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咳咳……你说什么?!”喷出了一口茶,在侧脸上有着暗黑的疤痕的,正是失踪多日的叶无心,他现在还是用了叶孤城的名字,在一个小山村里当一个医师。至于他这么激动地原因当然是因为听到了大牛听到的消息。

大牛不是很清楚武林江湖的事情,只是知道这个突然被他在路上捡到的可怜人似乎对外面发生的新鲜事很感兴趣,所以每次回来他都会把他听到的事情告诉他。

大牛道:“我只是听说好像是武林第一奇观……”

再听了一遍,叶无心确定自己没有听错,整个人的身体竟然都颤抖了起来,别担心,是笑得……

他几乎就想要趴在床上大笑了,不过碍于脸上的那条黑疤,所以他都不敢大笑,只能憋着,天知道他都快憋出内伤了……

不过正如叶无心所想的那样,这是书的世界,只要离开了和主角相关的地方一切就都是平淡的,他出来碰巧遇到了大牛。那时正巧的他有些体力不支,大牛却以为他病了,将他带回了家又请大夫有照顾的。

于是叶无心也就客随主便的待了下来,正巧的竟然流感盛行,叶无心也就在这个小村子里当了个“赤脚医生”还能治各种疑难杂症的……

大牛看着叶无心,问道:“小叶,你的本事不应该留在我们这个穷山沟里的,而且你也不是外面什么人都不认识……”

叶无心自然知道老实的大牛要说什么,他咳了一声让自己不要再笑了,认真地说:“大牛,其实……我是逃出来的,如果不是你拣到我让我躲到这里,恐怕……”

大牛看到叶无心有些伤感的表情立刻荒了起来赶忙道:“那……那个,大牛我也不会说话,我不是要赶你走,你在这里村子里的人有个什么小病小痛的你都给我们治好了,还教咱们养草药,现在村里的人都有钱了,可是你还是……”

叶无心道:“有什么关系,能自由自在的活着多好啊,大牛,你都不问问我的过去,万一我是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犯怎么办?”

大牛道:“不会的,你不会杀人。”

叶无心愣愣的看着一脸坚定的大牛,叹气道:“大牛,你太老实了,难怪到现在还没有娶到兰姐。”

大牛脸一红道:“是兰她不同意……而且他们都说……兰她是个寡妇她…………”

叶无心却道:“你爱她么?”

大牛道:“当……当然!”

叶无心笑道:“那么是你们一起过日子不是么?”

大牛有些似懂非懂得看着叶无心。

叶无心道:“过日子的是你们,不是他们,所以只要你们觉得好就好了啊,兰姐不过也是怕别人说三道四,说不定其实别人还不过是羡慕你们恩爱呢!”

大牛的脸更红了。

叶无心道:“人能够活在世界上已经是不容易了,干吗还要这么在意别人?只要自己觉得幸福不就好了。”

大牛觉得叶无心说的有道理,却还是觉得有点不对,道:“但是那样不是太自私了么?”

叶无心却问:“那么大牛你觉得帮了我是什么感觉?”

大牛道:“很开心。”

叶无心道:“那么不就是觉得自己快乐了不是么,只是觉得问心无愧罢了,并不是只顾自己。”说完的叶无心突然低垂下眼睛,双眼似乎有些无神的看着地板……

大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我大概明白,就是我觉得对的就做,觉得不对的就不做。”

‘该说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阿……’无声一叹,‘原来我也不过是……’叶无心自嘲的笑了笑,转移话题笑道:“是啊~对了大牛,你看到我的踏雪了么?”

大牛摇了摇头,转而道:“小叶,你那豹子可帮了我们好多忙,以前这里狼群时不时会来偷牲口的,现在都不敢过来了,而且它也都不随便吃家畜,乖巧的很。”

叶无心笑了:“那是阿,我的踏雪可是很骄傲高贵的。”

“唔!”似乎再对他们背后说话的不满,从门口慢悠悠走进来的黑色豹子低吼了一声,伸了伸四肢雪白的爪子,踏雪无痕便是叶无心看到它时就定下的名字。只不过那时的踏雪很小,被丢在荒山里已经奄奄一息了。

不过现在的踏雪已经是一个非常威猛高贵无比的豹子了,在叶无心的照顾下他的黑毛更显得乌黑亮丽,而四肢白色的爪子也更明显了,只不过这支豹子比一般豹子似乎还大了那么一点……

踏雪也不理会一旁的大牛,直接走到了叶无心的边上一趴,打了一个哈气开始补眠。

叶无心蹲下去摸着踏雪的毛,道:“大牛,明天我跟你出去可以么?”

大牛道:“好啊,顺便你还是去添点好的衣服吧,你看除了你自己带来的哪些,现在你穿的都是这些粗布料子……”

叶无心却不以为意,虽然开始他的确因为那些粗布料子磨破了皮肤而难受了好久:“再说吧。”

花满楼的小楼里现在有很多的人,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花满楼找他们来了而已。

“你说你知道他在哪里?”

花满楼点头道:“本来只是碰巧知道了一个隐世神医,前几日去那镇上,到还真让我碰到了。”

叶熙却并没有这么乐观,问道:“你确定是他?”

花满楼肯定道:“一定是他。”

“你和他见面了?”西门吹雪问。

花满楼摇了摇头道:“我只是远远的看了一下,不过一定是他,只不过他肯定不会用自己的样子而且他边上有一只很厉害的护卫。”

“一只……什么?”陆小凤好奇的摸着两撇胡子得地方,只不过现在上面什么也没有,原因很简单,西门吹雪知道叶无心是陆小凤弄丢的。

“豹子。”

落叶瞬间两眼放了光:“豹子哎!爹爹不愧是爹爹!先是雪儿后是豹子!”然后被叶熙拎到一边说了几句,然后乖乖坐着不说话了。

花满楼道:“而且应该是一只全黑四只爪子是白色的豹子。”

陆小凤道:“你怎么知道的?”虽然陆小凤经常会因为花满楼的行动而忘记了他的眼睛是看不见的,不过他也很少听到花满楼来形容一件东西的长相,此刻当然一下子惊讶了。

花满楼道:“因为很多人都喜欢叫这样颜色的马踏雪无痕,而无心叫那只豹子踏雪。”

陆小凤却接道:“难道不是践踏西门吹雪么?”

“陆小凤,你是不是连眉毛也不想要了?”西门吹雪杀来一双刀眼。

陆小凤打了一个哈哈,转开话题道:“对了,花满楼你怎么让他出来的?我倒是觉得如果他要藏一定不会跑出来。”

花满楼笑道:“因为我故意放了一个假消息出去,而且如果是他一定会想要出来打听打听的假消息。”

西门吹雪突然有不好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