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呵,臭小子!老子让你住了这里,不给老子干活?!半死不死的真是晦气,这条街东头是商业区,爬那里去,别吓到西边的权贵了,晚上给老子交十枚铜晶,不然就滚蛋!”

那粗犷的男人说罢在地上瘦弱的身子上踢了一脚。

光清大陆,东城主城辉阳城。

这男子是这几条街上乞丐的小头头,会些拳脚,将这里的乞丐都打得惨不忍睹,倒也是更激起了百姓的同情心。他强迫着这些乞丐去乞讨,并给出例如“十枚铜晶”的标准,若是达不到,那就只有挨打的份。他站在一个小胡同口,这里勉强能遮些风,又没有太多人路过,所以成了乞丐聚居的地方,谁要是惹了他,就会被撵到别处去,受尽冷眼。

十枚铜晶,这可是够一户普通三口人家生活一个月了。(1枚黑晶=100枚紫晶=10000枚金晶=1000000枚银晶=100000000枚铜晶,一张晶卡等额1000000枚该晶石)男人提出这样的要求,旁边的乞丐听了便明白他是故意要整整那小子了,两天前,那小子一身是血,拿着一个布包进了城门后晕倒,被男人发现拖到了这里,一直躺着倒是没醒过。男人怎么看的下去?好歹拖过来也是费力气的嘛,那就让他死前多弄些铜晶过来……

想到这里,男人更怒了些,伸手抓起他的衣领拎了起来:“老子跟你说话呢,臭小子!你以为装死就完事了?!呸——老子把你送到贩子那里去,当奴隶可比在街头吹风舒服多了,嗯?”

他口中的小子——其实是个姑娘,脑子清醒得很,只是这身体实在受不住痛苦,她也无可奈何罢了。她这些天是能听到别人说话的,能了解到的东西无非就是这里是辉阳城,哪个将军家的第几个小妾又生了个儿子,被夫人下了药害死了之类。她总觉得这里的一切都很新鲜,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场面,就连她自己也很新鲜——她完全没有任何记忆。

感受到身体在地面上拖行,那些伤口又裂开了,似乎是鲜血又在向外流。但她已经痛到麻木了,没什么感觉。她总觉得,似乎更痛的时候她都有过,这怎么可能,什么时候呢?

“伤得这么重过了两天还没死,这小子莫不是什么怨灵鬼魂吧?”男人打了个寒颤,“晦气晦气,早该丢给杨婆子卖了的。”

她记起两天前初醒是便是一点记忆也没有,大大咧咧地躺在了辉阳城外的一片森林中心,费了好些精神才躲过了一些厉害灵兽,却也被几只欺负了一下,是那时的伤吧。

“卖了也只有五个铜晶啊!亏,实在是亏。”

自言自语间,他瞥见了系在那人肩上的布包,眼中划过一道奸恶的光:“怎么就不记得他还带了个包呢?里头说不定有些好东西。小子,这就当老子在城门救了你还照顾你这么些天的回报了!”

他松手,“小子”无力地摔在地上。她有些着急。她从森林深处出来的时候原本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面目全非了,她顺手扒了不远处一具男尸的衣服换上,原本的衣服却舍不得丢。她总觉得那料子很熟悉,但绝非普通人家穿得起的,便仔细收好放在了布包里。或许这衣服能让她查到她的身世,但也有可能带来祸患。毕竟——一般大家小姐怎么会只身一人晕倒在森林深处?

若是让这男人拿到衣服……她忐忑不安。想阻止却没有丝毫力气。

“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