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2 黑暗。边伯贤忍不住亲吻她的额头和脸颊。

听到名字的一霎那,韩国多少人都站起来欢呼了。

李裕闻的确没有辜负南韩人民捧上的称号“韩国希望”。

这时候反应过来的李裕闻倒突然有种不真实感,她看向坐的离颁奖台有些远的奶奶洪罗喜,也没有忍住红了眼眶。

我还是那个什么都做得很好的孩子,对吧?

就算是现在,我也是最棒的,对吧?

镜头适时给了这位年轻的影后得主,高清的怼脸式摄像也没有让她看起来有一点不好的地方,倒是让网络对面万千粉丝跟着捂住狂跳的心脏.

——直到现在我还是忍不住怀疑:妈呀李裕闻这个颜值真的是存在的吗?

她站起身来和身旁的朴赞郁、宋康昊分别拥抱了一下,独自走向颁奖台。

这时候人们才发现一件事情,李裕闻的礼服,背后的腰肢处竟然是镂空的,露出了一大片白皙的皮肤。

妈妈粉爸爸粉姐姐粉和哥哥粉变成男友粉女友粉的场景又重出江湖,推特的韩国部分几乎被李裕闻的讨论霸屏,热度甚至比当年金敏喜结婚高出一倍不止。

——求求这位把衣服穿好,真的,我不想和男朋友争着当这位的裙下之臣。

李裕闻站上去领了奖项,主持人就把话筒让给了她,一开口,就是一口流利的英文:“很感谢评委会能把这个奖项颁发给我,我知道这是对我的肯定和鞭策……”

用支架撑起来的麦克风对于李裕闻来说有些矮,低下头说话时额前的碎发掉了下来,李裕闻最后几乎有些哽咽地说着感谢自己家族的话,顺带用手撩了撩头发。

眼眶微红的美人轻轻撩起了头发,闵玧其郑号锡看见这一幕一瞬间倒在沙发上不能动弹,直播外的人们也都忍不住在心里大声骂一句 damn it,纷纷截了动图带着“威尼斯影后 李裕闻”的tag发上了SNS,李裕闻的美貌攻势在最后也发挥了作用。

今天,不,今年注定是李裕闻的Hit年。

出道即影后,所有人都翘首以盼等着她回国。

————————

颁奖礼很快结束了,《最后一枝木槿》果然没能拿到金狮奖,但是除了斩获最佳女主角以外,也拿了朴赞郁需要的最佳导演奖。

闵玧其掐着点打着电话,却没想到一直都是“对方正在通话中”。只好无奈的放弃了。

这个一直霸占李裕闻电话的,就是边伯贤他们了。

李裕闻一打开手机,就吓了一跳,来自边伯贤的未接来电有三十二个,赶紧拨回去,对方马上就接了电话。

对面声音有些嘈杂,像是在一个很多人的地方。

“裕闻啊,哥哥这次真的觉得很高兴,真的很为你骄傲呜呜呜……”边伯贤说着说着居然还哭了,李裕闻觉得……他还哭得挺好听的?

脑补出了一副边伯贤病弱美人的样子,李裕闻赶紧甩了甩头。

这是哥!不是什么高管的【哔】!

没等李裕闻仔细听,电话明显就被抢走了,朴灿烈的大嗓门响了起来:“裕闻啊,得了奖就快点回来,我们都很想你。”

李裕闻失笑,这拨人,该不会是一个一个给她祝福一遍吧?

还真给她猜对了,从金珉锡到吴世勋,一个人一个人的给她来了遍“获奖感言小作文”。那煽情的哟,直让李裕闻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但也觉得十分受用。

也没有打算在威尼斯多待,李裕闻很快就包袱款款的回了国。

和出国前什么也没通知不同,李裕闻这次回国提前放出消息,等到下飞机看见一片人山人海时候,李裕闻忽然有了自己火了的实感。

好不容易挤上了自己的保姆车,李裕闻赫然看见了两个不应该出现的人。

边伯贤和朴灿烈。

“怎么,你俩要当司机送我回家吗?”李裕闻调侃道:“是不想为我好好赚钱了,还是EXO被我封杀了?你们今天居然没通告?”

开玩笑,今年迅速走上一线的EXO正是开拓疆土的好时候,李裕闻看见他们行程表的时候都忍不住为他们感到默哀。

朴灿烈嘿嘿一笑,不说话。边伯贤倒是开口反驳道:“李裕闻你心里就不能想着点哥哥们的好。”

“今天呢,为了庆祝我们小公主成为国内首个威尼斯影后的。”

朴灿烈在一旁补充:“还有10代第一位影后。”

“所以你俊勉哥要大出血请我们吃韩牛啦!”

听到有吃的,李裕闻也很开心的答应了下来。

边伯贤让她上了车之后就休息一下,到了地方会叫她的。

李裕闻自然是听话的乖乖做了。

等到她被边伯贤喊醒,才发现眼前一片漆黑。

李裕闻其实知道了应该是有什么安排,但还是忍不住开口皮一把:“莫呀,哥你要杀人灭口吗?”

边伯贤和朴灿烈同时翻了个白眼——这个脑洞开得太大了吧。

“嗯嗯对,还要把你大卸八块。”

牵着她小心翼翼地下了车,边伯贤随口答道,随后就在李裕闻的惊呼中把她抱起来了。

“呀,哥,你可以吗?你不是着名的体弱男吗?到时候把你妹妹我摔下去了该怎么办啊!”

紧紧搂着边伯贤脖子,李裕闻是从心里的害怕。

边伯贤笑了两声反驳她,“现在给你个机会摸一摸哥哥的胸肌,在你去拍电影的时候,哥哥我有好好锻炼的。”

朴灿烈有些无语的瞧着边伯贤在那里发疯。

感受着边伯贤停下来了,李裕闻摸索着从他身上下来,就被朴灿烈取掉了眼罩。

“哥?”

询问着两个哥哥,却没听到任何回应。

“哥?哥!你们别吓我!”

眼前还是漆黑一片。

谁都不知道,李裕闻很怕黑,这是李尹馨死后的后遗症。

现在这种感觉又出现了。

“边伯贤!朴灿烈!快出来!”心里满满的都是对黑暗的畏惧,李裕闻顾不得礼仪,大声呼喊着。

隐约听到李裕闻的声音,边伯贤很快跑出来牵住了她的手。

“乖啊裕闻,哥就在这里,别怕啊。”

独处在黑暗中哪怕多一秒都很害怕的李裕闻这时候牢牢抱住了边伯贤,哽咽着开口:“哥哥,不要把裕闻丢在这里好不好,好不好?”

看着这样的李裕闻,边伯贤也知道不能让她自己探索房间的秘密了,心里更是想给出了这个主意的自己打一巴掌。

怎么就不早点知道她怕黑呢?

但是现在最总要的是安抚她。

“裕闻乖,哥哥不是来了吗?不要害怕,哥哥会一直牵着你的手走下去的。”像是在哄小宝宝一样,边伯贤握住李裕闻的手。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李裕闻,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和不动声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脆弱和易碎。

边伯贤忍不住亲吻她的额头和脸颊,再一次安抚。

匆匆赶来的朴灿烈“啪”的一下开了灯,就看见李裕闻哭着窝在边伯贤怀里,而边伯贤正在亲吻她的脸颊。

朴灿烈顿时就脸色铁青。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和边伯贤算账而是安抚李裕闻和庆祝她的影后获奖。

等到李裕闻渐渐平静下来,才看见围了自己一圈的哥哥们、而地点实际是在SM公司EXO的练习室里。

其实自己有些不好意思,李裕闻站起来擦擦眼泪对着哥哥们道歉。

“刚刚害怕得完全封闭了感官,打断了哥哥们的计划,真的很不好意思。”

金俊勉赶紧摆摆手:“本来就是为了你准备的,现在那我们就直接开始今天的重头戏吧。”

李裕闻满眼都是问号:重头戏?

金钟大豪迈的一挥手:“拆礼物!都是哥哥们精选准备的,收到了要对每个人都好好感谢哟!”

这下李裕闻倒是开心了,就和哥哥们坐在地上就开始拆起了礼物。

其实从小到大李裕闻从来都不缺人送礼物。

再怎么昂贵,都有人送过。

到了她继承了三星的股份之后,每年生日都办得宏大,但是更像是互相间的关系的维护和应酬,而不是为她庆祝了。

所以李裕闻喜欢收到真心的礼物。

因为没能拥有,所以才更加渴望。

拆礼物之前还发生了一件事情。

边伯贤拿了毛巾试图帮李裕闻擦擦泪痕,却被朴灿烈一把拦下。

边伯贤好像也很明白这是为什么,只是顺从的放了手,任由朴灿烈帮她擦拭了脸蛋。

李裕闻倒是满脸不情愿的,觉得这样的自己像个小孩子一样。

朴灿烈完全无语的瞧着她嘟着嘴的样子,有些小谴责的强调着:“那你在伯贤哥怀里哭的时候,怎么没觉得自己像个小孩子?”

李裕闻不说话了。

老老实实的擦了脸,李裕闻开始坐下拆礼物。

礼盒上没写名字,李裕闻边拆礼物边猜测是谁送的。

“衬衫……世勋哥?”

“留影机?俊勉哥?”

一连拆了好多个,李裕闻有些感叹。

“哥哥都这么富有了吗?今年的团综送成员们礼物不是还可怜巴巴的吗?”

金珉锡笑得十六瓣牙齿都露出来了:“这群臭小子怎么比得上裕闻呢?你们说是吧?”

其余成员都是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一下子把李裕闻逗笑了。

“白金的钢笔!”拆到了符合心意的礼物,李裕闻开心极了,“这是哪位哥送的?”

其他哥哥们只是绷着脸看着李裕闻,什么话都不说。

李裕闻眼珠子转了一圈又一圈:“灿烈哥吗?”

朴灿烈这次倒是笑了:“裕闻怎么知道是我的?”

李裕闻笑得很开心,没有什么比身边的朋友很关心自己更好了,就算是得了影后也不能比。

“因为上次我在你们练习室画五线谱的时候,我注意到哥哥一直在看我的钢笔。谢谢哥哥!我一定会好好珍惜哥哥的礼物的!”

拆完了礼物,几个哥哥对视一眼,大声说出了自己的祝福:

“wuli裕闻呀,电影大发!今后也好好的一起走下去吧!”

金珉锡从门后推出了准备好的酒水和蛋糕,边伯贤打开了练习室的电脑和音响。

金钟大有些得意的开口炫耀:“今天啊,就只有我们裕闻没有成年啊,所以,酒是不能喝的了。”

李裕闻听了超级不满:“我可是代言了烧酒的人,为什么不可以?”

朴灿烈撇撇嘴:“你那是代言的烧酒?果酒还差不多。”

都暻秀这个一向沉稳的人却乘着李裕闻不注意,在她脸上糊了一坨奶油。

李裕闻自然不干,从脸上抹了一把就要传给下一个倒霉蛋。

气氛完全起来了。

李裕闻脸蛋红扑扑的,兴奋极了,跟着哥哥们一起疯了起来。

玩到最后,累极了,李裕闻早就忘记了自己还有男友等着,就在EXO练习室的沙发上睡着了。

边伯贤瞧见了她沉睡的样子,想要抱着她到练习室旁边用来临时休息的小床上。

刚放下李裕闻,一抬头,就看见朴灿烈抱着双臂看着他。

“伯贤哥,咱们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