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烟的成功引气入体是在元驰拿到灵剑后的第五天,而在与周珏的通信中她得知玲珑的引气入体比她早了三天。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天灵根竟然会在引气入体上花费那么长的时间,与这个问题同等的是为什么灵根纯度在九成以上的云烟需要一周的时间才做到。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云烟黑亮的眸子里闪烁着激动与欣喜,虽然面前还只是一扇门,可她却感觉到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踏入这扇门,她便可以得到属于她的灵剑,成为一名剑修了。

“我不能和你一起进去,这藏剑洞一个人一生只可进去一次,所以在你选择的时候没有人能够给你任何的建议,祝你好运。”

荀易双手飞快的掐诀,随着最后双手合十,那扇不知道什么材质的大门缓缓打开,直到中间出现了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缝隙,才停了下来。

门刚开启,云烟的耳中便听到了嗡嗡的声音,仿佛有千万把灵剑在同时震动。

“进去吧。”

洞内漆黑一片,连一个火把都没有,而她也没有带火折子来,只能漫无目的的在里头乱走。

待适应了洞中的黑暗后,她才勉强看清里头的分布,保证自己不会一头撞在墙上。

顺着黑漆漆的通道一直往前走了约摸一炷香的功夫,终于是到了尽头。

前面仍旧是一扇门,只不过这次并不需要掐诀开启,当云烟的手触碰到门上的时候,它便自动打开了,这一次是完完全全的打开了。

亮光刺得眼睛疼,云烟一手遮挡在眼前,却不由自主的从手指缝里眯着眼睛偷看。

里面是一处洞穴,石壁上镶嵌着数以万计的发光晶石,整个洞内没有一丁点的火光,却被晶石照得亮如白昼。

洞穴中间是一个水池,数不清的灵剑或插在水池里,或钉在石壁上,颜色形状各异,唯一相同的是没有一把有剑鞘。

“难怪说没人能给我建议,这玩意怎么选啊!”

云烟有些郁闷的就地坐下,看着这一洞的灵剑发愣。

此时进到里面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声响,仿佛先前听到的震动都是骗人的。

“也不知道元驰和斐凡是怎么选的,元驰说他选择棪炙剑是因为产生了共鸣,可现在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难道要一把一把摸过去么?”

这样想着,云烟伸手摸了一下身边一把插在地上的灵剑,毫无反应,甚至连摸上棪炙剑时候的那种抗拒感都不曾有。

一连摸了几把,都是一模一样的情景。

“共鸣?”

云烟闭上眼睛,尝试着感受一下洞穴内有没有最特殊的地方,然而这一切都是在做无用功。

“用灵气。”

一个细微的声音响起,吓了云烟一跳,她下意识的环顾四周,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谁!出来!”

云烟做出一副攻击的姿态,眼神犀利的在洞穴内扫视着,脚步不停的后退。

“不要退出那扇门,否则你就再也不能进来了。”

那个声音再度响起,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了云烟的面前。

一个比云烟还要矮一个头的小男孩,看上去大约三四岁的样子,火红色的短发蓬乱,一双眼睛也是红彤彤的,看着就不是正常人类小孩。

“你是谁?”

有了小男孩的提醒,云烟倒是没有再往后退,只不过攻击的架势也没有放下。

一个莫名出现在藏剑洞的孩童,绝对不可能是偷偷遛进来玩的!

“我是赤铩剑灵,你不必担心,我不会伤害来这里寻剑的剑修。”

“剑灵?”

云烟上下打量着这个孩子,即便听他这么说了,也没有丝毫敢松懈下来。

“剑灵不是应该在剑中么,哪来的身体?”

“你说的那是刚生出灵智的剑灵,剑灵经过主人灵气的温养会逐渐长大,尤其是本命灵剑的剑灵生长速度更快,约摸五百年变可脱离灵剑本体。”

“五百年…”

嘴角微微抽搐着,云烟不免回忆起那个才二十岁就死掉的自己。

“这么说来,那些元婴尊者每个都有你这样的剑灵喽?”

“哪有这么容易。”

男童不屑的扬起头,神态有些高傲:“若是随便一块破铜烂铁都能出剑灵,那就不会有那么多人都想得到我了。”

真是个小傲娇。

云烟有些无语,不过也明白了剑灵这东西的属性也是超稀有的,在抽卡游戏里可以算得上是氪金大佬都不一定能拿到的SSR。

“你刚刚说用灵气,那是什么意思?”

话题转变的极为生硬,让男童有些不适应,看向云烟的目光也带上了几分古怪。

或者说是在看傻子也不足为过了。

“你难道没有别的想说的么?”

“嗯?”

云烟歪了歪脑袋,拧着眉头思索了一下,试探着问道:“我叫云烟,你呢。”

非常好,提问之前先要互相认识一下。

云烟觉得自己先前的做法很没礼貌,不过知错能改她还是个乖宝宝。

“剑灵与灵剑即为一体,我的名字也是赤铩。”

赤铩的声音显得有些无奈。

他这几日怎么尽遇到一些奇怪的人,要么就是装傻,要么就是真楞,甚至还有一个装聋作哑的,止杀的主人最近都喜欢这种调调么?

就如同止杀尊者不知道赤铩在编排他一样,云烟也不清楚这娃娃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一门心思的等着对方回答她的话。

“灵气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而剑修和体修还拥有第六种属性无属性,能与你放出的灵气产生共鸣的灵剑才是最适合你的,无论今后你的剑遇到什么问题,藏剑洞都将对你不再开放。”

“这么多剑,每五年才只能出去几把,岂不是暴殄天物。”

光凭这里有剑灵,就说明其他剑也差不到哪里去,按云烟的粗略估计,用藏剑峰收人的这速度,就算是再过千年也至少有一半的剑还在洞里头。

“每把剑都是为了命定之人而生,让不属于他们的人用了那才是真的暴殄天物。”

赤铩如是说道。

“好了,用你的灵气感应你命定的剑吧,说不定你还可以得到我哟。”

孩童般清脆欢畅的嗓音瞬间变得低靡诱惑起来。

不得不说,云烟真的有一瞬间的心动,当然,这不是指的对眼前那模样优等的小萝卜头感兴趣,她又不恋童,而是这小萝卜头的身份。

就算生的出也要五百年才能脱离本体的剑灵,而她的面前就有这么一个,

不过她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小孩子,自然明白最受人追捧并不代表最好,剑灵她守不住。

“小家伙,你还是乖乖留在这里替玉华山看守藏剑洞吧,你我可要不起。”

“哼,你想要还没这个能力呢。”

赤铩本来是逗云烟玩的,见对方这么清明反而生出了一股子的别扭劲。

“闭上眼,将灵气在你的体内运行,感受到灵气波动最强烈的地方,你的剑就在那里。”

“闭上眼睛,运行灵气…”

云烟照着赤铩的话做去,让灵气顺着经脉运行流走,而她仿佛也受到了牵引一般,意识中仿佛有点点红光在闪烁着。

伸出手探去,入手一片冰凉。

“蓝色?”

云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手上此时正握着一把通体水蓝的灵剑,在晶石的映衬下其中仿佛有水波在流动,波光流转,煞是好看。

只不过好像哪里不对劲。

“好了,既然灵剑拿到了,你便可以走了。”

赤铩的脸色很是难看,咬着牙似乎是在隐忍,这让云烟忍不住怀疑剑灵是不是也会有不舒服的时候。

“那好,这次就谢谢你了。”

云烟笑着朝他摇了摇手中的剑,又忍不住提了一句。

“要不,我和尊者说些一下你身子不适?”

“不用了!”

似乎是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妙,赤铩继而又降低了几分音量。

“我自己能解决。”

“那好吧。”

云烟带着自己的新宝贝离开了洞门,石墙立刻的关上,在合上的那一瞬间,云烟下意识的回望了一眼。

她似乎看到一阵红光闪过,随后便是洞门关合的巨响声。

“或许是幻觉吧。”

想着自己来到这方世界可能;连精神都有些恍惚了,云烟也没去再去多想,而是顺着来时的路出去了。

洞门外恢复了以往的平静,而洞里却是乱糟糟的一团乱。

一柄赤红色的灵剑在洞里飞来飞去,不住的顶撞着洞门。

“安静点!”

赤铩瘫坐在地上,背靠着石墙喘气,火焰一般的发丝被汗水浸湿,湿哒哒的贴在雪白的肌肤上。

听到他说的话,灵剑立刻飞到他的面前,剑尖对准已经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的男童。

“你杀不了我的。”

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恣肆的笑容,赤铩根本不理会灵剑的威胁,费力的将自己撑起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你,但希望你能记住一点,你是有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