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桃花宫内,琉璃斥责露儿

梦儿出了太后宫,在青络和几个内侍的陪同下向桃花宫走去。

走到通向息夫人宫的路上时,梦儿略一迟疑,她迈步向息夫人宫走。

青络笑着说:“息夫人,那个宫,您就没有必要再去了,因为已经封了,有两个岗哨还在那里,您要去看他们吗?”

梦儿淡淡一笑,又掉转身向桃花宫走去。

而桃花宫内,露儿正跪在琉璃面前放声大哭。

原来露儿没管陪着她的宫女们,她直接跑向了息夫人宫,她以为在那里会立刻见到姑姑,吕品,当然夫人一定也早就回去了。她在前面跑,后面的几个小宫女吓了一跳,她们也跟着露儿跑了起来。

可到了息夫人宫门前一看,宫门上贴着封条,两个带刀的侍卫一边一个站着。

露儿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后面跟上的一个小宫女喘着气说:“露儿,你没听到太后的话吗?让你去桃花宫。息夫人宫已经被封了,以后啊,再没有什么息夫人宫了。”

露儿睁大眼睛,难以相信地问:“为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另一名宫女不屑地说:“露儿,我们不能跟你说得太详细了,你赶紧回桃花宫吧!进去就别再出来了,你可别给我们惹麻烦啊!”

露儿没等她们再说,拔腿又向桃花宫跑去。一直跑到桃园,她才发现,只有那满园的桃花在灼灼地开着,桃园内冷冷清清,不似去年那般热闹。

露儿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抬起脚又向桃花宫跑。跑到宫门前,看到四个侍卫正站在那里。露儿看着他们。

其中的一位说:“是露儿姑娘吧!进去吧!进去后就不能再出来了。要是不想进去,你也可以到其它的宫,看看哪位娘娘会收留你。”

露儿眼中流出了泪,她“哼”了一声,便跑进了桃花宫。她一边跑,一边喊“姑姑”。

琉璃和吕品,还有两个内侍,两个宫女一起从屋内跑了出来。

露儿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她哭着问:“姑姑,这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公主呢?我们公主呢?”

琉璃听着露儿问“公主”,她惊得一下没站稳,差点摔倒,旁边的两个宫女急忙扶住了她。

琉璃惊恐地问:“露儿,你不是一直跟夫人在一起吗?怎么跑到我这儿来问公主,你不跟夫人一起,你怎么一个人跑回来了?”

吕品急忙说:“姑姑,别着急,露儿回来了,夫人就一定没事。进屋再说。”

七个人急忙进了屋。

琉璃看了看露儿,说:“你把回到息国后的经过好好的给我说一遍。”

露儿便把他们回到息宫后,被临时安排到了外使宫,然后太后找她问了些什么,自己又是如何跑到息夫人宫门前的,又是怎么来到桃花宫的,详细地说给了琉璃听。

琉璃已是满脸眼泪,她抬起头,闭着眼,仰天长叹了一声,厉声说:“露儿,你给我跪下。”

露儿看着琉璃,流着泪,问:“姑姑,为什么?我做错什么了?”

琉璃一巴掌打了过去,露儿没想到姑姑会打她,而琉璃这个巴掌打得又太猛,露儿这几日一直在赶路,已是浑身没劲了。琉璃这一巴掌,便把露儿打得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

吕品和其他四个人惊呼着,吕品着急地去扶露儿。

琉璃声音不高,却极有力地说:“总管,别扶她,让她跪下。我今天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不长心的丫头。临走前,我一再地嘱咐你,要一刻都不能离开夫人的身边。哪怕就是蔡王,哪怕就是陈王,或者是他们的王后让你离开,你也不能离开。可你不听,你不听啊!你知道吗?夫人被你害惨了。”

露儿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姑姑,她从来没有见姑姑如此发火过。

露儿哭着说:“姑姑,露儿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我犯了什么错啊?”

琉璃用手指着她的头,恨恨地说:“露儿,我告诉你,你犯了什么错。在蔡宫,用饭的时候,你为什么站到夫人身后?你是应该站在她旁边的。你可知道,夫人接蔡王的果子时,被蔡王攥住了手。可偏偏你没看见啊!你跟清水出去一玩就是一宿,那一宿,蔡王就在夫人的住处,你却什么都不知啊!”

露儿吓得面如土色,她张着嘴,不相信地说:“不……姑姑,没……没有的,怎么会……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我……我本来是站在公主旁边的,可清水拉了拉我,让我站到了公主的身后。那天晚上……那天晚上,是清水拉我出去,公主答应了的。可我也没想到,我喝了她们给我的东西,我……我就犯困了,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的清早啊!我……”

琉璃指着她说:“你别说了,什么都晚了,息夫人宫被查封了,宫人被充到了其它的宫中,只有我跟吕总管,还有总管的两个徒弟顺子和阿旺,再就是彩儿和小云死活不走,被留了下来。露儿啊,你这次可真是立了大功了。”

露儿本来是跪着的,听到琉璃说的,她就如做梦儿般,一下坐到了地上,然后低声喃喃道:“我死了算了,我活着还有什么脸见公主?我对不起公主,我现在就去死。”

彩儿和小云一把摁住了露儿,两个小宫女早已哭成了泪人了。

琉璃看了看露儿,叹息道:“露儿啊,你也不用寻死觅活的,要是你死了,事情能有转机的话,我会亲手杀了你。可是,即便是你死了,也无济于事了,只有等夫人回来,我们再作打算了。”

吕品也急忙说:“既然露儿回来了,我相信,夫人很快也会回来的,我到外面去看看。露儿,这宫里,可就只剩下我们七个人陪着夫人了,你可千万别再说死了活了的,让夫人心里难过。”

“姑姑,总管,我回来了。”七个人同时看向了房门,息夫人已面色憔悴地站在了门口。

琉璃流着泪,喊了声“梦儿”,便跑了过去,她过去一把将梦儿搂在了自己的怀里,哭着说:“姑姑对不住眉夫人啊,对不起先王啊!姑姑糊涂啊!就不应该答应你归国去省亲。”

梦儿也流着泪,她一边擦琉璃的泪,一边笑着说:“姑姑,你放心好了,梦儿没事,真的没事,这不怪露儿,也不怪你,怪就只怪我自己太大意了。妫婉永远是妫婉,她不会变的,致死不变的坏。”

琉璃拉着梦儿的手,心疼地说:“梦儿,你受苦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只要人在,办法就会有。”

梦儿笑着说:“对啊!姑姑说得对。只要没要了咱们的命,咱们就没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