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丘狐狸洞中。

所有人都神色凝重,都在想不知道怎么和凤九说东华帝君退婚的事情。

“折颜呢?折颜怎么还不来!”狐帝白止气急了,要叫折颜陪着自己去找东华帝君讨说法。正在说着只见凤九从狐狸洞外走来......

狐后走上去拉住凤九“小九,你和东华帝君到底怎么回事?帝君刚才来退婚。”

“与帝君无关,是小九暂时还不想嫁。”凤九幽幽的说。

“什么?”狐帝白止所有的人又被挨了一记重磅。看着凤九又想起东华帝君一人一个说辞给懵了。

“我还没想好......让我好好想想......”凤九走向自己的寝殿。

所有人哑然,互相看着,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第二日,东华帝君将头发用往日的金冠束了起来,换上一身白衣离开了太晨宫来到了昆仑虚。只见折颜在,在他的意料中。却没想到夜华也在,不觉有些惊讶。只听墨渊说:“帝君,夜华已经猜到了五六分,昨夜便来我这询问,帝君还是自己与他说罢!我这胞弟心思细腻缜密,瞒不住的。”

夜华走到东华帝君面前,躬身一揖:“帝君以命护苍生,请受夜华一拜。”

东华帝君表情淡然的抬了抬手免去了礼:“夜华,此事还是待我进了妙义慧明镜让墨渊再与你细说吧,此事不可让白浅知道,更不可让九儿知道,你应该知晓事情的严重性。”

“夜华知道,兄长一人执掌妙义慧明镜颇为伤神,且我怕节外生枝,我就住在九这重天,可方便行事愿助兄长守住。请帝君允许。”

“也罢,妙义慧明镜置于上清境中,合你二人之力,应该可以镇守住。折颜,你的伏羲琴可否解开封印了?”

“已经解开,今日帝君便要进那妙义慧明镜,我会在帝君仙身处为帝君奏上一曲,以保帝君元神安宁进入那妙义慧明镜。”

三人看着东华帝君神色颇为伤感无奈,彼此的眼神都充满着悲戚之情......

“我已在妙义慧明镜外布下了星空结界,此次与妖尊一战本君极有可能入魔,如若你们看到我的元神为赤红色出了那妙义慧明镜,一定要寂灭我的元神。切记.....不可违背本君的法旨。本君所掌的一切籍录,全部由夜华接管,不论我将来是否回来,所定的仙神律法、六界生死一切都按本君所在时执行。”

“是。谨遵帝君法喻.....”三人伤感的应道。

“那现在就去昆仑虚谷底吧......”东华帝君坚定不移的向昆仑虚谷飞身而去。

昆仑虚谷底,一张极为朴素的青石台上,东华帝君慢慢的躺了下去,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只听折颜抚上伏羲琴,琴音似流水般响了起来,琴音响彻九霄之外,四海八荒均隐隐的听到了琴声......只见东华帝君胸口升起了一个金色发光的元神,在昆仑虚谷底转了数圈最后环绕着谷底的龙气伴随着伏羲琴的琴音向九重天上清境以光一样的速度冲去。墨渊迅速在东华帝君现身周围布上法印结界,一层又一层的加固着。夜华急忙化身为黑龙之身追着东华帝君的元神急速向九重天上清境飞去。

白真在十里桃林没寻到折颜,却隐隐听到琴音,颇为吃惊。不一会又看到一个金色的元神向九重天冲去,紧接着又看到夜华的真身,更为震惊。心想着:“难道出事了?折颜的伏羲琴已经封印几十万年,如今却解封,一定是出大事了。”白真仰望着苍穹。

当东华帝君的元神冲进上清境入了妙义慧明镜中时,只见九重天仙气大为震动,所有仙品的神仙、仙官、仙娥、仙将明确感觉到了震动,差点站着摔倒在地上,却不知发生了何事。紧接着又看见天君黑龙真身在九重天之上盘旋了一圈悲鸣一声,转而向上清境飞去。司命站在太晨宫外感受到了震动又听到了夜华的一声悲鸣之声痛哭流涕地缓缓跪下悲戚的自语道:“帝君.......”

夜华站在妙义慧明镜面前,看到了帝君布下的星光结界,此结界只有帝君能够自由进出,隐约见到那袭瀑布内金光与一团污浊之气缠斗着。夜华静观了几个时辰见无大碍,当即转身离去。“刚才动静太大,要安抚所有人,不能泄露了帝君的用意。”夜华想着回到了天宫的大殿之上。

妙义慧明镜内,东华帝君显出元神幻影,彻去了三十六道金罡阵,只见浓浓的三毒之息向他涌来,三毒之息中款款走来一位妖艳的女子,媚笑着看着东华帝君说道“东华帝君,你到底还是来了.....奴家乃这镜中妖尊渺落,见过东华帝君。”说罢只见渺落将手搭在了东华帝君的肩上。东华帝君意念一动,苍何已出。渺落妖娆的一避,站在了东华帝君五步开外。只见东华帝君双眼紧闭,感受着周围三毒之息的流动。“帝君,你又何苦,你即已入了这万丈红尘,不如与我双修.....我渺落能看到帝君的内心,你想要的是什么......”说罢渺落看着坐下打坐的东华帝君,走到东华帝君面前,用力拉开了东华帝君衣襟,只见心口上一条伤口赫然显现。东华帝君缓缓睁开眼睛,伸手就是一个法诀打向渺落。“渺落,你即能知晓我的内心,那你就应该清楚我是不会让你出这妙义慧明镜的,以免为祸苍生。”渺落假意捂着心口道妖媚的道:“那你是准备与我在这镜中长相厮守了?”

“不,我是来杀你的。”东华帝君眼中杀机尽显。

“哈哈哈哈哈.......杀我?我本气息所化,这镜中三毒气息流动且无处不在,你怎么杀我?你不是喜欢那个红衣女子吗?这有何难。”说罢渺落又幻化成了凤九的样子出现在东华帝君的面前。只见东华帝君手执苍何站了起来,冷冷的说:“你,不是她。”说罢与幻化成凤九的渺落缠斗了起来。

凤九在狐狸洞自己的寝殿一睡就是一个多月,独自沉浸在情殇中,对于外面发生了什么丝毫不知,东华帝君再也没有来过青丘,她也不愿意上九重天,只想让自己安静的独处。

白真在十里桃林追问折颜当日看到的事情,折颜摇摇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一字未说。白真看着伤感的折颜也不再追问,因为折颜不想说的事,没人能逼他说。“小九最近还好吧?”

“还好,似乎还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不过她已经不喝酒了,也不上九重天了.......”白真缓缓的说道。

“那就好,酒喝多了伤身,不喝也好”。折颜看着桃林的上空说道。一个多月来,他与墨渊时刻关注着天上的星象。

九重天上,夜华胡编了一个理由什么昔日东海瀛洲又出现了四大凶兽,他亲自化身为黑龙真身前去降服等等,把那日仙界震动、自己化身龙身之事搪塞了过去。但是每日都会亲自去上清境查看妙义慧明镜的状况。

墨渊静静的立于昆仑虚,仰望满天繁星,静待着.......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的过去着。

“东华帝君,你已与我缠斗数月,你杀不了我的.......而你已经受三毒之息侵蚀,法力已耗损了大半.....即将入魔...哈哈哈哈......”渺落狂笑道。

“是吗?那你可知本君入魔是何样?”东华帝君不紧不慢的说道。

“没见过,到想见识见识。不过我知道,你如果在这镜中入魔,你这几十万载的修为将毁于一旦。你心中还挂念着那女子,你舍得与我同归于尽吗?”渺落挑衅的看着东华帝君。

“舍得。”只见东华帝君缓缓的站了起来,周身的仙泽已经开始改变,赤红色的仙泽环绕着东华帝君半身,一只眼睛的瞳孔开始变成血红...而另外半身则是白色的仙泽,正常的眼睛。.渺落一看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往妙义慧明镜外逃去。却见东华帝君快她一步站在了境口召唤了全身仙魔之力向渺落冲去。“东华帝君,你居然分裂元神与我同归于尽!”渺落看着面前的这个人

“不错!我以魔之元神伏你,以仙之元神净化这镜内所有的三毒之息。境外我已设下星光结界,即使你逃出这镜,我也将与你在结界内同归于尽!”东华帝君手捏法诀,只见天上一颗颗繁星迅速坠入上清境星光结界。仙之元神随即如玻璃般碎裂在妙义慧明镜中,将三毒之息逐一净化。渺落看着净化的三毒之息心想“不能再留在镜中,否则我也会被净化。”

说着奋力冲出了妙义慧明镜,却冲不出这星光结界,却见东华帝君另一半魔元已将她全身包围,一点一点撕裂着她的本尊,每撕裂一次,魔元便消失一分,直至渺落与东华帝君的魔元同时消失.....

当夜华、墨渊、折颜看到天上繁星坠落的时候已知不妙,纷纷赶到了上清境,却见到了在星光结界中最后这一幕,东华帝君的元神已经消散,星光结界也随着帝君元神消散而消失,于此同时,苍穹之中东边帝星之光慢慢暗下......直至陨落.......墨渊、折颜二人克制住悲伤之情,缓缓坐下口中自言自语道:“帝君......”夜华则跪下对着妙义慧明镜叩了三拜。折颜幻出伏羲琴,拨动着琴弦,琴音无限凄凉悲戚.....在九重天彻响着......

所有神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听到琴音的悲戚都忍不住泪流满面......

四海八荒无数人目睹了万星坠落的情景,却不知为何事。凤九躺在梨花树上也看到了这一番景象,当天空最后一颗星坠落的时候她戴着的凤舞九天的戒指散发出了金色的光泽最后随之黯淡下去。凤九心里莫名的一慌,飞上了九重天找到了白浅。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小九.....你姑父最近几个月鲜少回洗梧宫,似乎在忙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也不便打扰他。”白浅看着凤九说道。

“那帝君呢?帝君在太晨宫吗?”凤九看着白浅。

“帝君帝君在与你退婚第二日便离开了太晨宫,听说是归隐了,从此不再问世事。想来是你拒绝嫁他对他有所打击吧!(白浅后来回青丘得知是凤九拒嫁)如今太晨宫已经不是以前那般模样,九重天上的所有的佛铃树已经枯死.......”白浅也是一脸疑惑。

凤九苍白的脸阴晴不定。

“也不知为何,折颜解封了伏羲琴,今日万星坠落后我又听到了折颜凄惨悲凉的伏羲琴声。”白浅继续一脸想不通的说道。

“小九,我这两天才知道当初东华帝君娶姬蘅是怎么回事,乃至后来帝君差点为你差点入魔而引发了一场神魔大战的来龙去脉.....你若想听,坐下我讲与你听。”白浅看着脸色苍白的凤九,将她拉在身旁坐下细细的叙说了当时的情况.....

“当时你喝了忘情水跳诛仙台受沧夷神君的定元珠护体,所以丝毫未伤坠在离林茶树上沉睡,自然不知道这些事,而帝君则嘱咐我们不可说起。你为帝君断尾,帝君确实来看过你与你独处,之前你飞升上仙帝君也来过,你现在身上的尾巴不是什么假尾,而是你的真尾,帝君找来接骨木让折颜给你接上的.....那些都不是梦.......帝君其实爱你之深,只是我们忽略了很多事情,无法揣测帝君的心思。所以很多时候一直都在误会他......”白浅看着身边浑身发抖默默流泪的凤九将她拥在怀中“小九,别伤心了......如果你要找帝君,去问问折颜或者我师父,他们或许知道.....”

凤九擦了擦眼泪,眼神空洞异常冷静的不说一句话,独自向洗梧宫外走去,正好碰上回来的夜华,一见夜华马上拉住夜华的衣服:“帝君呢?告诉我帝君在哪?”

夜华看着凤九空洞的眼神大惊:“小九,你怎么了?”

只见凤九依然重复的问道“帝君呢?告诉我帝君在哪?”白浅走向前来看着眼神涣散的凤九心想不妙,只见凤九又拉着白浅问道:“帝君呢?告诉我帝君在哪?”说罢又看见白浅的侍女奈奈,又冲上去抓着奈奈问:“帝君呢?告诉我帝君在哪?”夜华一看情形不对,马上走到凤九身边:“走,我带你去找帝君,他在十里桃林。”夜华给白浅使了一个眼色,白浅会意,带着凤九来到了十里桃林找到了折颜。只见凤九见到折颜又冲上去抓着折颜重复的问:“帝君呢?告诉我帝君在哪?”折颜看着凤九的神情皱了皱眉,给凤九把起了脉。不把脉还好,一把脉原来凤九已经有孕将近八个月,九尾狐一族三年才孕育一胎,异于常人,所以不易发现。折颜看着眼神涣散的九,想到凤九与东华帝君的过往便断定凤九怀的是东华帝君的子嗣,心里寻思着一定要为东华保住这点血脉,一定要让凤九尽快恢复神志,如果凤九持续神智不恢复,对她腹中胎儿极为不利。折颜大致和白浅说了凤九的情况,白浅吃惊的看着凤九“你快去昆仑虚找你师傅墨渊讨要还魂草,将凤九怀有东华帝君的骨血之事告知你师傅,小九必须尽快恢复,不能拖,他定当会以还魂草相助。”

“还魂草?”白浅看着折颜。

“是,你快去取来。记住我刚才和你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告诉你师傅。”折颜神情凝重的对白浅说道。

“好,我现在就去。”白浅知道此草,乃是昆仑虚的神草,这四海八荒只此一棵,可与神芝草相媲美,但是使用起来却没有神之草麻烦。

白浅到了昆仑虚找到了师傅墨渊上神,将折颜的原话告知了墨渊,只见墨渊眼睛闪出喜极而泣的泪花没有丝毫犹豫便去采了还魂草与白浅一同回到了十里桃林。墨渊将还魂草交于折颜,紧紧握住折颜的手说道“一定要替他保住。”折颜看着墨渊露出心神领会的神情拍了拍墨渊握着他的手。将神之草在碗中碾碎,冲进热水,待热气消散拿起给凤九喝了下去,凤九喝下后慢慢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白浅将凤九抱到床榻上后看着折颜和墨渊,心有疑问,正想问二人却见师傅墨渊上神看着白浅对白浅说到:“小十七,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我们不会说,所以你也不用问了.....”说罢墨渊离开了十里桃林,回到了昆仑虚。白浅看向折颜还是不死心的要问“折颜.......”折颜却打断了她,“你师傅说的话也是我要说的,你好好照顾小九,她身怀有孕的事不用瞒她,她知道后会爱惜自己的。”折颜说完也转身离去。

凤九醒来后,白浅将她有孕之事告知她,并告知她一些注意事项,凤九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心里想着:“孩儿,为娘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等你父君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