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姐,您好,感谢您应聘我们公司,您的条件非常符合我们的要求,也是我们一直想要找的人才,只是我们公司的这个项目目前正处于筹备阶段,做的都是一些粗砸的活,您来的话,可能有些大材小用了,您看这样好不好,我可以先保存您的资料,如果我们有这方面需要的话,我会第一时间联系您。”

苏音挂断电话,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的拒绝电话了。

一次两次她觉得没问题,可次数多了,苏音终于察觉出不对劲了。

更不要说,苏音刚刚还接到了电话,通知面试成功,一转眼就拒绝,没有什么猫腻,她也不相信。

知道她回来的人没几个,可凌爵却是其中一个!

苏音握紧手机,快速折返,只是在路过一间包厢门口时,,听到一串极为熟悉的声音。

包厢的房门没有关严,透过包厢门的缝隙,苏音果然看到了一个让她极为熟悉的背影。

她的亲妹妹,也是凌爵的未婚妻苏晴!

苏音刚要离开,就听到苏晴说道,“妈,你交代的我都清楚,药我已经准备好了,酒店也订好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凌爵来了,就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放心,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只要他要了我,我就会让他早点娶我过门,只要坐稳了凌夫人的位子,苏家的困难就迎刃而解了,我会让他将郊区的那片地送给我们的……”

苏晴接下来的话,苏音没有听下去,但是却听到了药,酒店?

呵呵!原来苏晴今天是想要献身的呀!

苏音没想到自己只是出来接个电话,竟然听到一串阴谋!

眼底嗤笑,苏音可以确定,即使苏晴真的和凌爵发生点什么,凌爵也不会因此就受苏晴的威胁。

“你和妖孽先吃饭吧,我有点事,”编辑好短信,给苏轩轩发送过去,苏音立即去了电梯口的包厢里等着。

“叮。”

电梯声响起,苏音快步走至包厢门口,迎面便对上一张冰山般的俊脸,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和凌爵之间的距离,不无嘲讽的露出一抹冷笑,“你费尽心思阻断我的一切后路,迫使我自动送上门,我来了,有没有兴趣和我谈一笔交易?”

对于忽然出现的苏音,凌爵没有任何的意外,反倒是身后的保镖,快步走至,要拦在二人直接,被凌爵伸手挥退,声如寒冰,“你觉得你有和我谈交易的资格?”

“有没有资格,我想你比我更清楚,我刚刚得到了一个消息,关乎你名节的,有没有兴趣听?”苏音好整以暇的盯着凌爵的脸。

凌爵这一次,只是用那双深邃悠远的冷眸扫视了她一眼,大步流星的继续向前走。

那一道带着挑衅的冰冷眼神,让苏音如坠冰窟,快步上前,拦在他面前,心下已然做出一个决定,“凌爵,你赢了!如果我愿意答应你之前的要求,和你合作,你会给我什么样的报酬?”

凌爵脚下一顿,眼神凌厉,“苏音,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我的机会只给你一次,而你已经错过了,让开!”

只是,让凌爵没想到的是,苏音也淡然一笑,眼神冷厉,“爵爷,你也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你阻止我找工作,不就是想要我自动送上门吗?你紧盯着我,为的不过就是两点,一,为了那天我的无礼报复我,二,怕是因为我这张脸。现在,我也告诉你,我的机会只给你一次,答不答应给句话,毕竟,凭借我给出的条件,想要找到一个和你实力相抗衡的人合作不在话下。”

这几天,苏音将和凌爵相处的经过完完整整的回想了一遍,总觉得凌爵看自己这张脸的时候,有那么一些不一样。

凌爵在苏音说话的时候,目光越来越阴沉,他眼前仿佛看到另外一道身影和面前的女人重合,“凌爵,你也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凭借我给出的条件,想要找一个和你实力旗鼓相当的人不在话下,你以为我只能非你不可吗?”

苏音和另一个女人的身影不停的在眼前闪烁重合,尤其在苏音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凌爵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浓烈的杀意,大步上前,有力的手指钳制住苏音的下颚。

反射性的将自己的手掰着他的手,想将凌爵的手拉开,只是在看到凌爵空洞的眼神时,苏音微凛,厉声道,“爵爷想要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