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二中极为重视这次的模拟考试,前一天下午还抽出时间开了一次全体高三动员大会。

大会结束,老赵又开起小会,讲的内容和刚才大会上校长说的差不多,都是一些好好考摸摸底的意思。

周五考完最后一课,晚自习蒋知文从老赵那里要来了今天的试卷。

展开试卷,蒋知文拿起笔对着温淮:“那道题不会?”

“后面三道大题的第二小问有点问题。”温淮凑上来。

蒋知文:“好,你先说下你的思路。”

每到这种时刻,温淮总会被蒋知文认真的侧脸不自觉的吸引,尤其是在这人为自己这么认真时,温淮真是要被蒋知文给迷住。

周六下午正常上课,为了加快进度,一模成绩已经被连夜加班的老师统计出来。

“505。”温淮算着自己的总成绩,离H市理工大学上一年的分数线还差十几分。

“还有两次机会。”蒋知文拿出一本书递给温淮:“上午在图书馆买的,比较适合你。”

温淮看过去,是一本XX数学习题册,这本书他之前听说过口碑不错。

“我该说谢谢嘛。”温淮接过,学霸这是还嫌每天布置的任务不多……是要开启魔鬼计划的意思吗?

“不用。”蒋知文笑了笑:“还有从网上订了两本理综习题,过两天就能到。”

……天,果真是魔鬼计划。

最后这段时间,各科老师除了大多都在复习之前的知识和将卷子。

除了学校发的一张张试卷还有学霸免费提供的习题册,温淮只感觉自己都要被淹没在试卷的海洋中。

想想他之前读的两年高三跟现在比就像是白读一样。

二模如期到来,这一次许多学生的表现没了上一次的紧张,心态平复了许多,上一次的失利也在这一次弥补回来。

“515!”温淮有些兴奋,这次离他的目标更近一步。

“不错。”蒋知文嘴角挂着笑。

“哎。”温淮算了算蒋知文的成绩:“670,果然我与学霸的差距是无法逾越。”

轻笑出声,蒋知文低头在对方耳边低声:“我们之间还有距离吗?”

这家伙……实在越走越偏。

故意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温淮:“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这成何体统。”

“体统?”蒋知文挑眉,恰好此时上课铃响起,班上同学都回了自己的座位。老师还没来,蒋知文心思一动,藏在课桌后面的手倏地握住温淮的手。

他故意:“这样呢?”

二模过去,三模还会远吗?

在日益紧张的学习状态下,三模走近。

这也是最后一次正式检测自己的机会。

依旧是晚自习蒋知文讲解三模试卷,见对方有些心不在焉,蒋知文出声:“在想什么?”

“没什么。”温淮被唤回思绪,最后一次模拟考试结束,他这心里反而更沉重起来。

去年H市理工大学的分数线是517,以他二模的成绩还够不上,虽说考的时候没想这么多,可现在成绩没出来之前他总忍不住去想些其他的。

蒋知文见他这神情,多少也猜到一些。

“还不相信我吗。”蒋知文拿笔戳了戳温淮额头:“你三模只会更好。”温淮的学习状态,他都看在眼里。

“嗯。”

周六下午,温淮和蒋知文早早就来了学校,他们到班上时班上只有老赵一人在黑板边上准备贴着这次的成绩单。

“来这么早?”老赵听见动静。

“想看成绩。”温淮盯着老赵手中那张纸。

“行。”老赵直接将成绩单递给他:“有进步。”

老赵那句‘有进步’温淮没怎么听清,他找到自己那一栏将目光锁定在总分那一栏。

“525!”温淮以为自己看错了,又重新核对一遍。

“真的是525。”老赵笑着替他确认。

他过线了!温淮心里此时只有这一个想法,心里的喜悦无法言说,温淮直接转身抱上蒋知文:“我TM终于过线了!”

“嗯。”蒋知文摸了摸他的头,语气透着笑:“你应得的。”

虽然两个男孩子突然抱一块有些奇怪,可老赵现在心里也只替温淮高兴,根本顾不上想那么多。

这孩子可是他看着一步步走到现在的,他这心里别提多欣慰了。

三模尘埃落定,后面的倒计时也从两位变为个位数。

步入六月,距离高考不过短短一个星期,市二中在高考前三天放了假,为了让学生用一个更好的状态迎接高考。

这三天,已经和蒋母提前打好招呼都会住在同学家复习,蒋母对自己儿子向来放心也就没多问。

白天,温淮在蒋知文的安排下坐着最后的冲刺。夜晚,吃过晚饭后和蒋知文在小区内遛弯放松大脑放松心情。

7号这天,他们从小区出发前往不同的方向。

温淮被分到市二中就考,蒋知文则被分到三中。

他们早就约定好,不互问考的如何直到考试结束。

8号下午,温淮从考场出来,心里像是放下一座大石头一样轻松,终于结束了,这磨人的高考。

手机来了几条消息,有温母的、付博的、老赵的、还有蒋知文的。

蒋知文:在哪里?

我是你温哥哥:还在学校这边。

蒋知文:我去找你。

唇角一勾,温淮打下一字。

我是你温哥哥:好。

校门外面聚着不少家长,温淮甚至还看到几名二中的老师。

“温淮!”吴林眼尖的发现他。

“老师。”温淮走过去。

“感觉怎么样。”吴林看着他,最后一场是英语也是温淮最擅长的一科。

温淮“还可以。”

和吴林聊了几句,又回了付博等人的消息,温淮走到一处人少的地方等着。

十分钟过去,一辆出租车停在市二中门口。

蒋知文付款后,这才推开车门下车。

一眼便看到不远处的少年,温淮眼中一亮,把背包甩到肩上跑了过去。

一步跳到对方背上,温淮趴在蒋知文背上双手搂住蒋知文的脖子笑出声:“猜猜我是谁?”

“呵。”蒋知文稳住身形低笑:“男朋友。”

将一串肉塞进嘴里,温淮感叹:“夏天果然还是烤串最舒服。”

“还要来点吗?”蒋知文拿起菜单。

“也行。”温淮见蒋知文面前的肉串没怎么动:“你不吃吗?”

“我回去吃别的。”蒋知文唤来服务员,又点一些温淮爱吃的。

“背着我吃好吃的。”温淮咬下肉,含糊不清。

“不背着你。”蒋知文轻声补充。

“什么?”因为店里放着音乐,温淮没听清楚。

“没什么。”蒋知文拿起一串羊肉串。

“唉,可惜付博被他妈接走了,要不然还能叫上他。”温淮嘴不停。说起来,本来温母也想学付博他妈一样,请假来接送他高考不过这个提议刚一出,就被温淮拒绝。美名其曰已经成年,不用那么麻烦。

温母说不过他,只好允了他。

不过,他这生日还是温母提醒的,六月九号。

因为原主向来过得是阴历生日,温淮也不爱算就连去年的生日都是当天温母发来一个红包,他才知道。

生日的这个消息还没有告诉蒋知文,他可是打着小算盘准备明天突袭蒋知文,看看对方怎么解释,毕竟想看蒋知文吃瘪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吃饱喝足,遛过弯回到家时已经十点半。

畅快的冲了个澡,温淮出来时,蒋知文这才进去。

怎么突然搞这么生分,温淮有些纳闷,之前明明还一起洗过澡来着。

等到蒋知文出来时已经是十一点多,一星半点的困意来袭,温淮坐在沙发上看着综艺打了一个哈欠。

身旁有人坐下,下一秒温淮的唇便被来人堵上。

触手可及的细嫩的皮肤,温淮看着贴近的蒋知文,目光下移。

又来秀身材。

不满温淮的分心,蒋知文伸手掐了掐某人的腰。

一路从沙发辗转到卧室,温淮趁着两人分开的片刻喘息。

他看不到自己现在的样子,自然也不知道这样子在蒋知文眼里是多么勾人。

手滑进衣服里,蒋知文贴近温淮。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屋内的气氛越发高涨。

安静的深夜温淮甚至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喘息声。

‘叮’钟表走到凌晨12:00.

蒋知文动作不停,稍稍凑近稳住气息:“生日快乐。”

“嗯?”温淮思绪有些混沌。

“是他就是他,我们的英雄……”手机铃声忽的响起,温淮隐隐约约瞥到亮着的手机屏幕。

付儿子。

付博这么晚打电话来干什么?

温淮本不打算接电话(毕竟也没那个机会),但付博连着打了三个电话颇有不接就一直打下去的架势。

刚想伸出拿手机,手机被另一只手率先拿走。

电话接通,付博直接开口:“你猪啊,睡那么死干嘛……”

话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

“温淮没空,有事明天说。”话音一落,就被对方挂断。

这……付博举着手机有些懵,他刚才没听错吧,那是蒋知文的声音。

虽然对方极力压制,但付博还是听出了对方气息有些不对劲。

都这点了……付博再猜不出点什么,也白长这么大了。

默默把那句‘生日快乐’咽下去,付博决定还是等明天一早再给温淮发消息吧。

“什……什么事?”温淮喘着气。

“没。”蒋知文把手机关机,扔到一边继续。

对方骤然加快的动作,让温淮脑子一乱,转瞬把付博这间事抛之脑后。

兴许是太久没吃肉了,蒋知文这次吃的时间比之前长了不少。

第二天,温淮醒来后已是中午,等他睁开眼后就看见蒋知文正枕着胳膊看着他。

“咳。”温淮移开目光,身上有些黏糊糊的不怎么舒服:“我去冲个澡。”

“嗯。”蒋知文坐起身:“一起吧。”

等这个澡洗完,已经是一个小时候的事。

温淮早就饿了,好在冰箱里还有食材,等着蒋知文做饭的功夫,温淮打开手机。

几个未接来电,有温母的也有付博的。

给温母回了几条消息后温淮点开付博的对话框。

你的温哥哥:?

我是你付爸爸:生日快乐,儿子(红包)。

你的温哥哥:有孝心,是个好孩子。

我是你付爸爸:滚蛋。

你的温哥哥:我滚了(表情包)。

正好此时蒋知文也做好饭,温淮给付博发了几句话,就坐到餐桌旁等着开饭。

一顿饭吃完,温淮摸着鼓鼓的肚子,正想着如何让蒋知文吃瘪时,却见蒋知文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