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请问有什。么是可以。为你服务。的吗。”

“哦——那就麻烦给我拿瓶水。谢谢!”

“好的。”

一家婚纱店内,一名有着一对明亮眼眸,眼瞳泛着浅蓝光泽,嘴角边挂着一丝笑容的棕发少年,正认真的研究着展柜里的婚纱,手里拿着一本速写本。

曾凡。一名高中生,喜欢绘画。

“你的水。”

一个方块机器人端着一杯水,移动到曾凡面前,语气生硬,而且一双绿灯眼睛也是一闪一闪。

曾凡举止儒雅的接过水杯,喝了一口后又接着研究展柜里的婚纱,拿着铅笔的手在速写本上勾勒出一道道线条。而方块机器人就在一旁安静的站着,好像关机一般。

“你好。店长规定。只看不买。的客人请。离开。”

方块机器人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示意曾凡离开。

曾凡心里暗骂一声,别说买了,就算买了也没人穿啊!可即便如此,还是堆出一脸笑容看向方块机器人。

“我买啊!那个我媳妇今天没来。她叫我画下来拿回去给她看。呐!你看这里,等我画完了,明天就来买。”

曾凡将手里的速写本展示给机器人看,心想着:哼!凭你这点AI还想赶我走!等我画完,我才不来勒!

机器人看着速写本,灯泡眼睛又开始一闪一闪,显然是陷入沉思当中,方块脑袋左右转动着,就好像死机了般。

哼!快死机了吧!

曾凡露出一丝坏笑,摆好速写本接着自己未完成的绘画。

“谁说我没来的!我这不来了么!老公——”一名穿着蓝色T恤,双腿修长,动作活泼的马尾少女走进婚纱店,看到展柜里的婚纱后,立马小跑到曾凡身前,坐在腿上将其一把抱住,“哇!老公——这件真好看!我们就买这件吧!”

曾凡嘴角抽搐着,看着面前眨着眼睛,一脸期待的易晓。

易晓,是曾凡从幼儿园一直到高中的同班同学。

原本接近死机的方块机器人立马正常,伸出右臂弹出一道光幕。

“请问两位。刷卡还是。现金。”

“刷卡!”易晓一脸兴奋的说着。

曾凡如受雷击,一把推开腿上的易晓,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一脸陪笑对机器人说:“不好意思!她不是我媳妇!认错人了!我不认识她……”

“呜呜——老公不要我了——老公不爱我了——老公喜欢别的女人了——呜呜——”

先前还笑容满面的易晓,此时坐在地上,两只手抹着眼角的泪水,楚楚可怜的看着曾凡,嘴上念念有词着。

“喂!你搞什么易晓!别破坏我画画,赶紧走——”

曾凡终于爆发,冲着易晓大喊,伸手指着门口示意她快走。

结果易晓真的收起了泪水,从地上爬起来,身形狼狈的向门外走去。

“老公——我会等你的——我爱你——”

站在门口,易晓又是一脸深情的看着曾凡,说完这些后才推门而去。

曾凡猛吸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脸上尴尬的看着方块机器人,耸了耸肩打算继续画画。

砰——

曾凡被方块机器人丢出了婚纱店。

而这时,躲在门口的易晓马上扑了上来,摸着曾凡的脸,语气担忧的问着:“老公!你怎么了?”

躺在地上的曾凡在看到易晓后,刚想起身却被自己的速写本砸中,抬头看见双手叉腰,眼睛变成红灯的方块机器人。

它好像……生气了……

红灯一闪一闪,这回方块机器人竟然非常流利的说出了一段话:“店长规定,渣男不配买婚纱!”

然后看了看一旁的易晓,又补了句:“姑娘!珍爱生命!远离渣男!”

易晓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对着方块机器人点了点头。最后方块机器人对曾凡竖了个小指,回到了店内。

“哈哈哈哈!渣男!诶呦!笑死我了。”易晓捂着肚子大笑着,先前的可怜全都消散不见。

曾凡从地上爬起,居高临下的质问着易晓:“易晓你搞什么?我没得罪你吧?”

对于曾凡的质问,易晓一点都不示弱,站起来揪着曾凡的胳膊:“你还好意思说!明明答应我今天去达旺广场玩的,自己却跑到这里来画画。而且还不告诉我,让我一个人在那等!”

“疼——疼——那我们现在就去呗!你别揪了——疼——”

“那还不快走!”

“好好——你先放手——”

“不放!这是对你抛妻的惩罚!”

“我……”

“嗯……?”

“没什么……没什么……”

曾凡被易晓揪着胳膊,在她的威逼下挤入了人群……

达旺广场是塞罗市人流量最多的购物休闲场所。而今天是塞罗市建立百年的纪念日,为了庆祝这一历史时刻,达旺广场被选作庆祝地点。

在今日,即使是占地面积庞大的达旺广场,也是变成了人山人海。好在明智的市长早就安排好了安全措施,所以即使人山人海,场面也是一片秩序井然。

喷泉旁,一名艺人正在和一只小猴表演着杂技。小猴站在圆球上,一边踩着圆球转圈,一边做着一些搞笑的动作,引得周围观看的人群发出哄堂大笑。而这些人里,也包括笑得一塌糊涂的易晓。

站在她身后的曾凡,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内心是一顿抱怨。踮起脚看了看四周,发现喷泉旁的有长板凳,于是他趁易晓专注表演的时候,悄悄地挤出人群。

“哎呀!累死我了!”曾凡一屁股坐在长板凳上,手里的东西被他撂在一旁。从背包里拿出速写本,一脸可惜的摸了摸上面未完成的画作:“哎!都怪易晓这家伙!每次都打扰我画画。早知道这样,我小时候就不该总让着她。现在天天欺负我,哼!”

这番话也不知道是曾凡第几次对自己讲了。每次被易晓欺负后,他都会自己一个人找个地方自我安慰。

“你怎么在这啊?”易晓晃着马尾,朝曾凡跑来。

曾凡将速写本迅速收起,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没什么!”

“我饿了。我要吃东西。”易晓毫不避讳的坐到曾凡身旁,将头靠在他的肩上,声音撒娇的说着。

从众多的大包小包里,曾凡快速找出一包零食,拆开后取出一片喂到易晓的嘴边。易晓小口小口的吃着,掉下许多零食的碎渣在曾凡的身上。

“水——”

曾凡立马将一旁提前拧开的饮料递给易晓,等她喝了几口后接过,用纸巾擦去嘴角的碎渣。此时的曾凡,就像对待公主般服务着易晓。

一个小男孩路过时,拉了拉他妈妈的手,指着长板凳上的二人,语气稚嫩的问着:“妈妈,妈妈。为什么这个大姐姐不自己吃东西啊?”妈妈抱起小男孩,笑着捏了捏他那肉嘟嘟的小脸:“小宝还小,以后会就明白啦!”

小男孩一脸疑惑的又看了看易晓,而后者也是冲他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妈妈带着小男孩走后,易晓就靠在曾凡的肩上睡着了。

轻轻摸着易晓的头,曾凡俊逸的脸上露着满满的柔情。

虽然你总是欺负我,但你也是唯一陪着我的。被你欺负也挺好的!可能,我有受虐倾向吧……

突然,达旺广场响起了防空警报。刺耳的鸣笛声让人群陷入一片惶恐当中。曾凡抬起头,看见天空中三颗小火球划过天际,带着长长的白云尾巴,而其中一颗竟然朝着塞罗市的方向而来。

略懂星体的曾凡知道,这三颗看起来不起眼的小火球,可都是直径最少百米的陨石。

“易晓!易晓!快醒醒!有陨石!易晓!醒醒啊!”曾凡晃着易晓的身体,可嗜睡的她根本不理曾凡,只是扭动了几下身子,表情嫌弃的叫他不要打扰自己。

没办法,曾凡只能背上易晓,朝防空洞的方向跑去,这里因该是安全的。

人群内,大家都被恐惧冲昏了头脑,整个达旺广场变得一片混乱。

大家你推我,我挤你,许多地方发出小孩被冲散的呼喊声;情侣撒开了曾经牵着彼此的手;丈夫丢下了妻儿;一些人更是丧心病狂,开着车不管不顾的先前,即使前面有人也不停下。

道德秩序,已经不见踪迹。

背着易晓的曾凡,在人群的缝隙里穿梭着,途中遇到一些跌倒的人,也会停下伸出一把援助之手。而自己之前三次险些被推倒,却没有一个人搀扶。对于这些,他没有怨言。

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高,想来陨石也是越来越近了。

眼看着防空洞的入口就在百米外,曾凡却开始变得四肢无力,脑子也是昏昏沉沉的。死咬着牙,发现周围涌动的人群竟然成片成片的倒下。

为什么……会这样……

带着这个疑惑,曾凡也倒在了地上,失去意识。

一阵热浪袭来,巨大的陨石撞向地面。大地剧烈的颤抖着,周围的一切如同世界末日般崩塌沦陷,滚烫的空气夹杂着尘土,整个城市化为一片废墟,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