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慕言走出房间后,发现是一条很大的拉布拉多犬,更可爱的是,他的身后还有两条小崽子,正在跟随着自己的母亲围着梁辰逸在雪地里转圈玩耍。

“洛洛,真乖!我也很想你呀!”梁辰逸抱着大一点狗狗,抚摸着他柔顺的毛发,两只小狗狗也趴在梁辰逸的腿上不停的摇着小尾巴,样子可爱的很。

简慕言被眼前的萌犬们“吸粉”了,她跑到梁辰逸身边,蹲下来,摸了摸洛洛的耳朵,洛洛一点都不认生,还亲昵的蹭了蹭简慕言的胳膊。两只小狗狗也来到了简慕言的身边,使劲的伸出前爪想够到简慕言的膝盖,简慕言被眼前聪明的小狗狗萌化了。

简慕言正想开口问,听到坐在面前的梁辰逸开口向他介绍这新来的小伙伴们。

“洛洛的家是前方那栋楼里的。”简慕言顺着梁辰逸手指的方向,看到前方果然有一栋小别墅,只是因为这周围都是年代比较久远的参天大树,还有积到膝盖的雪,房顶和树干上都盖上了厚厚的雪毯,整个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来人首先被吸引的就是这唯美的盛景,哪还注意到在下坡处看似被雪掩埋的小房子。

“那里住的是梁奶奶,以前每次回来还有梁爷爷也在,梁奶奶梁爷爷和我爷爷奶奶以前都是这个村子里的,他们做了一辈子的邻居,更准确的说,他们是一辈子的亲人。我爷爷奶奶走得早,梁爷爷和梁奶奶就相当于我的爷爷奶奶。”

“梁爷爷和梁奶奶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女儿定居在国外,儿子一家人住在城里,家里只剩下两个老人还有狗。”

“那两位老人为什么不和儿子住在城里,住在这里多孤单啊!”

“因为他们更喜欢住在这里,他们说,城里的车太多,楼太高,还有太嘈杂,他们还是喜欢在这里生活,有时候习惯真的可以成为一种信仰,习惯了就不会接受和自己信仰冲突的事物。”

“梁爷爷喜欢下棋,每次我和爸爸回来,梁爷爷总会拉着我和爸爸去他家下棋,梁奶奶便会教我妈妈织毛衣做家传的好菜,所以我妈妈的厨艺好,绝大多数的功劳就归于梁奶奶了;只是……去年,梁爷爷患病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只剩下梁奶奶一个人生活在这里了……梁奶奶还是不愿意离开这里,因为这里有她的家,还有她与梁爷爷相爱一辈子的记忆……”

“梁爷爷临走前,说把他就葬在房子对面的那个坡上,他想一直守望者这里,而梁奶奶也会每天在院子里面朝那个坡坐一会,独自和梁爷爷说着话,一块守着这片土地……”

“真好!很羡慕他们那个年代那样的爱情……一生陪着一个人,然后就是一辈子……”

“是啊,洛洛是在梁爷爷走后生下的两只小狗狗,梁奶奶给他们取名字为棋棋和念念,这名字你应该也能想来是什么意思。”

“棋棋是指梁爷爷喜欢下的棋,念念是她想念梁爷爷,所以都寄托着梁奶奶对梁爷爷的爱和思念吧!”简慕言抱起了其中一只比较活泼的小狗狗,帮它梳理着毛发。看着它舒服的闭上眼睛,笑着问梁辰逸:

“这只我猜是棋棋!对不对?”

“对呀,你怎么知道?”

“凭感觉吧!想念是一种安静的心里状态,应该是比较安静的那只,而这只比较活泼的应该就是棋棋,代表下棋时的梁爷爷的内心应该是很有趣的人……反正……我就是凭感觉瞎猜的,哈哈哈!”

“洛洛平时下午的时候喜欢跟在梁奶奶身后散步,看山看水;但是中午的时候,梁奶奶会午休一会,而现在是快一点,估计梁奶奶已经开始午休了,狗的嗅觉和听觉总是异于常人,我们每次回来的时候,它都会准时上来串门报道,哈哈哈!”

“哈哈哈,真可爱!”

简慕言趁着梁辰逸回去拿狗粮的时候,将胖胖的哆啦A梦手套重新戴好,然后捧起脚下厚厚的一团雪,使劲的揉成雪球,将雪球藏在身后,然后摸了摸洛洛的头,悄悄的对它说:“不许告状哦!”

当梁辰逸出来放下狗粮转身时,一团雪球迎面而来,正中梁辰逸额脖子,冷的梁辰逸叫出了声,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洛洛便跑了过来使劲的拽着他的裤腿,让他向前走,梁辰逸知道一定是简慕言在搞乱,但是看破不说破,还是乖乖的跟着洛洛向前走去,面前空无一人,简慕言呢?

“慕言?你去哪了?”梁辰逸用余光看到身后缓缓靠近的身影,但还是假装找不到简慕言,一边喊着,一边快速弯腰抓起脚下的一团雪就转身投向后方,果然只听见简慕言“啊”的一身,果然砸中了。

简慕言将手里早已准备好的的几个雪团使劲的砸向站在对面的梁辰逸,梁辰逸也不甘示弱,不断地回砸着,洛洛带着两只小狗来回不断的在雪球间追逐玩耍,并且奇怪的是,洛洛每次只接着梁辰逸砸向简慕言的雪球,而不会去接简慕言砸向梁辰逸的,这就让梁辰逸心里泛酸,和自己相处几年的时间,竟顶不上和简慕言相处的那几小时。

中午的阳光照在白茫茫的世界里,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天地连成一线,温暖着,也快乐着,模糊的边界里,粉色和黑色的身影相互追逐打闹着,细碎的脚印里,还印着几串大小不一的梅花印,点缀着这世界的一角;这段记忆辗转在流年里,这里的雪记得;这里的树枝也记得;这里的阳光也记得;而曾经在这里的人,被这段甜蜜的记忆不断的拉扯着,模糊的边界,谁也看不清未来会是什么样的遇见!

“慕言!如果……让你像梁奶奶一样在这里生活一辈子,享受着这里的一草一木,还有孤寂与安静,你愿意吗?”玩累了躺在雪地里的贪婪的呼吸着这新鲜的空气,浓密的睫毛是上结了一层雾气,白皙的脸庞也因为奔跑稍泛红晕,褪去往日的冷漠与坚毅,阳光照在这张温柔而又帅气的脸上,更加的耀眼夺目。

他侧过头看着躺在大狗旁边的简慕言,简慕言怀里抱着棋棋,正在给棋棋梳理着毛发,迷人的小酒窝治愈而温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纯粹而美好的女孩与这雪融为一体,舍不得从她身上移开目光,多么希望时间就这样停驻,定格这人间最美的画面。

“如果,我能遇到像梁爷爷一样的人,或许我也愿意在这里陪一人终老,看这个世界的花开花落;冬季下雪了,一起在雪地里奔跑,他拉着我的手,我跟随着他的脚步,等到了垂暮之年,跑不动了,就一直手牵着手走啊走,身后跟着狗狗,还有猫……唔……”

整个世界仿佛都静止了,就连一直卧倒在躺着的两个人中间的洛洛也不知道哪去了;整个身体僵硬成冰块一样,简慕言只感觉自己现在被束缚在一个有力的怀抱里,未尽的语声被淹没在一个清浅的吻里,满含情义的悸动,让简慕言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她就这样呆呆的靠在那个人的怀里,呼吸都不敢出声……

“我愿意成为你世界里的那个人!你愿意吗?”梁辰逸修长白皙的双手温柔的抬起简慕言的下巴,她羞涩而紧张的不敢睁开双眼看他,当他俊美的脸庞再次缓缓的靠近简慕言时,他看到简慕言眼角滑落的泪水……

“辰逸!你知道……我一直喜欢你吗?从高中时候……”简慕言缓缓的睁开满含泪水的双眼,模糊的视线,还是能看清面前那张近在咫尺的帅气脸庞。

“知道!但是……不敢承认!”梁辰逸将怀里的人拥的更紧了,手轻轻的抚掉怀中人眼角温润的泪水。

“慕言,以后……让我陪在你身边好吗?我喜欢你!”

“好!”简慕言看着梁辰逸的眼睛,认真而深情的回答着梁辰逸的问题。这个问题对于后来的她来说,或许成为了一辈子最后悔的决定,她对于他来说,真的就是一场劫难!而他也常常成为她半夜惊醒的梦魇!

两个灵魂以天地为鉴,就这样拥抱在漫天的空白中,一起看着这个属于他们的秘密童话世界!

下午两点多,梁辰逸从厨房里端出了他精心做的饭,简慕言正在看电视,腿上躺着棋棋,怀里抱着念念,洛洛正卧在她的身旁也在“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当闻到饭菜的香味,它便立刻起身跑到梁辰逸身边,眼巴巴的看着他手里的菜直流口水。

“慕言,吃完饭我们去看一下梁奶奶。”梁辰逸一边给简慕言碗里夹着千页豆腐,一边对正在给洛洛夹肉吃的简慕言说道。

“好呀,我也想见见这位梁奶奶,她一定是一位很好的奶奶。”简慕言从来没听说过梁辰逸竟然会做饭,而且做得饭和他妈妈有一拼,面前的千页豆腐瞬间就被她吃完了,她都有一些不好意思。

梁辰逸的表白对于她来说可能是措手不及,但又在意料之内,因为喜欢一个人是无法掩饰的,就像全世界都知道她喜欢梁辰逸一样;而梁辰逸对于她的喜欢,自从放寒假后她也能感觉到,只是,她没想到……幸福来得太突然!她的大脑还沉浸在雪地的告白中,觉得自己像掉进了充满棉花糖的童话里,原来……童话也不完全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