李峰你闹够了没有?给我滚!”

闻言,李峰二人也是停止了攻击对方,李峰心头一颤,在众目睽睽之下转身离去。

因为他知道,面对这般怒火的许诺,那就说明她真的是非常的生气,所以他将心中的没有两个字硬生生的给逼了回去,而那个问题显然是出在自己身上的,这样继续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只有去想清楚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或许才有挽回的余地。

在李峰离开之后,许诺直接趴在桌子上面大哭了起来。

“你没有错,你不用那么的伤心。”刘凡在一旁抚慰道。

而李峰,渐渐地消失在了校门口,他颓丧的提着脚步,有些沉重的来到了无人的郊区。

只见得他瘫软在地,眼眶中涌现着泪珠,他苦思冥想,回到了大赛那一天。

那一天,似乎是他抛下许诺,自己一个人跑了。

难道她是因为那件事么?

可自己真的不是有意的,当时自己是为了追月儿,问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算是如此,自从遇见你之后,我的人生才开始变得精彩起来。

而月儿,应该只是我当年追求的那个女神吧,我承认,我是喜欢她,可自从遇见你,我发现那并不能算是两个人的爱情,因为,我发现自己更喜欢你,你做什么我都会有所触动。

李峰的思绪飞快的闪过,却又如同绵绵细雨,缓而不急。

李峰紧闭着双眼,脸颊上还流着从眼眶涌现出来的晶莹泪珠,一滴滴的从他脸颊上滑落,滑落在地,一点点的汇聚在一起,在他的心中,他早已被那汇聚成海的泪珠淹没。

时间就此悄然的离去,晴空之上剩下的仅只有那一丝斜晖,映在他的脸庞上面。

“阿峰!”

一道甜美熟悉的声音传入李峰的耳中,李峰转头看向背后,那里有一道曼妙的身躯向这里缓缓走来,脸颊之上,还带着一丝笑意。

那人赫然便是月儿。

“嗯?”李峰连忙起身去迎接月儿。

“阿峰,你不是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吗?”月儿的表情很是淡然。

“嗯,不过我有个要求。”月儿抿了抿嘴唇,笑道。

“什么要求?”李峰眉头一皱,疑问道。

“就是……”月儿有些娇羞,“再陪人家最后一个星期,可以吗?”

月儿在去校花校草选举大赛的会场时,就已经知道,李峰真正喜欢的人是许诺,因为她能够感觉到,李峰对许诺比对当初的自己还要更上心很多。

如今,许诺与李峰又是隔着一堵墙,而对于这个要求,李峰很快就答应了,毕竟月儿是自己的前女友,现在也还是有着一些感情的,如果月儿现在肯跟李峰在一起,相信李峰还是会犹豫的。

对于两个女孩,李峰都是那么的喜欢,只不过现在,李峰觉得自己是喜欢许诺会更多很多。

两人在夕阳中谈到日落,此时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两人也不得不相互告别离开。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陈思思倒是恢复了不少,不过她与林玄恐怕是要分开了,以她的性格,绝对不会让比自己差的人做自己的男朋友。

“思思……”林玄委婉的说道。

“滚!”陈思思怒吼一声。

“思思,你总得要给我一个理由吧?不然的话,怎么让人信服?”

林玄耸耸肩,表示很无奈。

“要理由是吧?好,我给你,我移情别恋,不喜欢你了,这总该可以了吧?”

陈思思撇了撇嘴,气愤的说道。

闻言,林玄一肚子的怒火,咬紧牙根点了点头,又忽然颓丧的看着陈思思。

“我懂了,我这就走。”林玄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也不再留恋与挽留。

啪!

林玄无话可说,只能无可奈何的转身离去,离去时,重重的把门摔了一下。

终于,陈思思的细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板上,不禁哭了起来。

女孩子一般都是脆弱的,尤其是在她缺爱的时候。

隔天,教室中一片喧哗,八卦大王将陈思思与林玄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

闻言,刘凡倒是饶有兴致的冷笑了起来。

李峰并未来学校,所以,刘凡与许诺总是有说有笑,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天比一天更加的亲近,甚至超过了前几个月与李峰在一起的那种关系。

时间在滴答滴答的一点过去,没有任何的痕迹。

情随事迁,李峰与许诺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淡,甚至连普通朋友都做不成,李峰伤心过,但那已是无用之举,他知道,自己要坚强,只有这样,他的心才会好受一些。

不知不觉中,李峰的眼眶中已是泪流成海。

他只能够孤独的承受,一个人,躲在墙角里,蜷缩成团,不停地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