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殷虹,萧三千又在屋里跟小火练了会儿鞭子,累的最后小火直接罢工不干了,刚巧萧三千也在屋里呆够了,便走到了甲板上透气。

锦升的炼丹房在船舱的最底层,那里布着结界,以防止炼丹时丹味外露,引来妖兽。击退一波妖兽,此时虽然没有妖兽来袭,但为了保护锦升炼药,宝船的防护封并未撤去。

萧三千出了船舱刚在甲板上站稳,就听头顶传来说话声,“萧道友,出来透气?”

萧三千抬起头寻找声音的来源,最后在船桅上看到了启武芒。

“是啊。透透气。”萧三千仰着脖子问道,“道友在望风?”

望风?启武芒笑了笑,“恩。”

“辛苦道友了。”

“哈哈,不辛苦。”已经上百岁的启武芒对小孩子一样的萧三千说话也带起了宠爱,“要不要上到高处来观望一下谷中美色?”

“我可以吗?”

见到萧三千有些胆怯,启武芒笑哈哈道,“没问题。”

说着,他起身飞下船桅跳到甲板上,像抱小孩子一样的将萧三千抱起来,将她带到了船桅上。为了防止萧三千站不稳掉下去,启武芒双手扶在她的肩膀上。

萧三千没等着说启武芒的不告知就行动,就被眼前的景色迷住了。忍不住惊呼道,“太美了……”

“哈哈,漂亮吧?”启武芒自豪道,“之前少爷还站在这里看了一会儿呢。”

“是吗?”萧三千嘴上应着,眼睛也没闲着,不想错过任何一处美景。

“那是当然。我老启还会骗你小孩子不成!”

萧三千刚想迎合他,却突然感受到一丝异样的气息,像是妖兽,却又不像。萧三千闭上眼仔细感受一下,确定大概在哪个方位后,忙装作有新发现的指给启武芒看,“你看那是什么?”

“在哪里?我看看。”启武芒顺着萧三千指着方位看过去,仔细的看了一下后疑惑道,“什么都没看到啊。”

“没有吗?”萧三千建议道,“你加上灵力看看试试?”

启武芒虽然不解萧三千到底看到了什么,但还是照做了。

“什么都没有,萧道友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修为越高视力便越好,萧三千先前以为自己只有炼气后期的修为,所以看不见那边有什么。但启武芒已经是结丹后期大圆满,此时却也看不见,萧三千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感受错了。

萧三千有些尴尬的摇头,“可能是我眼花了,我刚刚看到那边好像有妖兽。”

启武芒为人非常谨慎,不然也当不上领头人,听到萧三千这样说,立即起了警惕心。少爷炼丹已有许久,按说已经到了最重要的时刻,不容的半点马虎。不过两位元婴长老都在守护少爷炼丹不能惊动,只能喊其他人。

启武芒放出五张传音符召集修士,而后将萧三千送回甲板上嘱咐她回房间,接到传音符的五位修士皆飞到了船桅上,确定那边是否有危险存在。

萧三千怕自己感觉错误,回到房间一直放不下心,想放出小火出去探查一下消息,又怕它遇到品阶高的妖怪被当做了食物,只好在屋里担心。

萧三千从内心来讲,想认为是自己感应错了,阿升炼丹正在的重要时期,万一出点事惊扰了他炼丹,可谓是前功尽弃。

正所谓是担心什么来什么,正当萧三千在屋里坐立不安时,房门外传来了殷虹焦急的喊叫声。

萧三千忙打开门,只听殷虹焦急道,“大批的七星水蛛和金刚绿猿来袭,快去底层仓躲着。”

“什么?!”萧三千愣住了,“怎么回事?”

“先去底层仓再说!”殷虹拉起萧三千就走,萧三千忙快步跟上。

穿过结界,萧三千见到了那两名元婴修士和锦升。见他们都是闭着眼围着中间那个炼丹炉坐着,萧三千顿时明了,他们还沉寂在虚空界炼丹!

“不要打扰少爷,这里很安全!你不要乱走动!”殷虹快速的吩咐完后,转身又顺着楼梯上去,投身战斗。她不能让妖兽靠近宝船!

渐渐地,打斗声由远到近的传进萧三千的耳朵里,萧三千在底层仓听着上面的打斗声和法器爆破的声音,担心不已。焦急之下,她把小火从灵兽袋里放出来,嘱咐它道,“如果有妖兽闯进来,你要保护好阿升!”

“啾!”

“阿升比较重要!”萧三千正色道,“我会自己逃跑的,这个我最在行!”

“啾……”

“乖。”萧三千摸了摸小火的头,抽出自己的法器鞭子,紧紧地攒在手心里,死死的盯着结界口。

打斗声越来越靠近,这表明修士们不敌妖兽!萧三千紧张的攥紧鞭子,手心里的汗沁湿了鞭子的把手。

忽然,宝船开始了强烈的晃动,没有丝毫准备的萧三千一下子被晃倒,脑子闪出一个令她恐惧的信息,“宝船的防御结界被破了?!”

萧三千忙去看锦升的状况,这才发现,锦升和两位长老还有炼丹炉之间还有一个结界,宝船虽然晃动不已,但他们三个却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萧三千这才放下心,可没等她松口气,一身血的殷虹忽的顺着楼梯下来,告诉萧三千一个震惊的消息,“妖兽越战越猛,他们抵不住了!”

“怎么办?这要怎么办?”萧三千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我要唤醒少爷也长老,你替我护法!”殷虹咬着牙道。

“不行!”萧三千断然拒绝,“你会被结界无意识的攻击伤到的!”入神炼丹的人最不能受到打扰,否者伤了他们的神识不说,还会被他们下意识的防护打伤。

“等不及了!再不唤醒少爷,妖兽就会攻进来了!”殷虹不容萧三千拒绝,“你替我护法,我相信你!”

萧三千此时急的要哭了,“我……我修为那么低……”

“我相信你!”殷虹又重复一遍。

听着外面不时传来的惨叫,萧三千咬着牙道,“嗯!”

双手对合,将灵力全部集中在手心,当灵力汇集成一个圆球越变越大时,她将手中的圆球送向了站在正前方的殷虹。

殷虹呆在萧三千的保护球内,抬手秉剑,将灵气全部汇集在剑尖上,使出会心一击。

剑花触碰到结界,只听“砰!”的一声,萧三千只觉得自己被重重的弹飞出去,狠狠地撞在了船壁后又摔到地上,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殷虹就摔在萧三千的旁边,萧三千落地后不顾疼痛,忙扶起殷虹检查她的伤势。见她猛的吐出一口血,忙问道,“你怎么样?!”

殷虹不回话,眼光扫向结界,看到结界破了个缝,炼丹炉的炉火已熄,才吐出嘴里的余血,放心道,“没事,还好少爷醒了。”

萧三千闻言忙去看结界,看到锦升已经睁开了眼,也高兴道,“醒了!”

炼丹被人打断是炼丹师最大的禁忌,初醒时三人的脸色都异常的难看,但当看到殷虹和萧三千的状况时,锦升皱眉道,“怎么回事?”

元婴长老的感应能力非常厉害,只是一瞬间就明白了,“有敌来袭!”

两名元婴长老一瞬间全部飞离底层仓,锦升也连忙去查看殷虹的伤势。发觉她身上除了被结界反弹的伤,还有很多妖兽留下的伤痕后,锦升心疼骂道,“这些畜生!”

骂归骂,锦升手上的功夫也没停,将随身带的极品丹药取出喂给殷虹,帮她催化丹药后,才着手收炼丹炉。

锦升刚将炼丹炉收好,前去加入战斗的一名元婴长老突然折回,焦急道,“少爷先走,此地呆不了了!”

锦升浑身一怔,皱眉道,“那他们怎么办?”

“老夫已经向家主发出求救符,现在老夫带着少爷先走,我们撤退后,就让他们自行逃命,出了山谷回到家中集合!”

锦升想了想,从储物袋也取出了一张符纸,用密音附上话后,直接烧毁。而后朝萧三千和殷虹道,“我们先走。”

元婴长老见锦升还要带着萧三千和殷虹,面色有些难堪,“少爷……”

锦升不等他说话就道,“走吧。”

元婴长老点了点头,而后招出一件法器,扩大后萧三千发现那是把飞剑。

元婴长老站在最前,殷虹紧邻着元婴长老,萧三千扶着殷虹站在她身后,锦升在最后断后。元婴长老起手张开结界,确定几人都站好后,发动飞剑带几人冲出来宝船。

站在飞剑上,萧三千低头望一眼战斗的人群,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各种高大高阶的妖兽同锦升带来的修士战成一团,修士们应付的很是勉强,但还是在努力的争取时间。有的修士已经被妖兽咬断了一只胳膊,但还是单手执剑的战斗。

锦升站在萧三千身后,见到她有些瑟瑟发抖,双手附在了她的肩膀,轻声说了句,“别怕。”

萧三千点了点头,紧紧地扶住殷虹。元婴长老控制着飞剑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飞离了战斗地。萧三千在飞剑上紧张的扶着殷虹,没有注意景色的变化。站在最末端的锦升却注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