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一个五一长假,却被雷雨给留在了家里。梅芸百无聊赖的打开电脑,打算玩玩游戏,打发打发时间也好。

梅芸这个名字一听就不走心,也的确不是父母给取的,梅芸是在孤儿院长大的,能有个名字就很不错了,何况分开来看,芸这个名字还真不错。

她随意的点开昨天下载的还没来得及注册的剑三,这还是她第一次下载游戏呢。为什么是剑三,没办法啊,要想玩游戏有朋友陪这款游戏最多了,不寂寞。

以前不玩的时候光听他们说的都差不多知道了大体剧情,梅芸想都不想的就选了个藏剑二小姐号。她专心致志的为二小姐选着脸型、眉眼,刚弄好呢,正打算选套服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她连怕都来不及,就被一道雷给劈的没了。

所以说要听院长妈妈的话,电闪雷鸣的时候不要看电视、玩电脑啊!

梅芸只觉撕心裂肺的痛,即使只有一瞬,可灵魂深处还在为那疼痛颤粟。她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感知,真是命大,难得的好运了一回。

“鱼唇的女人,你已经死了。”一个没有声调起伏的女声响起,那声音透着股金属的冰凉、冷硬感,又有意外的有点傲娇、呆萌感。

“你才死了,有这么平白咒人的吗!”阿飘状的梅芸还真不知道自己死了,这又是被诅咒死又是被说蠢的,自认为有点脾气的她自是气愤的喷了回去。喷完了她才开始找咒她的人,只见周围一片白茫茫,连个鬼影都没有,连根草都没有,这是真遇鬼了?心里还真有点没底,刚还在说死的呢,这会就灵异了?

“喂……你在哪?不要装神弄鬼的啊,姐不怕你啊……出来!”梅芸虚张声势道,可是做的不够好,声音明显有点虚,略微还有点颤抖,“是人是鬼吱一声啊~”

“本系统是剑三124号,不是人也不是鬼,是超高科技高端智能仿剑三游戏任务兼直播系统……是电子科技,没有实体哒。”那声音说道。

梅芸打了个冷颤,别用那冷硬的声音卖萌好吗?至于继这么好运没死掉后还有这么好的系统被她碰上这件事怎么想怎么不可能啊?

所以梅芸还是坚持自己还活着,也是醉了。

梅芸的表情太明显,系统继续道:“你确是被雷劈死了的,你自己摸摸看,一定摸不到自己的胳膊手哒。”

梅芸还是不习惯她那没声调起伏的卖萌,先打了个冷颤,才伸出手来,呵呵哒,还真是左手握不到右手,都是虚的,俗称看得到摸不着。

难道她真就这么背?她上辈子得有多恶毒才这辈子一直走霉运。犹记得大学勤工俭学时,有时赶不上学校食堂饭点,她就会买泡面充饥,难得买了一桶三包料的泡面,回去拆开一看只有两包,两包还长得一模一样。现在连死的方式都如此别致!一时间梅芸十分沮丧的沉静在自我厌弃中不可自拔。

系统仁慈的给了她几分钟,便开口将她拉出了自我世界:“本系统就是来拯救你哒,不要丧,本系统带你走向人生巅峰。”

梅芸可不是小白,她是一路倒霉过来的人,只听她说道:“这世上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先说说看你要我做什么任务?”她因为倒霉所以现实,也因为倒霉所以很看得开,不然怎么□□、积极的活到大。反正她对泡面调料事件的第一反应是——居然有两包料,被诅咒的人都是没调料的,她却可以一包泡面一包留着泡水当饮料喝,哦耶!

“你放心,我们是正规合法的好系统!星际生活太寂寞,需要点调剂品,我们系统的任务就是到各个时空找到宿主一边做任务一边直播的,我们是全能无敌系统。直播什么由宿主决定,宿主直播所得收益归有系统所有权的星际直播公司所有,星际直播公司提供系统供宿主重生、游戏人生,宿主完成系统颁布任务有奖励哒,惊喜多多哦。”看他们公司多人性化服务。

梅芸翻了个白眼道:“说这么多你还是没告诉我都是些什么类型的任务啊~”

系统也不恼,解答道:“绑定宿主前会签订合同,宿主可在合同中说明有什么类型的任务不接。我们的任务世界包括除星甲外的远古、古代、民国、现代……包含宫斗、宅斗、修真、魔法、武侠等等,合同讲究公平合理原则,一切以合同为准。”

梅芸点点头,这还差不多,不就和做主播工作差不多吗?还能边上班边玩游戏,最重要的是可以重生,生活是自己的。不管怎样,总是自己赚到了,遂问道:“为什么选我?合同什么时候签?”

“现在就可以签合同,选你是因为你刚好是剑三第一百万位玩家,”那声音顿了顿又继续道,“好了,你眼前的就是我们的合同,有什么不同意见请签订前提出。”

身前突然出现一透明屏幕,一眨眼屏幕上就出现了满屏的字幕,也就是系统所说的合同。梅芸将眼前屏幕上的合同内容仔细的看了两遍,还算合理,主要意思就四点:一,甲方星际直播公司提供直播职位,乙方梅芸负责直播,乙方的私生活与工作无关者甲方不干预;二,直播收益归甲方,乙方工资为生命的延续;三,系统任务随机发布,多为观众要求,乙方须尽量达到,保证点播量;四,乙方生活所得、任务奖励全归乙方所有。

梅芸与那个没有实体的剑三124号协商了半天,又加上了几条:一,有驳人伦道德的任务不接受;二,伤害无辜的任务不接受;三,反社会反人类的任务不接受;四,与乙方感情有关的任务不得强行发布,有勉强的不接受(如果任务刚好是攻略自己喜欢的人,有奖励拿何乐而不为)。

梅芸又想了想,暂时只能想到这么些了,应该没什么遗漏的吧?

“好了,那我们现在绑定,开始第一个世界。因为本系统是剑三游戏系统,为了宿主能更好的运用系统完成任务,宿主需要点亮宿主选的藏剑山庄门派技能。真实人生有别于游戏,因此其他门派技能宿主能点亮也归宿主,所以第一个是世界是大唐,而且是胎生。以后的话世界随机、重生年龄随机。”剑三124号说道。

“好,不过剑三124号系统啊,我应该怎么称呼你比较好?我给你取个昵称,就叫阿三怎么样?”梅芸问道。

系统说道:“好哒,听着很亲切,谢谢宿主!宿主,第一世你还是学习阶段,是不开直播哒,但是系统会根据你的学习内容发布任务、发放奖励。”

梅芸了解的点点头,没有那金刚钻完不成任务,开直播不是砸招牌吗,脑袋一转又问道:“那会不会碰到其他带着系统的人?”

阿三道:“不会哒,我们公司的系统是每个空间一个,而且每个系统都是独一无二的,整个公司上万个系统只有一个剑三系统。”说完也不待梅芸反应,直接绑定,然后梅芸只觉眼前一黑,就睡过去了。

梅芸再次有感觉的时候,感觉周围暖乎乎的,就是眼睛睁不开,手脚也不怎么伸展的开,空间有点狭小,她想应该是在今生的母亲的肚子里。既来之则安之,在母亲肚子里有什么好担心的,睡一觉才实在。

梅芸的胎儿时期不是睡觉就是半睡不醒的,难得醒的时候她要踹两脚母亲,表示自己好好的,活力无限。几个月过去了,眼看就要出生了,她也没弄明白她这辈子爹娘姓甚名谁,只知道她上面还有个哥哥,至于叫什么,她那时候正迷糊着呢,哪记得那么多。

自古就有个说法,二月二,龙抬头;三月三,生轩辕。唐代诗人张说曾诗云“凤凰楼下对天泉,鹦鹉洲中匝管弦。旧识平阳佳丽地,今逢上巳盛明年。舟将水动千寻日,幕共林横两岸烟。不降玉人观禊饮,谁令醉舞拂宾筵。”说的就是三月三上巳节的盛况。

今儿便正是三月初三,往年这一天叶二夫人都会同大家去游玩一番,这次却不行了,孩子的预产期也就这两天了,再想去也不敢乱跑,她这么想着,肚子就痛了起来。她也不是第一次生孩子,也知道这是孩子等不及要出来了,赶紧吩咐人都准备起来。

沉默几个月的阿三系统突然出声叫醒迷迷糊糊的梅芸,通知她该出生了,于是就有了以上一幕。梅芸也是尽职尽责的,自己的出生,她也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往外挤,如此,叶二夫人以常人所不及的速度就生下了一位粉嫩的千金。

叶家是典型的阳盛阴衰,梅芸这辈子的父亲叶岩冬这一代有两个儿子,没有一个女儿;梅芸这一代,梅芸上面已经有了四个堂兄两个同胞哥哥,四个堂兄是大伯叶孟秋家的15岁叶英、13岁叶晖、11岁叶炜和6岁的叶蒙,两亲哥是12岁叶旭和10岁的叶希,梅芸是叶家两代唯一的姑娘。

可想而知,叶岩冬得了个千金是有多高兴,见其哭声清朗、响亮,当场就给取了个小名先叫着——叶琅,至此梅芸算是暂时告别了梅芸这个名字,这辈子她就是叶琅了。

听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刻,梅芸的第一反应是“原来我姓叶啊,按自己过来的目的看估计应该和藏剑叶家有关系”,第二反应就是“这辈子的老爹也是个取名废,夜郎?什么鬼哦!还不如梅芸呢!”

叶家也是书香传家的,又怎么会取名无能呢?你不能要求唐代人懂得现代人爱谐音的技能。叶家几代诗书传家,也就在叶岩冬这一代出了他兄长叶孟秋这个能人,他一手创建了藏剑山庄,目前藏剑山庄已邀请武林豪杰成功举行了两次名剑大会,武林中不知藏剑山庄的还真少。藏剑山庄自创建至今也才十几年,却隐隐跻身到武林世家之列。

叶孟秋并不是因为中二所以改换门庭,叶孟秋是兄长,学问也是兄弟俩中较好的那个,腹有诗书却奈何科举黑暗屡次落榜,人道“那考官之职本属肥缺,若无朝堂臂助,再少金银奉上,纵使管鲍之才亦无法取得半点功名”,如此叶孟秋才带着叶岩冬放下叶家三代以来求取功名的心思,将早已荒废的叶家剑法、冶剑之术重头拾起。

不管怎么说,叶琅没猜错,就在唐开元八年三月初三这天降生,成为了藏剑山庄庄主的侄女,叶家备受宠爱的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