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处隐密的房间里,潇月和慕清娴双双平躺在床上,沉睡未醒。

桌前坐着风无心,安乐侯府的短刀卫训练的很不错,花了很大力才劫走这侯爷夫人和知府小姐,族民有救了。

不知过了多久,潇月和慕清娴双双醒来,两人似乎有些头昏,挣扎的摇了摇头,看见对方无事似乎安了一些心。之前明明在轿子里的怎么的睡着了,又怎么在这里?

两人坐起来,不知这是何地?此时,风无心推门进来,问道:“你们醒来了?吃些东西吧。”

“你是?”潇月问道。

“这是哪,我们怎么在这里?”慕清娴问道。

“我是扶余国人,之前安乐侯抓了我们五百族民,我抓来两位也是迫不得已,还望侯爷夫人和知府小姐见谅才好,”风无心云淡风轻的说出事实。

潇月和慕清娴两人脸色一变,原来如此,这是被贼人绑架了。

风无心见两人脸面的变化,俏嘴微笑道:“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们,我已经见过苏侯爷了,三天后我们会在天勾峡交换人质,所以这三天还是要委屈两位呆在这了。”

潇月无言以对,因为相公娶妻,自己回白水县,也抓了五百扶余国人。想不到现在这五百扶余国人竟然是自己回柳州见那人的原因。

慕清娴有些生气,“扶余国人深入柳州境界抢劫,抢的还是……”慕清娴没说出口,停了一会,义正言辞的继续道:“现在又劫持侯爷夫人,你们扶余国人都是这般的?”

风无心面对潇月和慕清娴而坐,神情坦然,轻启丹唇,“两位,这些日子为难了,不过为了我几百族民的安危,我只能如此了。”

慕清娴嗔了一眼,“你用我们危险苏大哥,卑鄙!”

“呵,卑鄙?这法子是目前能救出我族人且不用流血的最好的方法了,”风无心看着慕清娴笑道,随后转向潇月道:“苏夫人,你认为呢?”

潇月面无表情,心里却是矛盾不已,对相公的思恋一直没断过,可是现在那人的身边已经有其他的女子了,就算只是表面做戏却心里实难平复。

风无心见潇月无语,站了起来,“两位好好休息吧。”

三天后,天勾峡,苏玉亲自带着五百扶余国人来到天勾峡,风无心带着十多人早已等着。

苏玉上前观望,却没有看见潇月和慕清娴,问道:“月儿和清娴呢?”

风无心看了看后面的族民,开口道:“侯爷莫急,我在这里,又何需担心呢?还请侯爷先放了我族人,两个时辰之后我自会带侯爷去接人。”

身边的秦宝山不悦了,说道:“我们放了人,你不放我家夫人怎么办?”

风无心仍然面色坦然,“侯爷,无心是讲信之人,侯爷不信吗?”

苏玉思索片刻,当日亭中谈话又浮现眼前。

“苏侯爷,大燕现在内忧外患,真的再想多一个敌人?”

“若侯爷这次放入,无心可保证以后绝不会有类似此次事件发生,并且还会提供东海国一些情报,是为敌还是为友,侯爷还需想清楚。”

苏玉走进风无心身旁,言语平淡却又坚定的说道:“我相信你,倘若月儿和清娴有所损伤,我保证就算不要柳州我也会倾全城之力灭你扶余。”

说完后,苏玉挥了一下手,秦宝山会意,押解的士兵全部放开了扶余族人。

风无心走过去跟领头的说了几句话,领头的人便带着族人离去了。

苏玉目光如炬,待风无心走近后,开口道:“你应该在辽河上准备了船只吧,两个时辰是他们离开上船的时间吧。”

“不错,这次还是多谢苏侯爷了,还有时间,无心先说些苏侯爷感兴趣的事吧。”

“洗耳恭听。”

“无心之前去东海国查探了一番,之前东海乘辽东水灾派兵来袭而被击溃,现在又在往边境集结大军,我估计是准备做一次全面的攻击,但是目前一直按兵不动怕是在等待着什么?”

“是吗?”苏玉心里一惊,继续问道:“估计有多少军队?”

“不下于十五万。”

十五万,这么多,苏玉心想该尽快通知给辽东的玲珑公主和洛文了。辽东大军现在最多也就十二三万,如果当初自己没有带来五万,辽东并不怕东海大军。

“多谢相告。”

“还有,苏侯爷听过天月阁吗?”

“听过,还与阁主流苏婉晴见过。”

“那就好,天月阁不简单,虽然是个江湖的组织,但是却情报网遍布很广,并且富可敌国,”风无心说完,笑了笑,“无心差点忘了,苏侯爷也是家财万贯,柳州一半以上的铺子都是苏家的产业。”

“嗯,你知道的的确很多。”

“苏侯爷,天月阁不简单,以后要小心提防,天月三策,一枝独秀,是天月阁的主要力量。”

“天月三策,一枝独秀?”苏玉第一次听说,天月阁真的这么厉害?一枝独秀应该是流苏婉晴了,三策呢?

风无心看了看苏玉吃惊的神情,开口打断苏玉积蓄提问的机会,开口道:“好了,苏侯爷,时间差不多了,我带你去见夫人和慕姑娘吧。”

苏玉随着风无心去了小屋,推开门的一霎,苏玉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立刻冲过去抱住了她。

苏玉抱了一会又上上下下看了看,“月儿,你没事吧?”

潇月此时也是心情激动,却又是矛盾不已,只得抑制心里的欲望摇了摇头。旁边的慕清娴看着此时的情景,唯有无语祝福,若早一些认识的话……

苏玉总算扭头看了看,问慕清娴:“她有为难你们吗?”

“嗯,没有,这几天我们就在这里住着,并没对我们怎么样,苏大哥,那些扶余族人都放了?”慕清娴答后也问了下。

苏玉回头看了看风无心,对着屋里两人说道:“没事了,先回府,马车在外面,”说完便领着两人出门,小心的抚上马车,慕清娴看了看门外的风无心,风无心目光也对了过来,微微笑了笑,慕清娴收回目光问道:“苏大哥,你准备怎么处置她?”

“放心,你们没事就好了,先回去,免得慕大人担心,”苏玉说完对着护送的士兵道:“小心送夫人回府。”

士兵“领命,侯爷。”

苏玉看着马车远去,回身到风无心旁,“我府中的短刀卫不简单,你居然可以在他们眼下劫人,你这扶余军师的确不简单,安排好后路以人换人,拿捏我的弱点也准,不过,也仅此一次了。”

“苏侯爷,无心也是被逼无奈,这里再赔不是了。”

“东海欺压扶余,大燕与东海也战乱不断,军师是聪明人,如何站队,应该很清楚,话以至此,苏谋先告辞了,”苏玉说完便离开了。

风无心望着马车离开,身边随从问道:“军师,我们现在回去吗?”

“不急,东海出兵之事已然无改,我想看看他们所等待的时机。”

潇月和慕清娴的马车到达柳州城内侯府门口之时,府里人早已等在门口了,夫人失踪,府里人都人心惶惶,尤其是保护的短刀卫们,更是胆战心惊。

四大丫鬟春夏秋冬扶着潇月下马车,皆惊喜道:“夫人终于回来了。”

潇月点头示意,对着马车上的清娴说道:“清娴,先进去休息休息如何?”

“不了,爹娘怕是担心了,我想先回府报平安,改日再来拜访。”

“也好,免得二老担心,”潇月也赞成,嘱咐车夫:“好生送慕姑娘回府。”

“夫人放心,小的知道。”

潇月,这侯府真正的女主人总算是回来了,侯府也总算是恢复了生机。

来到大厅,却有一人带着丫鬟在等候,潇月观望数眼,风采照人,夺人眼目,猜也猜到了,相公娶的人儿了。

崔雨铃打量几眼过后,上前施礼道:“雨铃见过姐姐了,”这人便是自己名誉上夫君朝思暮想的妻子,甘愿以五百扶余族人交换的人儿了。

潇月和崔雨铃第一次见面两人各有所思,各有所虑,气氛有那么一时的紧张和停止。

周围的丫鬟也没有人敢出声,呼吸也被特意的压低,潇月声音响起,“妹妹无需多礼了,以后好生服侍相公就好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惊讶,尤其是崔雨铃,这潇夫人不就是反对苏侯爷娶自己才离家出走的吗?可此时为何却如此,观那人眼神,清澈明亮,不像是有所算计的人。

不久,苏玉也回府了,得知潇月已经回房休息去了,春儿和夏儿在照顾。大厅里,崔雨铃说道:“侯爷,姐姐想必是劳累了,便先休息了,着我在这等侯爷回来,表小姐素心今早出门去了还未回来。”

苏玉坐上主位,“宝山,此次前往白水县的所有短刀卫全部杖责五十,以惩戒他们护住不利,若还有下次,”清秀的俊容随之冷傲,嘴中吐出一个字“杀”。

秦宝山惊,这还是当初的少爷吗?不过,仆随主就,主子这次是生气了,“宝山领命。”随即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