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一章我们说到斯内普给赫敏喂药,因为赫敏的两只手和斯内普拿魔杖的手不能松开,所以没办法我们的教授只好让赫敏全身依靠在自己的身上,用空出的那只手拿魔药,身高只有1.6米的赫敏很轻松的被斯内普揽在怀里,就看见斯内普嘴里念了句什么,苍白着脸的赫敏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巴,斯内普顺势把药到了进去。也许是因为这药的味道实在太刺激了,赫敏好像打了个哆嗦,神智马上清醒过来。

清醒过来的赫敏马上注意到自己正稳稳当当的靠在先生的胸膛上,估计是刚才自己站不稳先生接住了自己,想到自己已经清醒,赫敏挣扎着想要自己站起来;

“别乱动,现在好好体会魔药在你身体里展现的效果,等你没问题了,我再教你怎么样运转魔力。”斯内普咬牙低声说道,因为刚才自己一边要用本身的魔力压制赫敏体内疏导过来的魔力,一边把刚才神志不清没法喝药的赫敏用一个无声咒撬开了嘴巴,这样自己很是吃不消,身体好像拉锯般的疼痛,仿佛皮肤下涌动的魔力正在寻找一个突破口喷发出来,所以当察觉到赫敏清醒后,马上制止了她的动作,要知道现在自己浑身上下都在疼,更别提这个逞能的葛莱芬多还在自己的怀里乱蹭;

好像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给先生带来了痛苦,赫敏马上停了下来,两个人静静的站在魔法阵中央,房间里安静极了,赫敏能听到耳边斯内普急促的呼吸,背部能感到有些微微的潮湿,不知道是自己出汗还是先生的汗,因为魔药的关系,赫敏觉得自己身上越来越有力量,本来还靠先生支撑的身体自己也能用上力量了,体内虽说没有了魔力,但刚才那种空荡荡的感觉也渐渐消失了,自己眉心的魔珠倒是一个劲的在跳动,稍稍低头看看两个人魔杖已经不像刚才那样闪着耀眼的光芒,不过赫敏还是不放心依旧用两只手一起握着,遗憾的就是不能看见先生现在的表情,背靠在先生身上的自己现在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闪出这么个念头的赫敏愣了下,不过很快的就把刚才的念头抛之脑后。

两个人就这么一声不响的依靠在一起,这时赫敏觉得自己背后的胸膛稍稍震动了下,然后就听到先生的声音“觉得怎么样?”

“啊,好多了好像,身上有力气了,我觉得可以开始教我了。”

“那就开始吧,注意不要抵抗,同时感受你身体里面的魔力是怎样开始循环的,你要保证在我逐步把魔力还给你的时候记住这些魔力循环方向,之后我才好更进一步的教你,否则就做个麻瓜吧。”斯内普也感觉自己快要压制不住越来越暴动的魔力,毕竟不是自己的,看着怀里娇小的短发女孩,斯内普暗自祈祷,一只手拿出一块秘银,输入一点魔力,马上地面上的魔法阵放出五颜六色的光线,这表示魔法阵开始运转了,一点也不耽误时间,同时控制着另一只拿魔杖的手缓缓地把赫敏的魔力从新导入赫敏的魔杖中。

随着魔力逐渐涌现在身体里,赫敏明显的感觉眉心的魔珠很是欢快的跳跃着,随着魔珠的跳跃,涌入的魔力越来越多,这时赫敏也在魔珠的帮助下清楚地感觉到意思不属于自己的魔力,自己的魔力感觉就像是围绕在魔珠周围的一丝丝星光,而有一丝仿佛薄荷草清凉感觉的魔力明显不是自己的,但也是这丝魔力灵巧的绕在魔珠周围,引逗着周围的魔力追赶自己,霎时赫敏就明白这是先生的魔力,随即马上试图控制自己体内的魔力沿着先生的魔力运转。

越来越多的魔力出现在身体里,这时候赫敏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原来有这么多魔力,平时总是沾沾自喜自己运用魔咒顺畅,没想到其实只是用了身体的一少部分,而多数的魔力就这么在体内横冲直撞,自己也不管束,怪不得越来越疲惫,还好早早停了瑜伽的冥想,要不然还不知道魔珠能吸收多少魔力呢,不过也幸好有魔珠在,有了这个自己可以用它来控制这些魔力好像也轻松些,这时赫敏不知道跟着那丝清凉魔力运转多少遍才总结出来的窍门。

这边看着赫敏还算聪明的捕捉到自己的魔力,斯内普心里有些安慰,起码能感觉到不属于自己的魔力,说明还是很成功的,接下来就是自己要好好地运用这丝魔力帮助赫敏用身体记住魔力运转路线。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斯内普发现支撑两人的魔法阵光线已经渐渐暗淡,然后消失,斯内普紧张起来,没有魔法阵帮忙来压制赫敏体内活跃的魔力,她自己能控制吗?自己只能把一丝魔力留在她的身体里帮助记忆,压制暴涨的魔力可是要靠自身啊。

不提斯内普这边的担心,赫敏从魔法阵停止运转后明显就感觉体内的魔力比刚才活跃了不止一倍,魔珠周围的魔力仿佛就要脱出魔珠的引力想要自己四散逃跑,本能的知道不能让这些狂暴的魔力四散,赫敏集中精神控制着魔珠,把魔力一点点的拉回原有的轨道。

斯内普现在已经放下魔杖,两人的魔杖已经分开,他有信心只要赫敏能管住自身的魔力,自己留在她体内的那丝魔力就能顺利的完成初步引路的使命,只是看着额头见见冒汗,手握魔杖越来越近的赫敏,斯内普不由得有些担心,但是自己完全帮不上忙。

大约又过去了1个小时左右,斯内普发现赫敏的呼吸日趋平稳,怀里的女孩身体也由刚才的紧绷状态慢慢开始放松,看到这里斯内普不由得呼出胸中憋了多时的那口气,放下心来,也算是过了一道坎,手中的魔杖一挥,就看见赫敏稳稳地向窗边的软榻飘去,顺手把毛毯也盖在半躺在上面的赫敏身上。

做完这些斯内普慢步向办公室走去,自己也要给自己配点药吃了,一直都觉得嗓子里腥甜腥甜的,果然用自己本是不好的身体来负荷过多的魔力也是不明智的,自己这十多年来也没有好好打理自己的身体,这下可好了,身体的一些隐患都爆发出来了。

这边斯内普忍着疼痛给自己配药,而我们的赫敏可算得上最近睡的最舒服一觉,浑身虽说没有力气,但是能清楚的感觉越来越顺畅的魔力流动,围绕在魔珠周围的魔力也越来越紧密没有刚开始那样四散的情况,仿佛全身泡在温水中,浮浮沉沉的,惬意极了。

斯内普一连喝下好几瓶刚才配的和以前就配好的魔药才算止住了不断恶化的伤势,低下头看看喝空了的瓶子,皱皱眉头,看来是要专业人员来给自己看看,自己还是不行。觉得自己已经感觉上舒服很多的斯内普开始坐在办公桌前批改作业,身为教授永远不能摆脱这些巨怪们匪夷所思的论文,他就是不明白明明自己也有过少年时代,哪个时候怎么没觉得作业这么难?难道巫师的血统退化了吗?一边改作业,一边在学生的羊皮纸上喷洒毒液不知不觉间斯内普觉得自己有些饿了,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错过晚饭了,怎么格兰杰还是没有醒来?正在疑惑时,耳聪目明的斯内普听到了卧室微笑的动静,抬脚走了进去。

“那么,现在能不能告诉我格兰杰小姐感觉怎么样了?”斯内普冲着正在揉眼睛的赫敏问到,

“感觉很不错,全身变轻了不少,谢谢先生。”赫敏从软榻上做起来答道;

“很好,出来吧,你还要在我的卧室里面磨蹭多久,你的礼仪。”斯内普看着茫然的赫敏提醒;

“是的,对不起,只是有些不习惯,用麻瓜的话来说好像减肥的感觉。”赫敏有点不好意思,但对自身感觉明显改变的情况还是很好奇;

“看来你还是没有好好领会我说的话,魔药治好了你一直受损的身体,当然会觉得轻松,原来你那两条腿可是成天拖着残破的身体到处乱走。”

“呃,听起来是很严重。”当斯内普说完这些话,赫敏第一反应就是怎么像生化危机里面的僵尸啊,拖着残破的身体乱跑,甩了甩头,跟着先生来到办公室;

“先吃饭,然后我送你回医疗翼,明天我们继续学习魔力运转,别得意的太早,虽然你成功的控制了魔珠,但不表示你能很好的利用它。你体内还有我留下的魔力,明天我会亲自控制那丝魔力让你知道怎样学习,回到医疗翼好好休息,普林斯家族的秘法也不是人人能学的。”斯内普一边把小精灵送来的饭菜用魔法放在桌子上,一边告诫赫敏;

“哦,我会的。”赫敏开始和斯内普一起吃晚餐,边吃边回想,‘这么说明天先生大概和今天一样自身的魔力教我,真是手把手的传功啊,怎么这么像小龙女和杨过再练玉女心经呢,’想到这里赫敏打了个冷颤,让对面的斯内普莫名其妙的瞪了一眼吃饭也走神的赫敏;

‘不过细想起来还真的有点类似,我们也是师徒关系,小龙女年纪大,先生年龄也比我大,人家是找个露天安静场所面对面对掌运功,我们是我靠着先生魔杖相交一起运功,不由自主的赫敏抬头看看对面仿佛面瘫一样的先生,太惊悚了,我看最近自己肯定是想看金庸大侠的着作了,越发的胡思乱想了,先生怎么可能是那个沉默寡言的小龙女,虽说两个人脸部表情都不多,自己也不是那个足智多谋,活泼好动的杨过,肯定是今天太累了,脑子里都出幻觉了,想想自己都觉得囧。’

“我想如果格兰杰小姐太饿的话还是可以再来一份晚餐,但请嘴下留神,那把叉子已经快被你咬变形了。”

斯内普的声音打断了正在为自己越发诡异思维哀悼的赫敏,马上放下叉子;

“我吃好了,先生,如果不打扰的话现在就可以回医疗翼了。”赫敏觉得现在自己要马上上床睡觉,今天的自己太不正常了,竟然在先生面前走神得如此严重,要知道先生是她在霍格沃兹比校长还要崇拜的;

看了眼不在状态的赫敏,斯内普没有再说什么;

“跟上来,明天的时间我会通知你。”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向医疗翼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