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停向外张望,假装你就要来了。

……

铁火两国交界处 。

陆陆续续有秽土转生忍者被投放至第四次忍界大战战场上,其中不乏生前久负盛名者。

音隐村曾于两年前阻挡木叶追捕佐助小分队的骨遁忍者君麻吕,砂忍村的灼遁忍者帕库拉,岩隐村的爆遁忍者狩,云隐村曾在第一次忍界大战中犯下重罪的精英上忍金角银角兄弟,雾隐村的前代忍刀七人众,木叶村现任日向家主日向日足的胞弟日向日差,甚至铁之国的武士大将三船。

无论哪一个都是令人骇然色变的对手。

相对的,忍联合军这边倒可以说从药师兜被救走后便对秽土转生有了心理准备,以奈良鹿久为首的参谋军通过情报部队根据敌人不同迅速做出对策,一时间近六成联合军小队以点连成面两两之间可互相增援的完美阵型铺展开来,卡准了敌方秽土转生队的每一个攻击突破口,两相焦灼,不分上下。

而随着大批量行尸走肉般的白鬼军越过铁之国的风雪之境、穿过作为缓冲地带的无名小国,踏入代表火之国国土的密林,敌我双方也正式爆发了全面冲突——

【特别精英部队】鬼灯新月小队。

“要是敢把那把刀弄坏了……”白发青年雌雄莫辨的面孔上勾起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我也不知道樱大人会把你揍成什么样哦?”

“会坏是因为它完全是赝品好吗混蛋!”与他眉眼很有几分相似的大男孩满脑门青筋,握着手里以斩首大刀为样本做出的刀一阵卡拉卡拉的骨头响动,“凭什么不给我真货啊!”

鬼灯新月嗤一声笑出来,“想要真家伙,你还得问问三狼他同不同意。”

“……我早晚会打赢他抢回来的!!”

“是是,请务必加油。”

水月翻个白眼,尔后颇不情愿地攥紧刀柄。

“没办法了。姑且……就拿着冒牌货,去见见我家那位天、才大哥吧。”

【特别精英部队】广末三狼小队。

黑发绿眼的阴沉少年冷不防打了个喷嚏。

“诶诶?狼你怎么回事?感冒了吗?”

黑发的年轻女忍枕着手凑到少年脸边,眨了眨眼睛表情惊讶又好奇。

三狼挑挑眉,“你既然不肯跟着你家长辈执意带队来帮忙,就不要做多余的事。”

“好绝情啊~”面容清秀的黑土笑得灿烂,错身离远了些,眼中一派认真的冷意,“放心好了,我可不会拖你后腿!”

逼近铁之国苍蓝的天空之下,她眼里闪着年轻干净的光泽,衬着忍者见惯鲜血的冷酷很有些不真实,让三狼忍不住眯起眸子。

“近战部队黑土小队,请你多指教啦!狼!”

【特别精英部队】广末六影小队。

“哈哈!终于轮到我们上场了!喂傻大个,待会儿跟紧我看着我的动作,你资质一点都不好,好好学知道吗!”

漂亮的蓝头发少女一副跃跃欲试模样,掂了掂肩上扛着的巨大扇子兴奋得两眼发光。

她身后沉稳模样的高个青年安静应声。

“重吾,你太宠她了。”玫瑰色眼睛的浅紫长发少年抱着刀无声无息走到青年旁边,皱眉扬声对先前的少女道,“五,战斗时不准离我太远,在战场上暴走的后果你很清楚。”

“小六你太严厉了啦!”

五月舞回头抱怨俏皮的模样仿佛普通的花季少女,然而莹绿眼眸上早早浮起的一层诡异的亢奋轻而易举暴露了主人的本质。

“怕暴走误伤的话……直接冲进敌人圈里彻底大闹一场——不就好了!?”

“闭嘴,回来。”

“……知道了嘛~”

以上种种,各式各样不同的对话出现在各个战斗点不同组合的忍者之间,整体来看,联合军士气高涨,比之强敌一时竟毫不逊色。

“呵……就是要这样才有趣啊……”

秽土转生术式的中央,药师兜拢紧了斗篷哑声笑着,负责警戒周围的白蛇听到响动,凑过来用冰凉的鳞片蹭了蹭主人斑驳的脸。

“纯粹的道具虽然也很好用,”兜伸手用力按住白蛇的前额,嘴角扯高得不似人类,“不过啊、不过啊!偶尔给傀儡留一点点感情会更好玩的——不是吗?呵呵呵……”

天照山。忍联合军驻地。

有谁推开分队帐篷的帘门,摘掉压住面容的兜帽,顺手理了理蓬松的红发。

“前线情报,秽土转生队是敌人的王牌。”

香燐扶了把眼镜,面对队友们转到自己身上的视线,冷静而平淡地叙述。

“操控者很狡猾,他会先放任灵魂刚刚恢复的死者与我方队伍交谈,联军涉猎极广,又多是各村精英,难免会有一两个与他们生前相识。在互相叙旧完毕后,操控者又迅速夺取死者的意识,让他们彻底变成工具,以便削弱我方士气——感知部队是这么说的。”

“保留秽土转生者感情?”

正埋头校验一张卷轴上术式的樱抬起头,似笑非笑地重复了遍捕捉到的关键词。

歪戴上面具的鸣人轻轻地道,“阿樱,你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样?”

找了位置坐下的香燐抱臂挑眉,宇智波家兄弟则一副对话题不感兴趣的模样。

“嗯哼~”樱啪的一声合上卷轴,又固定了下系带,尔后一把将它杵在脚边地上,“谁削弱谁的士气,还不一定呢。”

彼时。五大国大名避难所。

“……想不到你这样的人居然也会规规矩矩地听忍者的安排,来做保护人这种事。”

水之国现任大名也是新广末一族现任家主,望向面前正有一下没一下抽着苦茶烟的男子目光复杂,有些干涩地这样开口道。

“诶,您这是哪里话。”安东吐了口烟,雾气弥漫间他眯起眼眸的模样懒散又优雅得恰到好处,“我干的一直都是保护人的行当,只不过保护的对象偶尔有所不同罢了。”

守在房间另一个角落的少年敛起眼眉,长长的蓝围巾遮住半张稚嫩的脸庞,也遮掩了他的表情,他看了低声说着话的同僚与别国大名一会儿,又兴致缺缺地别开视线。

广末家主最后深深地叹一口气。

“你本来应是资质最好的那一个,即便被选中的小四也不如你,偏偏……你若是,若是愿意回来,我随时都留着位置给你。”

安东哼了一声,似乎在笑。

他想起水之国的那座孤坟,想起很久以前某个夜晚发生的一切——九微火彻夜不灭,谁的刀锋逼上谁的眼线——准备要说些什么,却忽的接到无线电发来的命令,于是话到嘴边拐了个弯又变成了不痛不痒的懒散口气。

“您说的话我不懂,”男人指间微动,烟杆敲在桌角发出质地上乘的音色,“木叶的团藏老爷有些活儿交给我做,恕我先失陪了。”

火之国的大名眉头一挑,确信了护卫队的主负责人为志村团藏的事实。

而水之国大名只是深深望着对面流淌着与他同宗鲜血的男子,直到后者毫无征兆地消失进那片朦胧的烟雾里,再也没有说话。

“几位大人。”

此时房间内部唯一守着的木叶丸开了口,少年的嗓音年轻又凉淡,染了一丝漫不经心。

“附近敌人出没,务必小心。”

……

雨之国与铁之国接壤处。

“阿拉阿拉,阿飞那小子,看上去很蠢,意外地挺能干的啊?嗯!”

一身藏蓝打底蓝色云纹和装小褂清爽打扮的迪达拉,抱着两臂立在扑棱翅膀稳在空中的黏土鸟背上俯视远处肉眼可见打斗激烈的战场,勾着嘴角,额头却滴下冷汗来。

蝎就坐在他脚边,用深色的斗篷把自己裹得很严实,眼中了无波澜。

“及时全身而退,真是个明智的判断。”

他低低地这样说道。

田之国境内。

“喂喂喂这可真够胡来的啊!!”

有谁站在一望无际的田野高处,风吹草低露出身影,男人银白的发下表情夸张。

“田之国离那儿可不远,”飞段一只手搭在眉前眺望国.境,“要是打起来凭那几个家伙的术式很快就会波及这里吧喂!?”

“所以说,”角度在他身后踢了脚丢在地上的那把镰刀,“根据五大国大名联合发布的警告令,附近小国全部下发通告组织民众撤退逃离了——是你自己要留在这看戏的吧?!”

银发男人发出一阵癫狂畅快的笑声。

“不是很有趣吗,啊?!”

明明仍是晴空朗日的白天,记忆却追溯至一年前,眼中看到的是赤红血月,还有月下红发飘摇的和服少女,火焰似的眼眸精致的脸庞,远古巫术一般蛊惑人心。

“还能再看一次的吧——”

飞段睁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自言自语。

“那连邪神大人都不配拥有的身姿……”

雨之国境内。

“差不多是时候了。”

脸色苍白的长门郑重地戴上忍联合军方面送来的忍字护额时,这样说道。

他身后捧着斗篷的小南一时间不由恍惚。

这副场景……似曾相识。

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弥彦还在他们身边的时候,晓刚刚打出名声的时候,一切的一切即将改变的时候,他们也曾在相似的地方,拥有着相似的目光,说着相似的话。

就好像一个轮回。

长门侧过头,像是意识到小南在想什么。

“我还记得那孩子跟我说的话。”红发男人声音嘶哑地开口,“历史是会进步的。”

小南愣了愣,尔后毫无征兆地轻轻一笑。

“是呢……”她细声喃喃,“被过去绊住脚步的人不配拥有未来,我们能做的,只有跨越。”

长门按了按她的肩膀,没再开口。

透过弥彦天道的眼睛,隔着重重雨幕,他已经看到他们需要突破的对手。

从那时起真是好久不见啊——

山椒鱼半藏!

……

联合军的应对很快。

阿飞很敏锐地察觉到这一点。

无论是秽土转生忍者,还是白绝大军,都被恰到好处地堵在火之国与邻国界线以外,战况焦灼,一时谁也无法继续推进。

然而随着联合军对于秽土转生忍者的战术目标逐渐明确,反倒是己方战力逐渐削弱,此消彼长,明显落了下风。

漩涡状的面具之后,男人牵起了一个笑容。

那么,也是时候亮出底牌了吧?

“金银角、帕库拉、七人众、半藏……全部都被牵制了啊,最重要的那一次通灵,将那个男人带回人间的任务,该派谁去呢?”

“本来这种活交给历代五影再合适不过。”下方术式中央坐着的兜冷冷道,“可惜木叶有个敏锐得诡异的小丫头,不过三年时间,居然把那些尸体藏得严严实实,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和现任五影达成的协议……”

他口中那个“诡异的小丫头”,远在天边的特别精英部队总队长春野樱,毫无征兆地打了个喷嚏,尔后不甚在意地撇撇嘴。

“整个营地就剩下我们一支小队了呢。”

鸣人淡淡说着,安静地站起身,风吹动她的金发,空气中流淌过火焰焚烧的味道。

香燐冷哼一声摘下眼镜,宇智波鼬默默睁开眼,佐助攥紧了腰间的剑柄。

这支秘密王牌小队彼此的查克拉正在蠢蠢欲动地互相碰撞,好像有截然不同的五头野兽近距离凑在一起,危险得让人心惊肉跳。

就在这样的气氛下,春野樱咧开嘴笑起来。

“那么我们行动吧——在影大人们的掩护下。”

她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本应镇守指挥基地的现任五影乃至先代五影,已然全部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铁之国境内,风雪飘摇,迷蒙了正全力冲刺的统共九道无人不知的身影。

“看来客人们来得有些早。”

阿飞的口吻轻描淡写得仿佛来者真的只是客人,面具后的眼睛赫然一派殷红。

“那可要麻烦你接待一下了。”兜冷笑。

阿飞并未理会他的讥讽,径直朝洞穴门口走去,并在瞬身离开前最后留下了一句话。

“我们为他们准备的厚礼,就交给你了。”

望着转眼便空无一人的原地,兜眯起一双妖异的金色蛇瞳,白蛇在耳边狰狞吐息。

“哼哼,无血樱花百密一疏,三年前突袭木叶作战时死去的第四代风影,终归还是落到了我手里,毕竟她那时过于年幼了啊……”

白茫茫一片的雪原上,有谁瞬身出现,斗篷铺散在雪地,红发男人默默地结了个印。

——【通灵术】!!

全部由影组成的突袭队前冲速度骤然一滞。

扉间瞪大了眼惊愕地刹住脚步。

“大哥,那个查克拉是……!”

在其他影各式各样的目光下,忍界之神千手柱间露出前所未有的肃然神色。

“没有错了。”

他哑声说道。

“这个查克拉才是真正的……宇智波斑!!”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