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光闪闪的大殿门口,一群侏儒老头蹦蹦哒哒的接近有着诡异气场的周小米。

慢慢的,他们照例长出獠牙,开始淌血,正准备将面前的美丽女子生吞活剥。

原先殿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土地神,却在这时候,突然瞪圆双眼,将一群獠牙怪吓回了原形。

土地煞们知会,没直接上嘴。

上头的意思:要你命,还不要你出动静!

这直接将周小米生吞活剥,土地神自个儿也会受到监管不力的罪名,哪儿不好受?

文庙在蝴蝶山的半山腰里,这蝴蝶山呢,是以蜿蜒曲折闻名,惊天耸立,十分骇人。

虽说是半山腰,却也是惊天动地的险峻。

周小米在下山的时候,为了防止危险,顺路折了一根古木的枝条,当做拐杖用。

擦了一把汗,周小米看了看费劲心力仅仅走过的一小段路,心里一阵唏嘘。

人往下走的时候,才会发现,下坡路并不比上坡路好走。

周小米想起自己姓氏里某个著名的国民总理说过的话:中国人仰着头,是因为,在走上坡路!

说得好啊!

周小米羞愧,自己在走下坡路。

那本以吕一为原型的新书,如今如日中天到自己都不敢想象的地步,但自己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有钱赚,不开心吗?

因为胡德正?

还是因为吕一?

还是……因为自己?

周小米从不敢细细的去窥探自己的内心,不敢,也没办法。

尼采那句响彻世界悬疑界的话。

当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近乎变态的恋爱情结,让她在清醒的时候,根本不敢面对自己。

甚至于现在想起胡德正,她都时常怀疑是不是在做梦。

庄周梦蝶,不知道是不是在梦境里。

但吕一的死亡,又在无时不刻的提醒自己,那不是梦。

或者,不是简单的梦。

周小米叹了一口气,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继续往山下走。

突然,周小米的左脚前出现了本不应该的石子,右手的树枝条,也在不知不觉中,从接触地面的那一段开始消减去一段。

若是原先使用的人依旧用自己习惯的高度去使用它,一定会出现意外。

周小米因为那棵不大不小的石子,崴了一下,准备顺势借助右手的“拐杖”去维持身体平衡,但哪里知道,那根树枝并没有按自己预想的一样稳健。

踉跄一下,摔进了山崖。

这一摔,四面八方蜂拥而出刚刚那一群侏儒老头。

他们在悬崖边上欢呼雀跃,嬉笑挥舞,仿佛刚刚经历恶战后,取得胜利的士兵。

热闹喜庆。

而且诡异。

诡异在,随着一阵轰动而生发的,是那群獠牙怪又现出原形,没有土地神在一旁瞪目溜圆,他们要去享受自己的成果。

那深崖之下的魂魄,是大补。

土地煞们顺着悬崖边上藤蔓,一个接一个,火急火燎的往山下,赶着收尸。

那根促使周小米坠崖的树枝,在完成自己的使命后,一蹦一跳的往山上赶去,在那棵古木面前,摇身一变,化成一株嫩绿的小苗,被身后参天的古树庇护。

世人谈因果,往往只注重鬼怪之说。

有说,僵尸不入五行,人憎鬼厌天弃之。

亦有说,前世犯了什么罪过,下地狱时还要上刀山,下火海,千刀万剐……

但其实,世间万物,小到一尘一土,都是要流入因果轮回的。

山间的枝条,本是行人的一缕善缘,和古木有了牵绊,本是要修行百年,得以成仙论辈。

但,由于周小米的采撷,树枝因一丝顽性,生杀念,本是大罪过,好在周小米命中有劫,将罪恶消减下来,今生得以重投为林木,受原本一衣带水的古木庇护。

算起来,成仙得道是不可能了,但好在林木本身包纳百生,若是干得好,机会也是很多的。

为草为木不开心,难道做人开心?

想想原本的土地神,做个小神仙也不一定能有多开心。

土地神,土地煞。

神和煞都是一念之间,那一念对了就是神,错了就是煞。

时间回到一年前。

在蝴蝶山蜿蜒的山道上,一座小型破观蹲在路边上,很是碍眼,很是碍脚。

只见,几块石头围在斜坡一面,上方是堆积的枯草,一个侏儒老者被放在其中,满眼都是萧条和落寞。

一只流浪猫,在大雨滂沱的时候,窜进小观里,还不小心将观身的石子挤落出去。

侏儒老者见状,自己朝里面又挪了挪,为流浪猫腾出更多的地方来。

这猫似乎也有灵性,喵了两声,似乎在道谢。

接着,将尾巴蜷缩一团,眯了过去。

外面风雨雷电,小破观里一片祥和。

侏儒老者见此,憨憨的笑了起来,但又怕惊醒熟睡的活物,自己克制了一下,那样子看起来十分滑稽。

蝴蝶山上的天气总是这般的变幻莫测,不出两个时辰,风雨骤歇。

这时,从山下边传来阵阵的喘息声。

侏儒老者竖起耳朵,又听见一些喃喃自语的骂声。

“去你的出版社,去你的《第三者》!”

“胡德正,对不起你了……”

……

“霍啦啦~”

侏儒老者还没听全,周围却轰然倒塌,自己也掉在了泥地里边,半个身子倒栽。

“晦气!”

周小米收起刚刚伸出的那一脚,拍了拍尘土,继续往半山腰的文庙赶去。

“什么东西,非要挡在大路上,活该!”

周小米来气,见到什么骂什么。

这前一天晚上,自己刚刚得知版权被“抢劫”的事,一股火积压在胸口,怎么想,怎么不爽。

那可是自己的胡德正啊!

小破观,踢了。

古木伸出来的枝条,折了。

路上的石子,更是四处横飞。

这一刻,谁招惹我,我杀人信不信。

周小米没好气。

文庙的菩萨也没好气。

可这女子,也不高考什么的,要单纯的落个榜,还是难搞,菩萨们也就暂时放弃了。

只是,一股“因果气”,在此时,却在蝴蝶山蔓延起来。

它们怒气冲冲,但就像是狮子在等待猎物靠近前一刻的宁静一样,它们看起来,又十分祥和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