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是穿越者吧,我还没有找你,你为什么总要坏我的事?”到了戒备尔岛,还没等我去找,薇丽就先找上了我,用“千本樱”指着我,恨恨的说道。而这时的我,只有一个想法“幸亏小伊去找奇伢了”。

“说话啊,为什么总要坏我的好事?嫉妒我对不对?先是西索,后来是小杰,再是奇伢,连酷拉皮卡也不放过,都是你才会让他们都不理我,讨厌我。不过我告诉你,你不要太得意了,只有我才是主角,只有我才是得到神的庇佑的,你只是一个炮灰而已,不要想着破坏我的好事,三大美色和小杰他们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你的意思?”

“这里,有一个我就够了,不用再多一个你,就算你和揍敌客家的人很熟,那又怎么样?就算你早来了几年你也只是一个炮灰,如果你识相的趁早离开,我还可以放过你,否则,就别怪我不顾情谊了。”

“你顾过什么情谊吗?”我很想这么问,

“你来时多大。”我突然问道,尽管我猜到她只是一个小女生,还是想确定一下。

“13…,你什么意思?”她惊疑的问。

“果然,还是一个小女孩啊!这里,是真实的世界,不是游戏,你还不明白吗?”我突然有些不忍心,只是一个爱做梦的孩子啊,还不知道现实的含义。

“你是说我是在胡闹吗?我当然知道这不是游戏,还有我不是小女孩,你又比我大多少?不要在这里顾左右而言他,说,你要不要离开。”

“为什么我要离开,我的家在这里,我的爱人在这里,好像破坏者是你才对吧。还有,在自身实力没有达到一定程度时,不要把你的武器对准别人,因为这是一种挑衅哦!”我有些生气,无奈的说道,还说不是游戏,她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一方退出另一个就羸了?颠倒黑白还理直气壮的。

“这么说你是不听我的了?那我看看你凭什么这么强硬,想清楚了,你可不要后悔。”

“你杀过人吗?”我好笑的看着她紧张的握着刀,满身戒备,姿式很不错,却全身僵硬,显然她的武力是别人给的而不是自己苦练来的,在我眼中她的防备全是破绽,一个回旋镖就能解决她,所以小伊才没有现身的在一旁看戏。

“杀人?没有,你以为我像你吗?冷血的人,拿人命不当一回事,想必你的手上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了吧。”她轻蔑的看着我。

“我是揍敌客家的人好不好。”我无力了,她怎么双重标准啊,小伊奇伢可以杀人,我就不可以吗?

“哼,不用多说了,不要用揍敌客家威胁我,反正只有我才是主角,而你这个炮灰死定了。散落吧,千本樱。”顿时,满天的花瓣飞舞着向我飘过来,看似美丽柔弱,却暗藏凌厉的杀机,不愧是穿越者着选的武器啊,果然,够华丽,够强大。只是她显然没有大白那样掌握的好,或许因为不是自己本身的力量,也或许是空间的制约,威力没有漫画中的大。

见识过了薇丽的千本樱的我突然间却没有了继续和她玩下去的兴致了,和这样一个人计较,有什么意义吗?或许我只是想借由她来怀念原来的世界吧,否则换了其他的人这样子对我,早就一镖解决了不是吗?而且不是早就明白她是怎么样的人了吗?还多说什么呢?一镖解决了她,看到她瞪大了眼睛倒在地上,满脸的不可置信。

“我才是主角不是吗?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有了千本樱,也不行吗?”她回光反照似的喃喃着。

“这个世间没有谁是绝对的主角,有的,只是努力活下去的人,而你,没有在这里生存下去的觉悟。这是生活,不是游戏。这是我一直想告诉你的。”看到她这样,我的心里也满是沉重,原来的厌恶也不知道哪去了,只是一个脆弱的孩子,一个不知世事的孩子。

“不是吗?可是,我不甘啊,我还没看过西索出浴,还没看过奇伢猫脸,还没有看到团长,我不想死啊,救救我啊,救救我呀,我不再想杀你了,你救救我啊!”在那一刹那我是惊奇的,到了这地步,还没想清楚吗?这里不是你的世界。拿了她的牌子,转身走了。

“妈妈,我想回家,我想…回家…”已经走远了的我突然听到她最后的声音,小女孩,这里不是你的家,但愿,你能回到你心中的那个地方。

之后的几天,我一直和小伊在一起,通过薇丽,我知道我的家在小伊身边,而不再是那个遥远的时空,现在,我才彻底的是希罗。

“呐,小伊,有你在身边真好。”

§☆§☆§☆§☆§☆§☆§☆§☆§☆§☆§☆§☆§☆§☆§☆§☆§☆§☆§☆§☆§☆

第四场考试结束时,只有小杰,奇伢,酷拉皮卡,雷欧力,西索,半藏,鲍德罗,伊耳迷和我通过了测试,原着中的爆库儿,变成了小伊的猎物,失去了资格。

飞艇上,大家都在听鲍德罗的笔试推理时,我拉着奇伢走到了窗边。

“奇伢,想好了吗?是主动回家还是让我们把你抓回去?”

“好啦,我自己回去就好,反正都要和老爸说清楚,不过,我想带小杰一起回去。”

“为什么?没有一个好理由,席巴叔叔不会同意的。”

“他是我的朋友,我的同伴啊,就是你说的有强大的心智不会背叛的朋友,我要带他回去让老爸看一下。”

“好吧,不过你最好多教教他,不可否认,小杰太弱了,他连大门都进不去。”反正小杰够资格当奇伢的朋友,回家之后再说吧。

“当然,揍敌客家的朋友,当然要有与之相配的实力,我会教他的。”

“那就好,去吧,准备下一场考试吧!当然,要告诉你大哥,说你会回家,不然等他武力解决时,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知道了啦。”奇伢缩了缩脖子,看来虽然不像原着中那样视小伊为猛虎,却也是敬畏他啊。在我回到小伊身边时,正好听到鲍德罗的话:“所以最后一场考得只能是笔试!”看来,我没错过这一场好戏!

“众考生按号码牌到会议室集合,进行面试。”

我靠墙看着紧张的考生,看来这次考试,除了最弱的鲍德罗,应该都会合格了。

到我时,最在意的人我指了指小伊。“他是我的爱人哦!”

最不想交手的人还是小伊。“怎么能对喜欢的人动手呢?”

而为什么参加考试。“找翘家的孩子哦!”我刻意嗲着声说道。看着尼特罗满头黑线的样子,真是,太爽了!

而到了比赛时,我才发现和原着中不太一样,我的对手正是小伊,该死的老头,你等着。

到了我和小伊时,我认了输,不是因为舍不得也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而是我们对彼此太了解了,以我们的身手,只能是平局,与其浪费力气打这一场,还不如轻松的和别人比呢。然后,我胜了鲍德罗,通过了考试。

然后,我站在小伊旁边,和没有像原着中那样被小伊逼迫杀人而是通过了考试的奇伢说道:“我们,该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