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槿溪赶回去店里的时候,刚把车子停在门口,她发现旁边停着一辆跑车,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拔下车钥匙往里走。

邓槿溪的人走到门口,就听见里头传出阵阵笑声,她往里走,看见朱颜曼和姜戈两人正在打游戏,她无奈的撇了撇嘴。

“溪溪,你回来啦!” 朱颜曼放下了手机,朝着她走了过去,“有没有给我带什么好吃的?”

“没有。”邓槿溪淡淡的回了一句,接着看向姜戈,“你来这里干什么!”

“你不接我电话,我就来找你了。”姜戈挑了挑眉,“还有哦,我发了一条微博给你打广告,你应该很开心吧。”

“什么!”邓槿溪想到自己店铺的电话轰炸,原来是因为他。

姜戈一脸不用谢的样子,对着邓槿溪笑了笑,“不用这么客气啦,这一点点小忙,帮你也是应该的。”

邓槿溪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大步走到了姜戈面前,有些无奈的说着,“我和你之间根本就没有那些了乱七八糟的关系,你赶紧澄清。”

“澄清什么,是觉得我把喜欢你说的太少了吗?”姜戈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邓槿溪双手撑在桌子上,一脸严肃的看着姜戈,“我已经是个结婚的人,你放尊重一点,况且你还是公众人物,要点脸吧。”

“追你这件事上,我不打算要脸了。” 姜戈一点也不介意的说着。

“你!”邓槿溪一时被气的说不上话来,她深吸了一口气,“我看在你是明星的份上,不跟你计较,你赶紧去把话给我说清楚。”

邓槿溪狠狠瞪了姜戈一眼,转身就朝着厨房走去,一旁看戏的朱颜曼立刻追了过去,看着邓槿溪连喝了两杯冰水降温。

可想而知她家溪溪被气得不轻,朱颜曼走了过去,给邓槿溪按摩肩膀放松。

“溪溪,别激动!”朱颜曼柔声说着,“虽然姜戈是有点混蛋,可他这微博一发,肯定可以带动不少客源,再说了,他平常的广告费也很贵呢。”

邓槿溪也知道姜戈是个大明星,明星效应有多厉害,可她一想到他那人还在人多场合直接宣布追她,她想想都觉得头疼了。

这些天以来,她微博账号底下,都是姜戈的粉丝在骂她,说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姜戈为了她,连事业前途都不要了。

“再说了,他也只是一个客人。”朱颜曼看着邓槿溪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邓槿溪缓缓呼出一口气,她还是心软,要是跟姜戈闹掰了,也没好处,相反到时候被攻击得更厉害。

邓槿溪洗了一盘水果走出去,跟朱颜曼坐在椅子上,对面是姜戈那欠揍的笑容,嘴角微微上扬,挑了挑眉的看着邓槿溪。

倒是姜戈像是自己家一样,伸手过来就开始吃水果,笑着说了一句,“你切的水果,都特别甜。”

一旁的朱颜曼听见以后,都想吐了,谁能想到这荧幕上的高冷帅哥,私下还是这么一个张嘴就来的男人,要是被粉丝看见,恐怕要疯了。

姜戈看着邓槿溪跟朱颜曼用心的讨论新品,他没有过多的打扰,时不时给一些意见,尽管这些意见,邓槿溪都让她闭嘴。

晚些时候,姜戈还有通告所以先走了,他刚走,晚饭时间才开始,邓槿溪开始服务陆陆续续到来的客人。

没有一刻是闲下来的,邓槿溪跟朱颜曼忙得连一口水都没有喝上,看见很多都是认识的,互相打招呼,她有些疑惑。

终于过了高峰时间,只剩下两三桌的人,还在那喝着小酒聊着天,邓槿溪一边跟他们收拾东西,一边问问他们吃的怎么样。

“今天的菜有几样是新品,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邓槿溪柔声说了一句,男客人点着头,“喜欢,当然喜欢了,味道很好。”

“对啊,算是知道老板为什么点赞了。”女客人附和的说道。

邓槿溪听见老板两个字,她皱了皱眉头,不解的开口问,“你们说的老板是谁啊?”

“姜修樊啊,他是不是也经常来?”女客人笑了笑的说着,她看着面前的女人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不是!”女客人激动地站起身,认真的盯着邓槿溪看,“你不是老板娘吗?”

“……”被女客人这么一说,同桌的人发现邓槿溪就是姜太太,他们公司的老板娘,这似乎可以理解为什么姜修樊会点赞了。

被认出来的邓槿溪有些不好意思,她勾起一抹害羞的笑容,还是少数被人说是姜太太,这个身份还没来得及转换。

邓槿溪听见了以后,笑了一下,礼貌的回应,“大家好。”

“难怪老板会点赞了,放心吧,以后我们一定会经常来吃的!”男客人激动地说着,他们恨不得立刻讨好老板。

“谢谢你们,我很开心你们的喜欢,要是你们有什么意见可以跟我说。”邓槿溪给大家鞠躬,她是真心的感谢。

邓槿溪还是给他们打了一个折,拿过姜氏集团员工的手机,才发现原来是昨天姜修樊给一个员工的朋友圈点赞了,那条朋友圈就是介绍她的餐厅。

邓槿溪笑着就把人送到门口,叮嘱他们回家小心点,随后她转身走了进店铺里,轻轻地带上门,今天的营业已经结束了。

坐在桌子上,开始算账,跟住朱颜曼在讨论事情,她的脑子里不由得想到了姜修樊,回家还是要好好谢谢他。

“溪溪,你看!”朱颜曼转动着电脑屏幕,放到了邓槿溪面前,“这是我们餐厅的预约,已经到了两个月以后了。”

“嗯?这么多!”邓槿溪睁大双眼,不敢置信的说着,“是不是搞错了?”

“当然没有,这是真的,要是我们请多点人回来,等一切稳定以后,也许可以每天增加营业的桌数,也不用让其他客人等太久。” 朱颜曼笑了笑的说着。

“对。”邓槿溪一想到这,嘴角微微上扬。

两人忙完以后,邓槿溪要去市中心买点东西,顺便送朱颜曼回家,她买完东西以后,才开车回家,把车子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