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到达目的地浮叶山。

当满山红艳席卷而来时,我突然觉得刚才的辛苦攀爬是值得的。

见过枫叶,却没见过这样的。满天满地,浑然一个世界。如火般燃烧,释放。仿佛有生命的精灵,用最绚丽的方式见证自己的存在。

林风吹过,带下几片,围着枝干翩翩起舞,似叹息似伤别,缠绵不去。

忽然想起从前读过的小诗,连作者也忘了是谁:“早秋惊落叶,飘零似客心。翻飞未肯下,犹言惜故林。”

不知为何,觉得“飘零似客心”这句极称我现在的样子。飘零异界,虽是受尽宠爱,仍抹不去心中些许茫然。

只是我的“故林”又在哪里?

一只手在我的头顶轻轻拂过,掌心微翻,静静地躺着一片小巧的红叶。

我吃吃地笑,抬头望去。

那人的眼,清澈如泉,微微的水波,荡漾着一个身影。浅笑轻颦,竟有几分娇媚惑人。这是我吗?

“你。。。究竟喜欢我哪里?”不知是否受周围气氛的熏染,觉得自己与平时有几分不一样,一直放在心底的问题自然而然地问了出来。论容貌,虽然不算差,但应该不足以一见钟情,尤其是对杨炎这种人;论性情,且不谈真实性情如何,对他却是一开始便没有好脸色;论其他。。。还有什么其他吗?根本就是一拖累人的祸害,到现在事情还没有解决。

密密的长睫微微垂了垂,一个坚定的声音响起:“不知道。”

我一个趔趄。

站稳了脚跟,我决定换种方式问:“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不知道。”

正当我无语之时,他又补了半句:“也许是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

我皱眉沉思。第一次相见吗?他毫不给面子地弄伤了我的手腕,我痛快淋漓地骂了他一顿。如果这样的场景也能让人一见钟情,母猪都会上树了!还是说他是虐待狂或是被虐狂?

我歪着头疑惑地打量他,却见他哑然失笑:“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样?不对,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数个问题在我的脑海中旋转,却都敌不过他清浅的笑容,连漫天的红叶也沦为了背景。我觉得头有些晕眩。冉冉有句话说的不错,心上人的笑容杀伤力是很大地!

朦胧间,听到一声轻问:“那你呢?”

恩?

“你可有一点喜欢我?”

“当然。”我想都没想的答道。

猛然见一个红影撞了过来,打破了咒语。我头晕目眩地被杨炎拉了过去(这次是被撞晕的)。抬眼看向始作俑者,却看到一双含泪的美眸。

“冉冉?!”

美眸中闪过一丝惊讶,却立刻被原先的痛苦所覆盖。红影一旋,便向前面飘去。

我向前追了几步,立刻发现速度与对方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她居然用的轻功!以前她说有自保的能力我以为只是夸口,看来是我太小看人了。

我用求助的眼神看着杨炎。

他朝我的身后瞟了瞟,随即风一般追着红影而去。

我转身,走近那长身而立,俊美不凡的男子。

“哥哥。”

欲出口询问,在看到他的表情后又讪讪地将问话吞了回去。见过温柔的哥哥,狡猾的哥哥,却没见过他现在这个样子。恩。。。不太好形容,总之给我的感觉是乖乖闭嘴比较好。

到是他很快恢复过来,拍了拍我道:“不用担心,炎的轻功少有人能及,很快就能追到她,不会有事的。”

见他神色如常,我松了口气。

“哥哥,你和冉冉怎么了?”

见他不答,我试探性的问道:“你知道冉冉喜欢你吧。”

柳涵一震,随即苦笑着看着我:“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

“有啊,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她。虽然你对她也很好,不过看不出来是哪种喜欢。”

柳涵叹息:“我喜欢她,不过是对妹妹的喜欢。”

我哑然。心上人把自己当妹妹,还有什么是比这更悲哀的事呢?

“那。。。你今天约她出来。。。”

“她为了我居然一个人跑出来,我不希望她再因为误会造成自己的危险。”

所以你就直接都告诉了她,让她断了念头?难怪冉冉会红着一双眼冲出去。

“哥哥,冉冉有什么不好?就算她现在太小,像个妹妹,不过再过两年就不会了。何况她真的很喜欢你。为什么不给她一个机会,试试也好。”我有些为冉冉不平。

“我和她不可能。”柳涵淡淡道,语气中透着一股无法挽回的坚决。

我的千言万语都被这轻轻的一句话挡了回去,再也说不出来。

也曾暗笑,冉冉小小年纪,对哥哥只是一时的崇拜和迷恋;也曾戏言,初恋不失恋,人生不完整。然而她刚才痛苦的眼神是那么真实,让我觉得任何的怀疑都是一种亵渎。是啊,不管结果如何,未来如何,动情的时刻大家都没有分别。

问世间情为何物?无人回应。唯有轻风阵阵,枫叶似火。

-----------------------------------------

挖卡卡~~今天提早溜回来鸟~ 先补完这章再说

热烈欢迎又一只兔子的光临(偶都数不清有几只兔子了汗~~)

言情过头了?偶就怕这个。。。冷汗ING

放心拉杨炎不可能天天这样的不然偶都给他吓死了

其实偶觉得那两个人对对方都不是很有信心的一直以为对方讨厌自己嘛虽然通过某个莫名其妙地晚上 发现对方没自己想的那么讨厌自己不过还是不明白对方为啥喜欢自己私下还是没啥安全感

这是偶个人看法像绕口令似的。。。也不知道人家看不看的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