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还夸张的架起了自己的腿,要不要这么搞笑,言又宸都被这个女人的睡姿给逗笑了,不过幸亏她的身边是他,他也愿意,更喜欢她这样对她。

他也更靠近她,把自己的一条胳膊放在了苏七沫的头下,一个温润的唇落在了苏七沫的眉心,“七沫,我的宝贝,晚安!”

言又宸也确实是累了一天了,抱着他身边最亲近的人儿,不一会儿就愉悦的入睡了。安静而和谐的夜很美好,俩人甜蜜拥抱更幸福。

第二天清晨,太阳的光辉还未透过窗户,仍旧在言又宸怀里的苏七沫醒了,要知道她昨晚还在苦等他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怎么还不回来,于是就无聊的躺在床上看月亮,谁知竟然给睡着了。

但是醒了之后,这不言又宸就在她的身边吗!她抑制不住的兴奋,她竟然一整晚都睡在他的胳膊上,就连腿也架在他的身上,难道他就不麻吗!

苏七沫很担心言又宸的手臂,但是听着他呼吸均匀的声音,她也舍不得打扰,只能试探着慢慢的抬起自己的腿,她缓缓的放下来,见言又宸没有醒,虚了一口气。

又准备把言又宸搂着他的那只手移开,谁知言又宸竟然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苏七沫还是失败了吵醒他。

其实也不是苏七沫失败,只是言又宸平时睡觉就比较浅眠,从刚才苏七沫移开他身上的腿时,言又宸就醒了,只是想看看她准备干什么而已。

“言又宸,你一整晚都是这么抱我的吗!”苏七沫心疼的问。

言又宸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个女人是在担心他得手臂啊,“嗯!”言又宸没隐藏,直接就说了,他也确实想看看这个女人为他担忧的模样呢!

“啊,那你怎么不拿开呢,被我压的都麻木了吧,快起来活动活动!”苏七沫立刻拉起言又宸的手活动。

言又宸低沉的笑了笑,“傻瓜,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弱!”虽然是有一点点的麻木,但是苏七沫似乎想的太太严重了。

“哼,言又宸你又骗我,我不想理你了!”说完苏七沫就准备穿衣服洗漱。

言又宸看着也不阻止,“这么早,干嘛!”

“当然是看那群老者,我要看你把他们安顿的怎么样了,他们那么可怜,不看看我还真是不放心!”苏七沫担忧的说着。

言又宸顿时黑脸,他有这么不靠谱吗!殊不知只是言又宸多想了而已,苏七沫只是真的发自内心想看看他们而已。

“他们已经不在那里了!”言又宸突然的说着。

“不在?”苏七沫疑惑的问,“那是在哪里!”

“你洗漱好了,楼下等我开车带你去!”言又宸就是不说,他希望他的这个做法会让苏七沫满意。

“嗯好,我很快就好楼下等你哦!你也要快点!”苏七沫迫不及待的催促道。

言又宸还是第一次感觉被催促的感觉呢。

随后,苏七沫就真的乖乖的在楼下去等言又宸,很快言又宸也没有让苏七沫久等,迅速的开来宝驾带着苏七沫向服装厂开去。

刚下车苏七沫就被这场面给惊住了,这不是一个服装厂吗!她扭过头看着苏七沫,就知道苏七沫想不通,言又宸解释道:“这原本是一个黑心服装厂,不过现在被我收购了,我把它送给他们来经营外带一个助理,这样他们就能自力更生了!”言又宸波澜不惊的说着这一切。

但是在苏七沫的眼里言又宸这真是绝对的用心了,他竟然为了他们能做到这个份上,收购一个服装厂,苏七沫看着言又宸嘴里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搞了半天最后只化为一句:“言又宸,真的很谢谢你!”

言又宸爱抚的抱住了苏七沫,要知道,他要的不只是她的感动,他可以尽力的为她做到最完美,源自于他爱他,爱到宠上天。

“走吧!”苏七沫突然说。

“不进去看看吗?”言又宸问道。

“不了,我现在只知道你是我心中最棒的,你随便带我转吧!”苏七沫兴奋的说着,似乎这一刻只要和他在一起就很满足。

言又宸尊重苏七沫的选择,开车带着苏七沫离开了。

“想去哪里?”言又宸还是问道。

总不能一直让他这样开着车转来转去吧再转下去他都不知道她会不会晕了。

“嗯,我不知道啊!但是我就是想要你陪我,陪在我身边,我就好兴奋啊!”苏七沫是真的很开心,言又宸为她做了这么多,这么的容忍她,难道她还会不高兴吗?

言又宸忽然面无表情的看着苏七沫,想看看苏七沫是开心过头了,在恶意玩笑他,还是真的很开心,要知道这女人搞怪起来也是超级不安分的。

“怎么?言又宸,你不相信我!我是真的很开心!”苏七沫也不知道自己这才是怎么回事,竟然很平静的就看出来言又宸在想什么,要是在平常他这面无表情的模样还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啊!

“信,我怎么会不信!”言又宸刚才看着苏七沫脸上真挚的笑容知道这也是装不出来的,很爽快的说道。

但是他这一直转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就连隔壁商场的外站服务人员都开始眼熟他这辆车里,言又宸第一次感觉他这是疯了的冲动,竟然会这么任由女人,陪她做这么幼稚的举动,现在想想似乎真的是打破了太多不可能啊!

言又宸心中有了一个想法,既然她这么兴奋,那他就就趁此机会带她出去好好玩一玩吧。

“我们去游乐场吧!”言又宸突然说道。

“嗯,好啊,不过我要进鬼屋看看!高兴嘛,啥都不怕!”苏七沫笑着说着。

言又宸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在怀疑自己的这个提议是不是太过了,要知道她现在这么兴奋,游乐场疯狂刺激的游戏看来非她莫属了。

“好,但是全程不许乱跑,你玩什么必须要经过我的同意,知道吗?”言又宸霸道的说。

“嗯好好,我保证听话,你快带我去吧,我真是兴奋糊涂了,连游乐场都忘记了!”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