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向幸枝和朝日奈右京离开时,顺便捞走了在一个小房间里打转的朝日奈枣和朝日奈昴。在走廊上来来回回的朝日奈光和小百合,不停地上下楼梯的朝日奈椿和朝日奈梓,以及在大厅中游荡的朝日奈要、朝日奈琉生和朝日奈祈织。

众人离开了这座别墅,走到院子中,不禁打了个冷颤。

“刚刚真的是鬼打墙吧,我和阿梓一直都在通往三楼的楼梯上,无论怎么走都会到三楼。”朝日奈椿心有余悸。

朝日奈右京推了推眼镜:“其实你们一直在二、三楼的楼梯上走着。”

“琉生,祈织和去三个人总在大厅里,怎么找也找不到通向二楼的楼梯。”朝日奈要拿着佛珠,目光有些呆滞。

朝日奈右京按了按太阳穴:“这就是你们在大厅里不停游荡的原因吧。”

“我和小昴一直走不出那个房间……”朝日奈枣神情恍惚。

朝日奈右京:“然而你们就在那个房间打转。”

“我和小百合在走廊,但总是走不到尽头。”朝日奈光一边说,一边掏出笔记本不停得记录,可以的,这很朝日奈光。

朝日奈右京:“因为你们一直在走廊来来回回……”

众人:“所以京哥你救了我们果然是因为幸枝的科学光辉吗?”

日向幸枝:“呵呵。”我分给你们好不好,托它的福,我的惊悚度简直是你们的N倍……

“而且,”朝日奈祈织晃了晃朝日奈要的手机,“刚才在里面没有信号,真的很吓人。”

朝日奈要点点头:“当时,我都觉得地藏王菩萨要放弃我了。”

朝日奈椿翻了个白眼:“要哥,你想多了,他可能从来没有接受过你。”

“另外,时间也很不对劲。”朝日奈梓看了下时间,面色凝重。

“?有吗?我看看。”朝日奈椿拿出手机,“真的假的?现在已经凌晨一点了,我们在里面呆了四个小时?怎么可能?”

众人各自都看了时间,面面相觑。

“总之,我们先回去。还有这件事,不要大肆声张,也不要和侑介风斗他们说。”朝日奈右京思考良久,做出了决定。

“京哥你放心啦,就算说出去也只能为这个早已出名的鬼屋新添一成名声,有多少人会真信呢。”朝日奈光收起笔记本,懒洋洋道。

“幸枝?”小百合看见日向幸枝走到花坛边蹲下,有点不解。

“嗯,没事,我取一株花。”日向幸枝回头对他们挥了挥手,又转过去用小剪子剪了一段植物,放在塑料收纳袋中,又仔细地放进随身的小包里。

“诶?这是花吗?真的不是枯草吗?”朝日奈椿很惊奇。

“在花坛中,应该是枯萎的花吧,不过这个样子,和枯草也没什么区别了。”朝日奈梓猜测道。

“幸枝,一般植物要多久才会枯萎成这个样子?”朝日奈光若有所思。

“气候与地点不同,枯萎的速度也不一样,再结合天使兰花的习性,这里至少五年没有精心地打理过了。”日向幸枝看着花坛里的植物。

“天使兰花?”小百合眯了眯眼。

“嗯,”日向幸枝起身,“就是我们对面别墅中院子里种的花。”

“原来这种花这么受人欢迎啊,不过的确挺漂亮的,对吧阿梓~”

“对,尤其种满一整个院子。”

“走吧,别想这些花花草草了。”朝日奈枣牵着朝日奈昴很是无语。

“没错没错,赶紧回去,琉生和祈织应该也困了。”朝日奈要看着身边正在打哈欠的两人,毕竟年龄还小。

朝日奈右京点点头:“走吧。”

“幸枝,”朝日奈光落在后面,与小百合、幸枝右京一起,“我们一路上并没有看到天使兰花,可以推断这种花并不算常见。”

“并不常见?还好吧,它也不是很珍稀的植物。”

“拜托,你是专门研究生物的,经手的多,自然觉得正常。”

日向幸枝摊摊手:“好吧。”

“那么就可以推断,这间闹鬼的别墅和我们对面的别墅之间必定有些联系。”

“可能吧,但是总不能登门询问啊。”日向幸枝摇摇头,“对了,是谁说的这间别墅闹鬼?”

“希雅。”小百合思索片刻。

朝日奈光将发丝甩到身后:“希雅的人缘一向好,她昨天刚到出去逛了一圈就结识了好几个人,知道这事情也很正常。”

“也就是说,这间别墅闹鬼是众所周知的。”朝日奈右京调整了眼镜。

“啧,这可就有意思了。”朝日奈光挑眉。

日向幸枝叹气:“然而我们没法证实,所以今天发生的事,只能闷在心里。”

“或是写出来。”朝日奈光拍拍口袋中的笔记本。

“阿光,你是黑暗小说家,不是恐怖小说家,请不要擅自转换职业。”

“你要知道,很多人认为这两个词没什么区别。”

“……”

由于发生了很诡异的事情,大家睡醒后便急忙下山,只用了昨天登山的一半时间。原本留在营地的孩子们倒是无所谓,他们睡得早,而且又不用背东西,因此还是精神抖擞。至于昨天去鬼屋探险的人,吃完午饭后随意说了会话,陆陆续续地回房间补眠。

日向幸枝懒洋洋地躺在阳台的躺椅上,暖暖的阳光照在脸上,和着楼下的孩子们的嬉闹声,还有椅子一晃一晃的,一切都让她昏昏欲睡。可惜总有人和她过不去,听到手机的消息提示音响 起,她蹙了蹙眉,眼也懒得睁,只伸出手在躺椅边的小桌子上摸索着。

打开手机,艰难地睁眼。

【未来的律师】:在?

【查格夫法则】:?

【未来的律师】:你,又换名字了……

【查格夫法则】:朝日奈大律师,请不要说希雅的台词。

【未来的律师】:好吧,你在休息?

【查格夫法则】:……所以现在是鬼魂在和你对话咯?

【未来的律师】:……现在有时间吗?刚刚收到松阪家的资料。

【查格夫法则】:Good Job!我现在去你那儿吗?

【未来的律师】:琉生在睡觉,我去你房间吧。

【查格夫法则】:好的。

日向幸枝起身伸了个懒腰,随意地抓了抓头发,飘去开门。

“是打扰你休息了吗?”朝日奈右京轻轻合上门,看到日向幸枝穿着灰色T恤,配着同色系的短裤,脚上蹬着人字拖,短发中有几缕发丝翘起,半眯着眼,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慵懒的气息。

“没有,大概。”日向幸枝飘回躺椅上,拿起小桌子上的柠檬汁吸着。

“大概啊,看来果然打扰到了。”朝日奈右京走到阳台,将自己的手机递给日向幸枝。

“嗯,其实在晒太阳,不过差点睡着了。实在没想到,你的效率这么高。”日向幸枝放下柠檬汁,接过手机,慢慢地滑着。

“这也是律师的必备技能了吧。”朝日奈右京背靠栏杆,一派悠闲的模样。

日向幸枝翻了个白眼:“哼哼,真正的高效率应该是递给我一个档案袋,朝日奈大律师。”

“多谢指点,下次改正。”

“嗯哼~”

“呼,终于看完了,松板先生的一生还真是精彩。”日向幸枝把手机还给朝日奈右京,揉了揉眉心,“幼时贫穷,父亲早逝,却在母亲的支持下读书,并且展现了极高的建筑师天赋。又在经济危机中看准时机,凭借地产业成为了商业新贵,随后建筑业商业齐头并进,被誉为‘建筑界的鬼才’,‘商业的巨擘’……但是,里面只提了惠子夫人的名字,也只说了松阪先生与早逝的亡妻感情极好,在妻子难产后独自抚养孩子。所以我除了感叹一下这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还能说什么?”

“不可多得的好男人?”朝日奈右京表情有些微妙。

“难道不是吗?德才兼备,珍视感情。真是可惜啊,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日向幸枝默默感叹。

朝日奈右京微笑:“那为什么,惠子夫人的灵魂未曾升天呢?”

“没错,为什么?”日向幸枝甩甩脑袋,清醒起来,“惠子夫人说,她不能成佛升天是因为她的身体就在床里面,而能这么做的,除了松板先生还有谁?可是松板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做?”

“或许,”朝日奈右京看着资料,“是因为太爱了?”

“这种爱,是不是太恐怖了?我怎么也接受不了。”

“好了,别乱想了,真想知道为什么,去拜访就好。”朝日奈右京收起手机,对她一笑。

“拜访?”

“嗯,我们对面的院子,姓氏松阪。”

“怪不得都种满了天使兰花,”日向幸枝有些头疼“可是,就直接去吗?会不会很突兀?”

朝日奈右京一针见血:“你带着那本日记,无论怎么去,都很突兀。”

“……也是。”

“放心,明天我随你一起,想来也不会如何的。”

日向幸枝很是纠结:“但是这种事情,会不会觉得我们是疯子?”

“那就不去?”朝日奈右京挑眉。

“不行,我都答应了惠子夫人了。”

“所以就去。”朝日奈右京揉揉日向幸枝的头,“但是呢,你现在好好睡觉。”

“嗨一嗨一,朝日奈大律师。”

“乖。”

日向幸枝向你扔了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