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唐年的生活又回归了平常,她并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

最近赵楚言来的次数也少了,唐年也只当他学业繁忙。

到了周四,唐年照例去了医院。

她这一整天都心不在焉,只想着快点到明天。

晚上唐年在衣柜前东挑西选,考虑到底要带什么样的衣服。

马上就可以跟蒋寻二人世界了,她想想就觉得兴奋。

然而周五唐年在机场见到蒋寻的时候,发现他后面还跟着姚秘书,她的想法破灭了。

唐年拖着行李箱,一脸不高兴地走向他们。

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跟着。

等到唐年睁眼醒来的时候,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她已经到纽约了。

现在这儿的时间是早上10:00。

唐年起身,看到蒋寻给她发的消息:我们去谈公事,你自己可以在周围逛逛,不要乱跑。”

看完唐年关了手机,扔到了一边。

还“我们”,就知道丢下她。

唐年收拾完毕之后走出了酒店,看着外面的每一景每一物,都有种恍惚的感觉。

她又回来了,只是没想到是用这种方式。

唐年漫无目的地走着,一些回忆的画面在她的脑海里一帧一帧地播放。

“嘿,小姐,你看起来真美,我叫丹尼尔,也许我们能交个朋友。”

是个美国小伙子。

唐年对于这样的情况她早就见惯不惯了,只是突然的搭话让她吓了一跳。

她刚想开口说话,就又听见后面传来的声音。

“丹尼尔,你又在搭讪了,快回来。”

是个女人的声音。听到脚步声近了,唐年回头看了一眼。

“不好意思小姐,他...”

对视的那一秒,两个女人都愣住了。

“唐年?”

旁边的几个美国人听着他们的朋友突然讲了中文,互相看着对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唐年看清那人的一瞬间大脑是空白的,张了张嘴,最终也只能慢慢吐出四个字:好久不见。

对于这样突然的见面,唐年只想感叹一句世界真小。

两个女人面对面坐着,谁也没先说话。

唐年低着头默默地搅拌着咖啡。

“你这些年,过得好吗?”

唐年没想到她会先问自己这个问题。

“挺好的,你呢?”

“你觉得呢?”

唐年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顿了片刻。

“小云,对不起,我..”

“算了,都过去了。”

楚一云打断了唐年的话。她看着面前这张脸,跟几年前比起来成熟了不少。只是那双眼睛,从前总是单纯灵动,好像永远充满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现在却让人看不出什么情感。

唐年对于跟故友重逢,心情有些复杂。

四年前比赛失利给她的打击太大,不声不响回了国,没跟任何人说,还更换了所有联系方式。就这样,她跟纽约的一切都失去了联系,一晃就是四年。唐年不是没有后悔过,只是当年她面临的情况让她几近崩溃,根本无法也无力再分心想别的事。

“这次为什么回来?”

“陪一个朋友出差。”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你跟随之..还有联系吗?”

“有他的联系方式,但很久没见过了。”“你要是想见他,自己跟他说。”

楚一云给完联系方式之后接了个电话,拿起包刚准备站起来,又停下看了一眼唐年。

“这次来待几天?”

“一周左右。”

楚一云微微点了点头,便没再作停留,起身离开了。

唐年一个人在那儿坐了很久,看着窗外,真想抽根烟。

她也无心再逛,就直接回了酒店。

巧的是,她跟蒋寻几乎是同时回来的。她看见蒋寻面色低沉走在前面,小秘书推着眼镜在后面紧跟着,啧,看来是不太顺利啊。

唐年也快步走了进去,不过她没有回房间,而是直接去了姚秘书的房间。

“哈喽,姚秘书。”

“你好唐小姐。”姚秘书经过上次咖啡事件之后见到唐年有点紧张,而且到现在她还是不知道唐年是什么身份,也不知道为什么蒋寻要把她带来,但她也不敢问。

“你们今天生意谈的怎么样?”

见唐年语气随和,她也就放松了一些。

“唉,别说了,我们今天去这么久根本连项目总负责人的面都没见着,浪费我们时间在那儿陪一些没用的人说话,蒋总今天的心情可想而知,我都不敢跟他再讲话。”

“那你们这个项目还有机会吗?”

“说是明天让我们见那位负责人,但我估计还是没戏,人家根本不缺合作对象。”

唐年又继续跟姚秘书聊了几句,硬是把明天他们的面见地点时间都问了出来。

她还真想看看,这位负责人有多么厉害。

唐年回到自己房间没一会儿就有人敲门。

开了门发现是蒋寻。

“我来看看你在不在,既然在我就走了。”说完关上了门。

整个过程极其迅速唐年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是在担心她吗?

事实上唐年想多了,蒋寻只是不想她再给他惹其他麻烦。

唐年晚上洗了澡坐在床上,跟唐余聊过天之后便觉得有些烦躁。

一静下来她就会去想那些烦心事,可她又没有别的事可做。

于是她下了床穿上拖鞋,走出了房间。

蒋寻正在房间里看文件,在开门之前他以为外面是他刚叫的客房服务。

见到唐年站在他的门口他有些惊讶。

“蒋先生,打扰了,我太无聊了,来你这儿玩玩。”

还没等蒋寻说话唐年就走了进去。

看到唐年穿了一条称不上保守的红色睡裙毫不犹豫的走进了他的房间,他有些难以相信。

“唐小姐这个时间穿成这样来我这儿,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你忙你的,我在旁边看着你。”

“还请唐小姐回去吧,别跟我开玩笑了。”蒋寻耐着性子说。

唐年走近了几步,抬起头,注视着蒋寻。

“咱们都这么熟了,直接叫名字吧,你觉得呢?蒋寻。”唐年用玩味的目光看着他。

蒋寻见唐年完全忽略自己的话,有些恼,皱起了眉,他看不清她到底想干什么。

“唐年。”“这样可以了?”

“这才对,毕竟我正在追你。唐年又凑近了一点,在蒋寻耳边轻声道:我就喜欢你这样禁欲的样子。”

“禁欲?”蒋寻语调上扬,看着唐年轻笑了一声,逼近了几步,握住唐年的手腕,把她压倒在床上。

凌乱的发丝,微红的脸颊,粉色的唇瓣,领口一片雪白的肌肤,以及她看着他的直勾勾的眼神。

这些都让蒋寻想起上次看见的两张照片。

他缓缓俯下身来,像刚才唐年一样,在她耳边说道:“唐年,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