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兰大呼好日子从此到了倒在床上,春蚕却站在床边看着发怔。

能有什么好日子,要不是她急中生智拿了几件首饰出来,怕是刚刚这一关都难过去。

她心里估摸着当铺开张的时辰,满脑子都是先把袖口里的几件首饰当了换了钱,再带皇后娘娘出城。

她家在城外,先回去看下老娘,再带着皇后娘娘向西走,到了长平州地界就安全了。她有个小姨在一家财主家当小妾,皇后娘娘至少能在那里躲几天。

等皇后娘娘玩够了,她再和娘娘回宫,只能是这样打算了。

她的打算得很好,可事情都是照着打算的方向走,那不就好了嘛。

可惜呀,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故意捣乱!

寿安王见盛安皇后带着小宫女打扮成饶骑营的侍卫模样住进了客栈,心念一活动,立刻出了城。

这事得找南宫成虎,他的侍卫出了问题,不找他找谁去。

此刻天已大亮,南宫成虎正站在校场操练,手下一报寿安王到,他忙迎出来施礼:“参见寿安王。”

“你还有心思在饶骑营溜达,皇后娘娘出宫了,你知不知道?”

寿安王傲慢的劈头就是一句。

皇上还没起床,寿安王的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立刻让南宫成虎变了脸色。

他扫了眼皇上住的营帐,冷下脸来,“寿安王说笑,微臣昨日还见到皇后娘娘在保宁宫,怎么会出宫呢?”

这时,营外匆匆来了一名侍卫,见了寿安王神色慌张的行了礼:“参见寿安王!”之后向南宫成虎不断使着眼色。

“有什么情况快说,寿安王不是外人。”

侍卫是他安排看守保宁宫的,南宫成虎预感到事情不妙。但寿安王有话在先,他也不好回避,沉着脸,向来人示意,寿安王在的话,隐瞒不住。

侍卫机敏过人,一下就明白了,“将军,皇后娘娘不住保宁宫里,换了侍卫的衣服出宫了。”

果然是被寿安王说中了。

南宫成虎心里一沉,寿安王即来报信,自然知道盛安皇后下落。

于是他便拱手对寿安王道:“寿安王既然知道皇后娘娘出宫,想必知道皇后娘娘身在何处。末将这就分派人马,随寿安王去恭迎皇后娘娘。”

你倒想得美。

寿安王勾唇一笑,并未回答南宫成虎,而是眼角向营帐瞟着:“皇上还没起来吧,本王还是先等等皇上的好。”

皇上这几天在军营呆得踏实,越呆越不想回皇宫。

也是被皇宫里的打打杀杀吓怕了,妈呀,当个皇帝有什么好,脑袋都悬在半空里,他父皇额没和他交代这些。

皇上不是权力最大,想杀谁就杀谁,怎么还有被杀的危险,这差事不好干。

他心里有了撂挑子的想法,所以整天躺在床上装晕,听着外面说话声是自己三哥,立即从床上跳下来,大喜:“快叫寿安王觐见。”

南宫成虎心里着急找到盛安皇后,正想和寿安王周旋,皇上一吩咐,他只好跟着寿安王身后来见皇上。

皇上门口守着四大侍卫,大门一开,皇上就从营帐冲出来,一下抱住了寿安王大腿,大声哭嚎起来:“皇兄,你可来了,想死朕了。这下可好了,皇帝你来坐,怀王就不敢再来了。”

四大侍卫都傻啦,皇上这是怎么了,真是昏头了,哪有君跪臣的道理?

先皇共有十个皇子,殡天之后尚余三子。怀王是老二,是先皇后所生。寿安王老二是先皇淑妃娘娘说生。

皇上年幼时,先皇后和先淑妃关系甚好。寿安王经常会到皇后娘娘的凤仪宫来,所以皇上自小就和三哥熟络,关系也亲密。虽然后来寿安王被接去了安国寺再没回来,这种亲切的心结却始终在皇上的心中萦绕不去。见了寿安王,自然非常亲近和信任。

寿安王离开皇宫那年十四岁,心智已然成熟,他对这个小皇弟也是真心疼爱。

但人家如今是高高在上的皇上了,这君与臣之间的距离可是隔山隔海的,比不得童言无忌的那些日子。

皇上一抱住他大腿,又说出如此信任的话,寿安王立马感激涕零慌忙跪倒:“臣天擎叩见皇上,皇上龙体至尊,微臣岂敢僭越!还请皇上收回戏言,万不可让微臣背负欺君罪名。”

他慌着将小皇帝扶起来,抹着拼命挤出的眼泪,“皇上长高了,长大了,大周江山都靠皇上了。皇上金口玉言,有些话可是说出口,有些话万不能随便说说。大周还有万民都指望着皇上呢。”

“哎哟,三哥!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什么虚礼?朕这么小,这么弱,哪里当得了什么皇帝?大事小事都是老丞相在管。可你看,如今老丞相也病了,皇宫的重任只能交给三哥了。大家都是先皇的儿子,谁当皇帝不是都一样。只要三哥不存杀我的心就行。”

小皇帝可不管这么多,拉起寿安王就进来营帐。

营帐里没人,啥啊我一进门,南宫成虎就被拦住了门外。皇上和寿安王说了什么,他也听不清楚了。

南宫成虎子啊营帐外等了将近半个时辰,也没见寿安王出来,急得他脸色阴得像要下雨的天色。

不能再等下去了,如果盛安皇后出了什么事情,他这失职之责可担待不起。于是将那名侍卫叫了过来,吩咐:“去 把郭子鸿叫来。”

饶骑营有四大副将,郭子鸿最成熟,最稳重,最机智,也最勇猛果断,更是身手了得。

郭子鸿很快来到南宫成虎面前,一躬身,道:“将军!”

“你带上几个人去悄悄彻查下饶骑营打扮的俩人,勿要打草惊蛇。”

寿安王不紧不慢,南宫成虎脑袋却不慢。

看样子,盛安皇后一定没有出城,若是不然,寿安王也不至于如此不慌不忙了。

盛安皇后可是老丞相的亲孙女,举足轻重的人物。出了宫没回丞相府这是一定的了,但也没出京都城,这点也肯定。

能去哪呢?

他又凝眉想了想,“先到各处客栈都找找。”

“是!”

郭子鸿领了命令,匆匆带着人进了城。

他早听侍卫说了大概,心里暗暗有了些谱,刚进京都城就立刻撒下了大网。

逢着身穿饶骑营侍卫服的打扮立即抓起来。

他来得快,花兰的动作也不慢。街道上一有动静,她就睁开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