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是不是之前笑笑就因为周凌旭生病而操过心啊?”

周雨倩玩着手机,忽然想起来了这么一茬,还记得那次在游乐场遇见了薛皓和吴冰,不就是周凌旭来给她们撑场子打脸那对自称是兄妹的男女的吗?

虽然她对这个和自己一个姓的小伙子印象并不是很深,但是她能看得出来,周凌旭和许笑有多么在乎对方。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吧……”

陈溪溪皱着眉毛在努力回忆来着,但是她爱忘事儿的小脑袋并没有完整的想起来什么。

“二位小姐您们好,这是您们点的餐,以及本店附赠的两块儿小蛋糕。”

“这么好的吗?要是来一个客人你们就送东西,那还不得亏本亏死了?”

眼看着服务员儿小哥把吃的端了上来,周雨倩忍不住说道。

“小姐说笑了,您二位是老板娘特地说了让我照顾的,我可不敢怠慢,请慢用,有什么不满意的再找我哈。”

我的天,这许笑和周凌旭还没有正式公布吧,人家店员连老板娘都叫上了啊……比不过比不过,真是个好男人。

“好了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了,好好享用你的美食吧。”

周雨倩看陈溪溪还在歪着头发愣,不得已用勺子敲了敲她的头,把她也一起拉到了自己的吃货行列。

对,不乱想了,她得赶快吃,吃完早点去找孩子他爸,跟他把孩子的帐一笔一笔的给算清楚了。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像今天这样嘚瑟。

另一头的许笑在路上奔波着,感觉自己快要呼吸不了了。

怎么,原先从怡然咖啡厅到周凌旭家里那短短的几百米的路,今天怎么就跟没有尽头似的走也走不完,她的小脸上写满了焦虑,脑袋里的一百种可能每一种都不是一个好结果,周凌旭,你可千万不能给我有事。

气喘吁吁的到了家门口,许笑使出了全身力气在门口敲了起来,咚咚咚,咚咚咚,一声接着一声,敲到她手掌都开始发红了,里面却没有任何应答。

怎么回事啊……她急的快要哭出来了,不会是像什么小说里那样在厨房割腕了?还是洗澡的时候昏过去了被水淹死了?呸呸呸,怎么能这么想……

不行,许笑看实在没有人理自己,就赶紧掏出了周凌旭曾经给自己配的那把家门钥匙,她得担起拯救周凌旭的重任,不能让他在家里就这么没了。

钥匙一插进去,扭了一圈还是没有打开。

许笑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门被锁上了啊。

那不就代表家里没人,周凌旭出去了吗?

那自己在门口吵吵个什么劲,跟个傻逼一样……

尴尬的把门打开了,路上的人都看着自己好久了,许笑赶紧把自己藏进了门后面,自己刚刚那个样子也太丢脸了吧……

可是,周凌旭不在家,又不在店里,还生病了,他能去哪儿啊?

许笑这才想起来给他打电话,在熟悉的沙发上坐下来之后,她拨通了周凌旭的号码。

嘟了两声之后顺利接通了。

“喂?怎么啦?”

周凌旭的声音听起来很正常啊,好像没有什么不妥。

“没……没怎么,就是问候你一下,不行吗?”

“哈哈,好啊,老婆大人说什么都是对的啊。”

“你别跟我嬉皮笑脸,你现在人在哪呢?”

许笑听不了他笑,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他在强颜欢笑的感觉,可能是店里那个男孩说周凌旭生了病的缘故吧,她现在总是觉得周凌旭是得了什么大病,马上就要不行了的那种大病。

“啊,我现在在买东西呢。怎么了你?听你语气感觉有点不对劲啊怎么回事?”

周凌旭也开始担心起许笑来,这傻丫头怎么说话这么凶巴巴的,一点儿都不像她了啊。

“在哪买东西,我过去找你。”

“别别,我五分钟就到家了,就在家门口这边药店买了一点感冒药,上次生病了本来都好了些,但是你一走马上就不行了,你一走我就开始胡吃海喝,然后越来越严重了。”

周凌旭的语气里透着不少委屈的感觉,听起来像一个小怨妇。

“你要是想见我的话就往我家那个方向走吧,或者你等我一会儿,我去家里把东西给放下来就去接你,好不好呀?”

“别了,我现在就在你家沙发坐着呢,既然你说你五分钟就到家了,那我五分钟内要是在家里见不到你,我跟你说那你就死定了。”

许笑说话带着小孩子的那种“凶狠”,其实是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的,还好他没什么事,是自己大惊小怪了而已。

但是不见到活人她还是有点不放心啊,毕竟之前周凌旭也是这样说的,说自己没事没事了到头来病情还不是照样加重了。

“在我家?好嘞宝贝,那你等我一会儿啊,一会儿就好。保证五分钟之内让你见到一个活蹦乱跳的周凌旭。”

他说完就急匆匆的挂了电话,然后一路小跑从拐弯路口那里的药店跑到了自己家里,接着掏出了钥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不带一丝一毫的犹豫。

这几天气色不好,怕许笑担心,就一直没有去见她,这么看来,她也是很想念自己吧,不然也不会跑大老远进自己家门,还给自己打电话的啊。

许笑听见了开门声,自己那颗心忽然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就快要见到他了,稍微整理一下仪容吧。

哎,我这个裙子上什么时候沾上了红色的东西,是不是刚刚不小心在咖啡厅蹭上的。许笑有点儿着急,伸手就去扣那一小块儿红色的污渍,脖子拧巴着,面容显得有些着急。

周凌旭一开门,就看见许笑安稳的站在门口,然后撩起了裙摆,露出了半截大腿。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这么诱人的吗……

他放下了东西,从许笑手里扯过那半截裙子,“怎么啦?”

又是这种语气,许笑听了少女心简直要蹦出来了,一个特别帅特别帅的男孩子站在自己面前,还比自己年轻,然后用一种巨宠溺的语气和自己说话,真的,让人受不了!

“我我我,没什么,就是裙子上沾了点脏东西,没弄掉……”

“脏东西?我看看。”

周凌旭一听有脏东西,那居家好男人的性格就冒出来了。

“这就是普通的蛋糕奶油弄上去了,没事的,很简单,洗一下就好了。”

他把许笑牵到了一个房间里,“和你正式见面以后啊,我每次逛商场啊逛街啊,看到适合你风格的衣服都直接买的,你这个丫头还真不要我操心,每次我买衣服都买的XS,哈哈哈,快快挑一件,看有没有你喜欢的,顺便我给你把你衣服给洗了。”

看着这衣柜里的衣服,从春天的到夏天的,都快满出来了。

“你,你怎么买了这么多。”

“哎呀你别问那些有的没的了,快挑挑嘛……还是说我买的这些你都不喜欢啊……”

“没有啊,”许笑笑了,这小子还真的是比自己还容易乱想,“我喜欢,这不是在挑呢嘛。”

她不知怎么的,忽然又想到了薛皓,想起来了他给自己准备的那条漏肩裙子,虽然好看,但是似乎,薛皓从来没有给过自己任何选择的机会,永远都是他认为怎么样就应该怎么样,所有人都应该按照他的规划来。

许笑在衣柜里摸索着,最后拿出来了一条浅蓝色的连衣裙。荷叶边的设计让这件衣服又多了几分淑女的风格,穿上去应该很好看吧。

“对了,”许笑拿着衣服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你真的只是感冒加重了吗?我怎么听你店员描述的,你生的病很严重呢?”

“真的呀,真的只是加重了一些而已,你别听他们瞎说……”

周凌旭想了一下,“所以你是,先去店里找我,然后找不到,又跑到我家里来的吗?”

许笑点点头。

先去了店里,找不到又跑到了这儿……

“你已经,这么在乎我了的吗?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乎我的对吧?”

当然在乎啊,这个傻缺,许笑拿手敲了敲他的头。

周凌旭紧紧的环住了许笑的腰,“谢谢你怎么在乎我……我很开心……”

“刚刚是谁跟你说我出事的,是不是不想干了,快跟我说是谁,我要打他一顿,”他说着,作势就把手给伸出来了,“哦不对,好像是我不想去上班,这样给他们请假来着……”

噗嗤,搞了半天还是自己弄出来的乌龙,许笑转过身来也稍微抱了周凌旭一下,然后很快的松开了,“好啦,你别跟我在这皮了,你没事就好,快快我换衣服啦,你出去一下。”

她说着就把周凌旭往门外推,然后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开始试起了新衣服。

浅蓝色的衣服有种海洋的感觉,好像一下子就扫清了夏天的热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种感觉,好自由。

……

不瞎想了,许笑拿着脏衣服出了门,这才一会儿怎么就又见不到周凌旭人了。

还穿着高跟鞋的许笑从楼梯上一瘸一拐的跑下来了,哎,又是虚惊一场,还好还好,那货好好的在厨房里待着呢,估计是在给自己弄吃的吧。

不过让一个病号给自己做饭,她有点过意不去。

“起来,我来做吧,你这个病号就别沾油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