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说着,男子的嘴角微微上扬,泛起魅惑的笑,那朱唇含艳,犹如一点桃花殷红,看着着实让人心痒痒。

璃茉心里顿时不由自主的暗自感叹道:这个妖孽。

元珝歌身形一闪便已来到她的面前,修长有力的白玉指尖托着下巴,朱唇轻启,“想本宫了没?”

璃茉淡淡扫了他一眼,接着一本正经道:“你怎么不去陪你的夕颜公主啊?来我这颖月宫干嘛?”

脱口而出的话,让元珝歌不由地一愣,这个口气怎么像打翻了醋坛子一样?

他用似笑非笑的眼看着她,玩味的笑道:“难不成茉儿吃醋了?”

璃茉蓦地打了个寒颤,强忍住眼角的抽搐,怒斥道:“少在这里自作多情了,本小姐会吃醋?哼,要吃也不会吃你的醋!”

元珝歌那双狭长的眼微垂,饶有趣味儿地看着璃茉,阴阳怪气的说道:“茉儿只能是本宫的。”

璃茉听了后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这家伙不但自恋,还这么肉麻。

被他这么一盯,璃茉心里有些发毛,自顾自地给自己到了一杯水,来掩饰自己的心虚。

“本宫也要喝茶。”他眼尾轻轻地向上扬起,凭空添了一丝诱惑。

那悠哉悠哉的模样,差点让璃茉误以为这里其实是他的家。

“......”

心里暗骂一声,璃茉背过了身子,斟上一杯茶递给他,脸上便挂上了送客的表情。

她揉了揉太阳穴说道:“喝完这杯茶就请九皇子殿下离开吧。”

元珝歌嘴角的戏谑更多了几分,他凑近她的脸,悠然道:“本宫要你亲自倒给我喝。”

听到他这么说,璃茉心里一阵怒火,敢情这丫的是来没事找事的。

她拿起桌上的茶壶,重重的放在他的面前,冷冷道:“元珝歌,你到底有完没完!”

瞧着面前小人微怒的模样,元珝歌眉梢一挑,美丽的丹凤眼微微上挑,声音多了一丝阴沉。

“好了,本宫走了便是。”

音未落,人已从屋内消失了,速度快的不可思议,唯留下了一丝淡淡的幽香,渐渐消散在空气中。

看着那扇晃动的梨花木门,璃茉神色微愣,心里多了几分怅然,不知道在想什么。

转眼间,夕阳渐渐接近地平线,霞光从地平线上晕染开来,整片天被染成一片绯红。

朝臣的各家千金小姐都在精心装扮,都想在夕颜公主的接风宴上大出风采。

慕婉柔当然也不例外,她一袭火红色长袍加身,外套一件绯红色流苏纱衣,发鬓上斜插着一支镶珠金簪,耳上那对深红色的玛瑙耳坠更是价值不菲。

此刻她正端坐在梳妆台前,死死地盯着镜中那张精致的容颜,嘴角勾起了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

自从上次柳如卿谋害相府嫡女的事情在整个西陵国传的沸沸扬扬,陵城中的王孙贵胄、公子千金更加嘲笑她,而元霈泽更是对她避如蛇蝎,她想要见他一面都难。

想当初她被誉为陵城第一美人,天之骄女、人中龙凤,多少人曾爱慕着自己?

现如今她就像是墙角边上的一棵野草,任人践踏、嘲笑。

慕婉柔衣袖下的双手紧握,尖锐的指甲狠狠地扎进肉里:不行,她是绝对不会就这样任人宰割的!

她一定要趁今晚这个机会重新俘获太子的心,让所有人都仰望着她、臣服于她,太子妃的位置只能是她一个人的,谁也别妄想从她这里抢走。

南苑内殿,布置精美的房间内——

璃茉静静地望着那轮夕阳,心情犹如打翻了的无味瓶杂交在一起。

“苏叶,替我更衣吧。”她淡声道。

听到自家小姐要去赴宴,苏叶有些焦急地问道,“小姐,你真的要去皇宫参加夕颜公主的接风宴吗?”

“去啊,当然去。”璃茉斩钉截铁地回答,不带任何的迟疑。

“可是,九皇子他......”苏叶苦着脸,她可不想看到自家小姐难过,这也太委屈了吧,居然要去参加情敌的宴会。

“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璃茉不以为然道。

既然已形同陌路,有什么好别扭的?

倘若可以,她真的不愿意去这参加这场接风宴,可这毕竟是皇宫的宴会,既然已经下令每个人都要前去,那她自然也是要去的。

身为相府嫡女,倘若缺席,难免落人口舌,还有可能会让皇上降罪于整个丞相府,她可不想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让父亲为难。

她从柜子中取出件简单素雅的白裙换上,配上一件素淡的白纱衣。

来不及打扮,一头青丝如瀑布般泻下,在这皎洁的月光下显得更加的乌黑亮泽,脸上未施粉黛,却清新出尘。

裙裾上绣着淡粉的点点桃花,清雅脱俗,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湛白。

整个人美丽得就像落入凡尘的仙女,看得两个丫鬟倒抽一口冷气。

一切就绪后,璃茉便匆匆的向相府大门口走去。

待她走到相府门口时,慕婉柔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看到来的人一抹素净的白时,慕婉柔嘲讽一笑,夹枪带棒地道,”怎么,你如此素颜装扮,是赶着奔丧去呢。”

“混账!”慕庭轩冷斥一声,“你这张嘴,是越来越没分寸了!”

慕婉柔青一阵白一阵地瞪着她,不情愿地撇了撇嘴。

璃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缓缓的捋着耳边的一缕秀发,像是看不到她动怒的神色一样,径自登上马车。

大街上,车水马龙,各府的马车都朝着宫门的方向粼粼而去。

夜幕徐徐降临,天际的最后一丝金色光芒也几近消散。

一路摇晃,过了半个时辰左右,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皎洁的月高悬在天幕上,清冷的月光如流水一般,洋洋地洒在大地,将整片皇宫点缀得斑驳陆离。

宫门已经有人候着,璃茉扶着婢女的手下车,一抬头就看到了恢宏的宫殿。

朱红色的大门大敞,门上烫金匾文,书写着:“永宁殿”三个大字。

整个皇宫亮如白昼,一片光彩夺目,好不气派。象征着无上权利与富丽的红墙青瓦之内,被一片漫漫的喜气充斥。

刚踏进宫门,陈公公便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躬身作揖道:“哟,这不是慕小姐吗,奴才给您请安了。”

“陈公公多礼了。”璃茉象征性的福了福身,客套道。

陈公公脸上打迭起一堆的笑容,“慕小姐请随小的来。”

“有劳公公了。”璃茉礼貌地回应,在陈公公的带领下走入御花园中。

御花园内张灯结彩、灯火通明,众人谈笑风生,一时之间,好不热闹。

姹紫嫣红的鲜花竞相争放,空气中弥漫上着一股淡淡的花香,微风吹来,沁人心鼻。

远处精致的亭台楼阁还挂着一盏盏精美的花灯,美轮美奂,令人眼花缭乱、流连忘返。

一阵清风吹过,清澈的静心湖水面如丝绸般滑过泛起层层涟漪。

湖中的锦鲤欢快的游来游去,像舞者般不断的变幻着曼妙的身姿,惹得众人人驻足观看。

宫女们穿梭于花团锦簇的御花园间,各色精致的美味珍馐,瓜果点心和美酒花茶,早已经尽数放置好。

一时之间,高雅奢华的气息弥漫了整个御花园。

这一次为夕颜公主接风,却是极为隆重的,气势排场可以说是空前盛大。

受到帝皇之邀的皇孙贵胄、朝中大臣携着府中女眷而来,看着御花园内这些缤纷烂漫、姿态各异的奇花异草,眼中无不透着艳羡与向往的神色。

贵族千金们更是盛装出席,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

站在姹紫嫣红的鲜花旁边,丝毫不输给这御花园中的百花,显得“人比花娇花无色,花在人前亦黯然。”

各位千金小姐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说笑,她们都想借着今日难得的机会奉迎谄媚,只为博皇孙贵胄一个回眸,从而嫁入皇家。

璃茉的到来,可以说是惊艳了全场。

一袭素白长裙,在四周姹紫嫣红的美人之中显得尤为突兀,格格不入。却无法掩盖住倾世之姿,就像落入凡尘的仙子般不染尘埃。

无视他人的眼光,她默默地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来,鼻尖氤氲着淡淡的玉兰香,让她不由得朝那棵开满花的玉兰树望去。

远远望去,那雪白晶莹的玉兰花仿佛是一只只落在树上停息的白蝴蝶,在这夜色中安静地开放,散发着淡雅的清香,沁人心脾,叫人不知不觉沉湎。

“临窗听雨亦怅愁,横笛斜吹未解忧,信手拈来花几许,自此暗香闺中留。”

想着想着,璃茉心中睹然生出几分烦闷,那个人,今天也会来吧……

满脑子都是他要迎娶夕颜公主的事情,她烦闷地喝下一杯酒,才压下去那些情绪。

就在众人沉醉在鲜花和美酒当中时,忽然,殿门口的太监尖着嗓子唱诺了一句:“夕颜公主到——”

随着一声通报,本是热闹的宴席,却突然间变得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不由得都循声望去。

璃茉原本对这种事情并没有太多的兴趣,却在听到“夕颜公主”几个字的时候不由得怔了一下,也好奇地张望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