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笑和叶涉三三两两的没说上几句话,就到了她宿舍楼下。

“好啦,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啊笑笑姐。”

叶涉的脸上带着阳光的笑,即便是夜晚也闪耀着一种自信的光芒。

许笑点点头,在他的目光中上了楼。

刚踏上阶梯没多久,薛皓的手机就响了。许笑掏出来一看,是沈盛发过来的一条消息。

“老薛,游乐场已经布置好了,明天我们就开始试营业了。”

游乐场。

这应当是个熟悉又陌生的名词了吧,原以为那会是一个充满美好回忆,象征着她开启新生活的一个地方,但是现在看来,根本都是狗屁,她把郑清明埋葬在那里了,把自己的青春埋葬在那里了,到头来换来的却是薛皓的离开。

呵,想来自己还真是可笑,这么多年来自己都没有动情,好不容易遇见一个爱的人,到头来却被无情的抛弃了啊……

听说女生被人伤过之后,就会变得挑剔,而男生被人伤过之后,就会变得随便,现在许笑是觉得,薛皓是不是之前被哪个女孩子伤过心,不然怎么会把自己当成一个物品一样丢来丢去,想要的话再捡回来呢……

或许自己只是在他寂寞的时候恰巧出现了而已吧。

今天下午,可把她给吓死了,还好自己醒得快,要是继续昏下去,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呢……

许笑甚至萌生了一种自己被抬到薛家,就是因为薛皓想睡自己而已……

不过现在自己也释怀了,男人嘛,在意那么多干嘛,毕竟大街上到处都是男人,比薛皓疼自己的多得是,周凌旭不就是明摆着的嘛。

这两天新版《泡沫之夏》播出的时候,许笑还和剧里边儿的尹夏沫好好对比了一下,莫名有一种自己就像尹夏沫的感觉,虽然没有夏沫她海藻般的长发,也没有欧辰的绿色发带,但是自己现在的处境,就像是小说里写的那样,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什么时候她才能创出属于自己的那片天呢?什么时候,才能不被六叔说配不上薛皓呢。

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业不是吗?这样才不会被人牵着鼻子走。

不知道薛皓的密码,许笑也没办法回沈盛的消息,于是干脆就不回了,揣兜里算了。这些个破事儿她也是不想再管了。

“笑笑回来啦!”

每周一次的节目,今天是可以休息的,所以回到了寝室,许笑也没什么事情要做,她便还在思索着怎么去把那个小视频给传上去,估计还得找到何纪翔让他给自己再发一份视频资料过来。

一进门就被陈溪溪的声音给吓到了,“是啊我回来啦,你怎么回事儿啊,兴奋什么……”

按理说溪溪这样傻不拉几莫名兴奋的样子是很正常的,但是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许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老沈跟我说游乐场明天就试营业啦!”

果然,果然是要提这件事。

“嗯,然后呢?”

“然后我们一起去玩啊,你听我说,明天咱们几个把所有活动所有事情都给推了好不好,我都好久没有去游乐场玩过啦。”

周雨倩晾了衣服,从阳台擦着手进来了,“许笑,你这次可别给我推脱了啊,我们三个都好久没有聚在一起好好玩一次了,现在这个时候,大家都忙,很难有聚在一起的时候啊……”

唉,说的也是,挺有道理的,不过,“你说我过去干嘛,你有沈盛,你有大松,到时候我一个人玩?”

许笑越想越可悲,现在自己已经沦落到单身狗看别人秀恩爱的地步了吗?

唉,以前还有溪溪陪自己吐槽大松对雨倩怎样怎样好了,什么时候吵个架了还一起庆幸过自己单身不用为这些个事情担心难过什么的。

现在好了,宿舍一共三个人,两个都有了对象,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孤苦伶仃胆小卑微,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哦。

“哎呀,你在为这个事情担心啊,不用担心不用担心,我们到时候不带那几个臭男人不就好了,我们三个一起玩嘛,好不好好不好嘛。”

陈溪溪使出了无敌撒娇术,把许笑给整的有点儿受不了。

“好好好,我是怕了你了,明天和你们一起去好了吧。”

许笑说的很无奈,但表情是笑着的,溪溪撒起娇来就像是个孩子一样,永远没有长大的时候。

“嘿嘿嘿,这样才对嘛。来为我们明天的寝室活动干一杯。”

也不知道周雨倩从什么地方摸出来了几罐啤酒,摆在了桌上。

“都给我喝啊,不喝我就要家法伺候了……”

……

第二天。

“快点儿的,都起床啦。”

一大清早陈溪溪就叫起了许笑和周雨倩。

“哎呦我的小祖宗,知道啦知道啦,我这就起。”

许笑也不再磨蹭,一个翻身下了床,看了一下外面的天气,好像还不错,多云,也不是很晒。

“哎,你们还记不记得,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个二个都矜持的不成样子,给个吃的都还说谢谢说半天,现在呢,咱们都成三个小疯子了,一点儿都没有了当初的样子,是不是啊……”周雨倩一边在穿衣服一边说道,接着看向了正在啃苹果的陈溪溪,“特别是你,溪溪,哎笑笑我跟你说,最开始你还没来学校报道的时候,不是只有我和她嘛,然后她整个人就特别扭捏,我扔块儿糖她还半天不敢接,你看看她现在,二愣子一个。”

周雨倩说的许笑和陈溪溪都笑个不停,是啊,那都是四年之前的事情了,时间过的可真快啊,不知道毕业了之后还有没有机会能聚在一起了……

许笑记得,不是有首歌似乎是这么唱的嘛,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现在已经是四五月份了,再有个几天,她们就得收拾东西走人了。

这几年的笑与泪,或许时间都知道吧。

“好啦,你就别给我煽情了,我看咱们宿舍三个人,就你天天屁话最多,快快都别磨叽了,起来打扮了。”

虽说这不是什么相亲大会,只是一次普通的出游。但是她们三个都拿出了看家本领:化妆术。又是描眉又是化眼,一个二个的都比平常美艳。

“莫西莫西?”

陈溪溪的手机铃声忽的响了起来,一看是沈盛,便很开心的接了起来。

“喂溪溪啊,今天游乐场试营业,我带你去玩呀。”

“带我去?不了不了,我和笑笑雨倩一起去,你就去忙吧,今天试营业应该很忙吧?”

“哦,和她们两一起啊,那好吧好吧,你们几个小姑娘注意安全啊,今天人多,不要走丢了啊,人一多了你们三个可千万别走散了啊。我一有空就去找你,给你拎包啊,捶肩啊,然后来个亲亲啊……”

“哎,行了行了啊,我公放的,你别瞎说好吗?”

在那两个人的哎呦声中陈溪溪通红着脸挂了电话,这臭男人怎么回事儿,这么没有眼力见儿。

“我跟你说,经过上一次吵架,我是发觉沈盛这小子是越来越上道了,改天咱两撺掇他请我们吃顿好的啊,你说对不对啊笑笑。”

周雨倩故意把这几句话说的很大声,生怕陈溪溪听不见一样。她笑着答应了,但实际上说来沈盛一直是个大忙人,连陪自己的时间都很少,又怎么能抽出时间请她们吃饭呢。都说沈盛在那次吵架后变乖了许多,但是还是很忙啊,她并没有感觉到电话那头的男人对自己的爱多了几分。如果是许笑的话,可能会对沈盛改观,毕竟许笑一直希望的是她的爱情能有仪式感,要是她的男朋友能摆出上次沈盛给自己道歉的那么个大阵势,那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为爱情奋不顾身。

但是自己不同啊,爱情对自己来说,需要更多的是陪伴,而不是那些大而空的东西……

乘车到了游乐场门口,陈溪溪在买票处和那个身高表对比了一下,155一下半票,可惜了自己身高158,差一点点。

“还记得你刚来的时候,学校体检你是153来着,四年了没想到你还真是长高了,都快一米六了。”

几个人经过一番调侃,打打闹闹的进了游乐场,陈溪溪看着门票上的路线,直接跑去了旋转木马那里。

“真是幼稚鬼,走,雨倩我们去坐过山车。”

许笑二话不说直接把周雨倩给拖走了,“溪溪,到时候电话联系啊。”

陈溪溪比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心满意足的去旋转木马那里排队。

今天真是太开心了,她想着,然后四处张望着,不久在人群中发现了一个高大帅气,带着墨镜的身影,在这里还真是能发现不少养眼的帅哥美女啊。只见那帅气的小哥哥手里拿着两个冰淇淋,走向了一个小姐姐的身边。

看那个小姐姐的背影,一定是个很漂亮很有气质的女孩子。

但是当那个女生转过身来的时候,陈溪溪傻眼了,这,难怪说似曾相识,这不是吴冰吗?

然后再转眼的时候,她瞧见那男孩子摘下了墨镜,那脸庞,握草,她一下子没忍住骂了出来,那是薛皓啊……

虽然没有和薛皓见过几次,但是倒是在网上看过他不少照片啊,何况长这么好看,让人一眼就记住了啊……

可是,他们两又是怎么凑到一起的啊……

第一次见吴冰,是在餐厅,第二次见吴冰,是在剧院,第三次,她居然直接跟薛皓勾搭上了?

这女人到底是有什么魔力?之前吸引了沈盛不说,这次连笑笑的男人都弄到手了……

不行,她也不管自己想不想玩儿了,她觉得得跟好这两个人,然后把详细情况汇报给许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