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走到沈晋海的房间,双手撑在门框处,看到沈晋海站在房间的床边整理袖口,从背后一看,还颇有些韵味,箫怡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随即才敲了敲门发出声音引起他的注意:“老太太情况怎么样了?你现在回来没事吗?”

沈晋海闻声回头,看了她一眼,随即冲他招了招手:“去收拾下,换地方住。”

箫怡景微微一愣,直起身子来:“换地方住?”

他这意思是打算让自己出沈家了?看来老太太那边还是给他施了不少压力,不过这样也好,正如自己的意。

于是箫怡景微微一笑,双手一拍立刻掉头:“那你等我一下。”

她的很多东西都被老太太当作垃圾扔了出去,因此收拾下来还不够一个行李箱的,空荡荡的就几件衣服和一些简单的洗漱品。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她就已经收拾好站在沈晋海的门外了。

沈晋海讶异她收拾的如此之快,拿过外套后走到她的面前,顺手接过了她手中的行李箱,而这一举动让箫怡景诧异不已,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沈晋海见她不松手,回头看着她说道:“怎么?”

这一声将箫怡景彻底拉回神,只见她猛地摇摇头,收回自己的手说道:“不重不重,我自己来就好。”

沈晋海很讨厌别人拒绝自己,尤其是他主动要做的事情还被人拒绝,这感觉就像是被人打了脸。

于是眼色沉了几分,不由的加大力气把那行李箱直接拽了过来。

“诶我自己来就行,不麻烦你了。”

“趁我现在心情好,别惹我。”

沈晋海打断她的话拎着行李箱就走下了楼梯,箫怡景感觉到心中一暖,一股异样的情绪流淌于心,慢慢的顺着筋脉蔓延至全身。

她在身后看着他颀长的身影,感慨颇多。

这次出门并没有带司机,而是他自己开车。

沈晋海上了车后示意箫怡景坐到副驾,本来箫怡景还想拉开后座们坐到后面去,结果对上沈晋海这眼神,为难的犹豫了下,最后无奈的顺着他的意思坐上了副驾。她将安全带系上,看到沈晋海一手撑着方向盘,身子往后一探,慢慢的倒车拐弯。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缓缓转动,骨节分明的胳膊隐隐的凸出一丝青筋,看的箫怡景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她目光发紧,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

都说一个男人在倒车的时候很有魅力,如今一看确实不假。

箫怡景在穿越过来之前一直都是个资深宅女,几乎没有其他的社交圈,每天就蹲在自己的房子里专心码字,对于男人那都是处于幻想之中。

还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一个优秀的男人。

不由自主的就被吸引了。

察觉到自己不一样的心理变化后,箫怡景连忙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过来,在心里猛烈的警告自己,醒醒,醒醒!

“怎么?”

沈晋海见她莫名其妙的摇头晃脑,还以为她身体不舒服,遂问了她一句。听到这话箫怡景连忙收敛神色别开了自己的目光,否认道:“没什么,应该有一点点晕车而已,小事。”

沈晋海信以为真,慢慢的减缓了车速。

原本半个小时的车程硬生生的开出了将近一个小时。

他们到达的时候天色已经逐渐变暗了,箫怡景站在小区门口,看着旁边的沿江路,感叹了一句,有钱人就是有钱人。

这恐怕是市里数一数二的高档小区了。

她情不自禁的问了一声:“这里是你的房子吗?”

“我妈的。”

沈晋海淡定的一边说一边走,而听到这话的箫怡景一脸不可思议,皱着眉头追了上去:“你说什么?你妈妈的房子?!”

她没有听错吧!

她还以为让自己搬出沈家是搬到他自己的房子里,如果这是他妈的房子,那她岂不是刚脱离老太太那边就又要入他妈妈的坑里吗?

顿时这箫怡景的心里情不自禁的露出几分焦虑来。

她下意识地抓住沈晋海的胳膊说道:“沈晋海,你妈妈同意吗?如果我住进来了,那你妈又住哪里?”

她妈也没住在沈家,也不住在上次的小洋房里,难道还有其他一处房子吗?

记得自己的书里明明写的是她妈妈住在她自己的房子里。

正在箫怡景感叹她妈有那么多房子时,沈晋海回了她一句:“她回国这段时间会暂住在沈家。”

回国?敢情她一直是在国外居住啊。

原来如此。

箫怡景想明白过来,随即脑海里又生出了疑问:“那我的存在要是被你妈知道了岂不是和老太太的反应一样?我看我还是别住这里了,总感觉不太妥当。”

老太太的事情发生了一次就够了,她可不想来第二次。

说着就示意沈晋海离开,沈晋海皱了皱眉,将她一手拽住:“有什么不妥当的,我妈和奶奶不一样,她知道你的存在,你能过来还是她提议的,住她这里也经过她同意,没什么不妥的。”

听闻这话,箫怡景更是纳闷了:“你说你妈知道我的存在?那她……为什么还对我那么好?难道不应该和老太太一样把自己视为眼中钉吗?”

毕竟自从她来了沈家之后,齐月儿才被赶出去。

况且之前她的书里是写着齐月儿和沈家长辈都相处的非常好。

所以听到沈晋海这番话,箫怡景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

沈晋海不想浪费时间说废话,拉住她的手腕就将她拽进了小区。

这件公寓面积虽不大,可里面装潢无比温馨,一进去就被这暖暖的空间所吸引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沈晋海,不确定的问道:“沈晋海,你说的是真的吗?你妈妈真同意我来这里住了?”

沈晋海面无表情的凝视她,这眼神令箫怡景后背一阵发毛,立刻收回眼神不再发问。

既然是真的,那她就恭敬不如从命!这总比来了第二个老太太强吧!

一时间箫怡景心里松气了不少,这就意味着她不需要多费心思去对付另外一个老太太了,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