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帝君和墨渊回到昆仑虚后,墨渊说起了刚才白滚滚与白辰的琴箫剑阵不由得感叹道:“他们二人现在也不过上仙的修为,而且年纪尚青,如若有朝一日飞升上神,那这琴箫剑阵的威力当可敌千军万马。那神界又更加稳固了.....”

“嗯,二人分则可独当一面,合则这天下没人敢与他们位置匹敌。辰儿虽说一琴一箫看似没什么,实则九霄瑶佩琴琴音可控制心神亦可凝聚心神,一旦心神被箫控制则可克敌,实则一刚一柔。滚滚的修为已到了心中有剑则阵随剑而出的境界,看来不久的将来他当悟出他自己的剑阵。”东华帝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悠悠的说道。

“你刚才可是震慑到他们两个了,你看被你吓得.......” 墨渊隐笑着。

“他们还太年轻,阅历尚浅,我震慑他们便是要告诉他们恪守律己,凡事三思而后行,琴箫剑阵不可随意使出。”东华帝君平静的说道。

“嗯,看来昆仑虚已经不再适合他们演练了,虽然我也能布下阵阻挡他们的琴箫剑阵,但那也是一时的。但是震动太大,他们现在需要磨砺的乃是心智了.....”墨渊感慨道。

“的确如此,他们的心智还需再磨砺磨砺,将来才能担当大任。”

“那就让他们去四海八荒走走看看事态万千或到凡间看看人间万象,他们相信会各自有所收获。”

“嗯,那就让他们出去历练历练,他们如今的成就你我也不用担心什么。我这就回九重天了,我们保持着密语传音吧.....”东华帝君说着起身,缓缓向殿外走去。墨渊看着东华帝君消失的身影感慨着:真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长江后浪推前浪。这天下之事当由后辈挑起了......

第二日,墨渊上神将白滚滚和白辰召唤到了昆仑虚正殿中,依他与东华帝君商议让他们结伴出昆仑虚历练心智,并严肃交代历练必须要隐姓埋名、隐藏生世,不可随意使用琴箫剑阵,不然会被东华帝君惩戒。两人会意,当即保证在无性命危险之时绝不使用琴箫剑阵。于是便回昆仑虚谷底竹楼中收拾了细软,准备出山昆仑虚。竹楼中的滚滚看着空空如也的花盆,突然想到了罗浮山,便拽着白辰说要去罗浮山看一看云绮这个妹妹,白辰拿他没有办法,只好随行。其实白辰知道白滚滚并未真的拿云绮当妹妹看,看白滚滚以前对着花傻笑谁都知道,只是他不说破而已。而他自己对云绮到还有几分妹妹的情谊,别无他念。于是在两人商议便起身往南荒飞身而去。

二人在飞过南荒魔族之时看见南荒魔族千里的荒地上有一片火红的花海,颇为好奇便落了下去。

“这是什么花?怎的这般美丽,而且生长在这荒地之中,我从来没见过....你见过吗?白辰?”白滚滚看着白辰问道。

“我不曾见过,仙界好像并无此花。”白辰思索着说道。

“那正好,母君颇爱花花草草,我挖一株带回去给母君,让她开心开心.....”白滚滚说着便幻出了花盆开始挖了起来。白辰则穿梭在火红的花海中仔细看着这些花,觉得颇为奇怪,此花并无叶片,但是却开得火红妖艳。

“你们两个无礼小儿在做什么!竟敢在我南荒魔族领地盗取曼珠沙华!”白滚滚身后传来了一组魔族巡逻卫士头领的怒斥之声。

只见白滚滚马上站起抱着已经种在花盆里的曼珠沙华跑到那个巡逻卫士头领跟前说道:“曼珠沙华?这花叫曼珠沙华?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

那魔族卫士打量着这个白衣青年,一袭的白衣不沾染任何尘土,银色的头发随风飘舞着,与这千里的火红色曼珠沙华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仿佛在哪里见过,但是又想不起,但是仔细打量确实是一位上仙。

白辰在听到声响后便连忙飞身到白滚滚身边,看着那魔族的巡逻卫士头领和身后的一干魔族兵士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连忙赔笑到:“我弟弟不知这花不能取,这便还回去、这便还回去。”说着拉了拉白滚滚的衣袖。

却见白滚滚性格本就执拗,抱着已经种在花盆里的曼珠沙华看着白辰说道:“这里千里都是这花,我取一株送给母亲有何不可?”

只听那卫士头领说道:“不可,我魔族魔君曾下令,如果这花少一株便要我等提头相见。”

白滚滚看了看这个卫士头领说道:“那便领我们去见你们魔君,我与她要一株便是,也不为难于你们。”白辰看着白滚滚这样子当场无语,本想着让白滚滚先还回去,什么时候趁没人再来偷一株就好,却不想他直来直去偏偏就要定了。

“这......”卫士头领看着两个本是上仙,却不认识,这天族又不好惹,便决定带他们前去觐见魔君,让魔君来猜度算了。“那你们跟我来吧....”说罢便在前方带路,领着白滚滚和白辰来到了紫冥殿让他们在外等候,然后自己进殿前去汇报。

“臣紫煞参见魔君。今日千里曼珠沙华来了两位上仙,说是求取一株曼珠沙华送给母亲。”这魔族卫士紫煞低头报着。

“哦?我曾说过,这花少一株你们便提头相见,当我说的话是耳边风吗?我不管是谁,不给便是不给。”紫冥殿鸾座上传来了柔媚而严厉的声音。只见此人一身鹅黄色的纱衣,如月的容貌眼带寒光,正是昔日的姬蘅。

站在外面的白滚滚才听到此话便二话不说抱着种在花盆里的曼珠沙华冲到了正殿里,看着姬蘅说道:“你有千里,我只求一株,为何不可?”

姬蘅看着冲进来白滚滚一愣,上下打量着白滚滚,见白滚滚一头银发,白衣飘飘,眉宇间与东华帝君有些神似便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要取我这一株曼珠沙华?”白滚滚想起师傅墨渊的警告连忙说道:“我叫华白,因母亲喜种花草,她园中没有,便想带一株回去给她。”白滚滚赶紧临时编了一个名字,取了曼珠沙华一个华字加上自己的姓编了起来。白辰站殿外迟迟不见白滚滚出来一急也冲进了大殿里,白辰看见姬蘅愣了一下,小时候他见过的....只见白滚滚连忙说道:“这是我兄长,叫、叫华辰.....”白滚滚连忙向白辰使了一个眼色。白辰马上会意当即说道:“华辰见过魔君陛下。”姬蘅打量着这二人,觉得颇为熟悉,但是却找不到任何破绽当即说道:“我魔族与天族交好,你们放下曼珠沙华自行前去了吧,我不再追究。”白辰赶紧想白滚滚使了一个眼色,让他把花放下。谁知道白滚滚将花搂在怀中看着他一副我偏要的表情。白辰实在忍不住了说道:“快点放下!”

“我偏要!”白滚滚看着姬蘅丝毫不畏的说道。

白辰连忙附耳向白滚滚说道:“祖宗.....她是当年的姬蘅公主,差点当了你父君的帝后。快点放下,别惹事了,你若要,我们什么时候再回来偷就好了......”只见白滚滚睁大了眼睛指着姬蘅道:“她、她就是那个.......”白晨见状连忙用手捂住了白滚滚的嘴巴说道:“你少说话!”

姬蘅看着这二人古怪的模样皱了皱眉看着白滚滚戏谑的说道:“你偏要也可以,留下你的一束银发我便给你。”

白辰捂着白滚滚的嘴赔笑着说道:“不要了不要了,我们这就走,我们这就走。” 只见白滚滚将花放在地上拉下白辰捂着他嘴的手说道:“谁说不要了!”还没等白辰反应过来又继续说道:“原来你就是当年被.....被东华帝君抛弃的姬蘅公主。”白辰一手蒙着头眼睛一闭再也无话可说。

只见姬蘅脸一阵红一阵白的看着白滚滚:“你认识东华帝君?”

白滚滚灵机一动笑道:“当然认识,他是我师父的好朋友。”白辰用手掌摸着额头蹲了下来,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只见姬蘅又看着白滚滚问道:“你师傅是谁?”

白滚滚连忙说道:“我师父是灵宝天尊.......”白滚滚说着踢了白辰一下。

白辰看着瞎掰胡说面不改色的白滚滚连忙站了起来配合道:“是,我们的师尊乃是灵宝天尊。”

“哦,你们可别唬我,我可从来没听过灵宝天尊收了两位弟子。”姬蘅仍然怀疑的打量着白滚滚和白辰。

“你又不在九重天,消息闭塞,再说东华帝君又不搭理你,你能有什么消息.....”白滚滚略带嘲弄的口吻说道。

“你!你!你........”姬蘅气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当即转身说道:“花不给了,看在灵宝天尊的面子上你们马上滚出我南荒魔族!”

白滚滚看着姬蘅笑道:“我偏要!我偏要!”说着一转身往殿外跑去随即往九重天飞身而去。动作快的让人不及防备。白辰一见这状况也想溜不料却被跪在大殿内的紫煞拦了下来。白辰连忙抽出身上的佛铃箫在手中转了几转说道:“我是斯文人,不打架、不打架。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话才说完便吹起了箫,只见九霄瑶佩琴也显了来,白辰一边吹着一边向殿外退去,姬蘅和紫煞只觉一阵头晕目眩,还没反应是怎么回事,白辰已经退到殿外收了琴箫向九重天飞去。

待姬蘅和紫煞清醒过来殿内已经不再有人。姬蘅向紫煞怒道:“此花乃是当初帝君见南荒魔族被昊天塔内塔光所照之处一片荒芜,毫无生机,便从九重地之下带上来种植在这荒芜之地上,并嘱咐我等此花不可为外人取走,你们怎么让两个小子给夺走,你们、你们这群饭桶!”紫煞看着发怒的姬蘅连忙说道:“公主息怒,公主乃我族魔君,不如公主去九重天追回此花,以此向帝君谢罪!”紫煞战战兢兢的说道。他只要一想起当初东华帝君一怒之下差点灭了整个魔族不由得心生害怕,万一这次东华帝君又一怒那小命就不保了.....紫煞用手摸着脖子想着。

姬蘅想了一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她偶尔会去参加朝会,不过这几万年来除了东华帝君来南荒种植曼珠沙华见过一次便再也没再见过。这次她手中可没有什么琉璃牌了,只能追回此花赎罪。想着想着便走出殿外向九重天飞身而去。

白滚滚和白辰回到九重天上,南天门的将士见是少帝和天孙回来了,不敢阻拦,跪下躬身行礼。

“白辰,你快去看你父君和母妃吧~~好久没见了,该去看看了~”白滚滚抱着怀里的曼珠沙华又继续说道:“我去把这个送给我母君,她一定开心!”

白辰点了点头悄悄对着白滚滚的耳朵窃语嘱咐道:“千万别说漏嘴了,说这花时我们夺来的,不然你和我都惨了......”

白滚滚拍了拍白辰的肩膀:“放心吧!我不会说的,再说我母君得了此花还不知道有多高兴呢,因为她的百花园里根本没有这种花。”

白辰点了点头:“那晚上我们在芬陀利池的佛铃树林里碰面。”说完便向洗梧宫走去,而滚滚也会意的向太晨宫走去。

白滚滚一进太晨宫兴高采烈跑向书房,见一个人都没有,想了想父君该不会再朝会吧,转而跑向了百花园去找寻凤九。只见凤九正手拿琉璃瓶在提取花香,马上朝凤九走了过去:“母君!滚滚回来了!看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凤九一转身看见滚滚开心的笑了起来,又看向滚滚手中的曼珠沙华马上又结巴了:“你、你、你怎么把这花带到九重天来了?”

白滚滚看着凤九无奈的说道:“母君......为何我每次带花回来给你你都变结巴了?”

凤九一急连忙问道:“这花哪里来的?赶紧还回去!九重天养不得此花.......”

白滚滚看着着急的凤九说道:“哎呀......母君......你到底怎么了?搞得滚滚莫名其妙,这曼珠沙华这么漂亮,怎的又养不得了?”

凤九看着白滚滚连忙说道:“你知道它的名字你还带上九重天来?你知不知道这火红色曼珠沙华又叫彼岸花,来自于九重地。当年甘愿入魔而下了九重地,又叫地狱花,这九重天是绝对不能养的。”

白滚滚看着一脸严肃的凤九说道:“那九重地之下的花还开在南荒魔族?”

凤九一听更加慌乱了,她知道开在南荒魔族的原因,但是一时又不知道怎么和白滚滚说这千头万绪急忙说道:“听母君的话,快还回去,不然被你父君知道了可不得了。”

“什么事让我知道了可不得了?”只见东华帝君跨进了百花园门槛向他们走了过来。凤九一慌连忙将曼珠沙华藏了起来搂着白滚滚说道:“没事,没事......”东华帝君看着白滚滚又看了看凤九抿嘴一笑:“滚滚不是出了昆仑虚下山历练了吗?怎么?想你母君来看你母君?”

“嗯,是的....孩儿有些想母亲了.....”白滚滚头低着说道。

“嗯.....滚滚每次都很乖,每次来看母君都会带礼物的,是吗?”东华帝君笑着看着白滚滚快速的扫了一眼一眼凤九欲言又止的表情。

“那当然了,滚滚每次来看母亲都会给母亲带礼物的”白滚滚看着笑意满满的东华帝君得意的说道。只见凤九用手捂着脸不敢再看向东华。东华看了看凤九接着问道:“那滚滚这么乖这次又给母亲带什么了,让父君也看一看......”

“这次我给母亲带了.......带了........”白滚滚声音越说越小.。

“带了什么了?”东华帝君看着凤九问道。

“没.....没带什么....”凤九连忙说道。“哦?”东华帝君走到凤九面前温柔的说道:“九儿,你可知道你从来都不会在我面前撒谎的.....”说着东华帝君伸手触摸着凤九额头的凤羽花。

白滚滚想了一会,左右都逃不过,自己被父君套路了,母君又最受不了父君的温柔攻势,左右都要知道于是自己便大声招了:“父君,孩儿给母君带了一株曼珠沙华。”凤九看着白滚滚招了,又看见东华帝君平静的脸庞,连忙幻出了那盆曼珠沙华放在花台上,伸手拉住了东华帝君的衣袖:“夫君,滚滚年纪还小,不识得此花,他也是见我日日摆弄花草,想着没有便寻来送我了。你....你别责罚他。”东华帝君看着凤九又看着儿子不再说一句话,收了曼珠沙华便向外面走去。凤九拉着白滚滚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缓着气。

“娘亲,你给我说说呗,那曼珠沙华来自九重地,我只知九重天,还不知九重地,又怎么甘愿入魔了?”

凤九叹了一口气说道:“九重地就是指冥界,传说此花当年不知何因甘愿投入冥界,被冥界遣回,但是它不愿意回来,仍然徘徊在黄泉路上,冥界的冥王不忍,便同意它开在黄泉路上,给离开人界的魂魄们一个指引与安慰。所以也叫引魂花。曼珠沙华布满在九重地,代表着死亡。此花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有花无叶,有叶无花,花叶永不见。此花来自九重地,你父君掌六界之生死,所以此花是不能在九重天的。”

白滚滚杵着下巴认真的听着然后问道“那它为什么甘愿投入九重地呢?”白滚滚好奇的看着凤九。

“娘也不知道,典籍中并未记载,应该只有你父君知道,他曾是昔日的天地共主,定仙神之律法,掌六界之生死。不过如果他不说也不会有人知道。而且很多典籍中记载的事多半都是你父君抹去了.......”

“哦......孩儿知道了,以后不会给母君添麻烦了.......不过那九重地之下的花怎么又开在了南荒魔族了?”白滚滚着问话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一问起来没完没了。凤九坐在他身旁便和他说起当初东华帝君使用昊天塔收复魔族后遗留的问题。

当年东华帝君用昊天塔收复了南荒魔族后,不忍南荒黄沙遍地,但是被昊天塔的光照过之后地上的植物均不能再生长,于是便下了九重地,将地下之花带到了南荒魔族那些荒地中,给南荒一些生机。由于东华帝君掌六界之生死,当年东华帝君因凤九跳诛仙台一事勃然大怒,差点入魔,所以九重地之门不为那些造反的魔族将士开启,所以南荒魔族开放的曼珠沙华一朵花便是一个当年死去的魔族将士的一个魂魄,为当年神魔大战死去的魔族将士的魂魄给一个指引,有了曼珠沙华的指引,那九重地之门才会为其开放。

至此白滚滚也不问了若有所思的说道:“我在空中俯看过那些曼珠沙华,那可是在南荒魔族开了黄沙千里之外,如果一株就是一个魂魄....父君当年杀了这么多人啊?”

凤九回答道:“当年神魔大战母亲跳了诛仙台后便在沉睡,你父君在诛仙台以为我已身死而遭诛心劫反噬因我而动了魔念,差点以身入魔。后面的事情刚才和你说你也知道了,再后来我与他成婚后他对南荒才有了后面这个决定。”

“哦~~~父君其实一直深爱母亲,只是那时母亲不知道误会了父君,对吗?” 白滚滚看着凤九问道。

“嗯,滚滚,以后你就会明白了,情之所钟,不惧生、不惧死、不惧分离,世间万物,唯情不死。”凤九看着百花园里的花幽幽的说道。

东华帝君才出了太晨宫的门边看司命急忙来传:“姬蘅公主正在大殿之上向天君报说有两个少年取走了种在南荒魔族的曼珠沙华。说一个身着白衣、一个身着青衣.....听她形容......好像是少帝和天孙......”只见东华帝君蹙了蹙眉头说道:“知道了,我这就去大殿。”说罢已经化为一道白雾消失在了太晨宫的门口。

东华帝君突然出现在大殿之上,夜华看着突然出现的东华帝君松了一口气,其实夜华已经知道是自己的儿子和白滚滚闹下的这台事,但是那花在太晨宫,便赶紧派司命去找帝君。姬蘅看着突然出现的东华帝君呆了,她怔怔的看着东华帝君想着:“老师还是和以前一样,如流泉般的银发,一袭清冷高贵的紫衣,目夺星辉,风姿绝胜。”姬蘅不由得看呆了....只见东华帝君平静的从手中幻出那株曼珠沙华说道:“犬子年幼,不知此花乃是九重地之花,如今便将此花还于魔族魔君,请魔君以后看守好。这一花便是当年的魔族将士的一个魂魄。”说罢将花漂浮着还到了姬蘅的手里便转身离去。姬蘅呆了,琢磨着东华帝君的话......犬子.......那白衣银发的青年是老师的儿子?她当场便觉得有些晕了.....不敢再多说什么,起身拜别了夜华向南天门外的南荒飞身而去.......

东华帝君回到太晨宫后斜躺在书房的鸾座上枕着头看着佛经,不一会凤九和滚滚便来到了书房在旁边的椅子上不安的坐下。东华帝君翻了一页佛经扫了一眼如坐针毡的凤九和白滚滚平静的问道:“还有何事?什么时候可以用午膳?”

凤九恍然连忙奔向厨房去做午膳。白滚滚看着东华帝君说道:“父君,虽然母亲和我讲了关于那曼珠沙华的一些事,但是我还是想问父君一个问题.......”

东华帝君看了白滚滚一眼说道:“问!”

白滚滚看着东华帝君平静的脸问道:“那曼珠沙华为什么甘愿投入九重地?”

只见东华帝君看着佛经说道:“没事就去厨房帮你母亲做饭......”

“父君.....你还没回答我呢.....”白滚滚好奇的看着东华继续说道。

“我让你问但没说我会答。”说着东华帝君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又继续枕着头看着佛经。

白滚滚无奈,只好退出书房向厨房走去。东华帝君缓缓的从佛经上移开眼看向了白滚滚。

白滚滚老老实实的待在了太晨宫一下午,担心白辰会不会因他被责罚,而白辰也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庆云殿了一下午,因为他知道姬蘅公主告到了父君那里,不知道白滚滚会不会被师尊惩罚。两人就这么各自想着无聊了一下午,终于用过晚膳挨到了晚上,白滚滚和白辰相约在佛铃树林见面。白臣和白滚滚一见面就问出了同一句话:“你没事吧?”两人互相看了看哈哈大笑着。只见白滚滚便开始把关于曼珠沙华的缘由和白辰细细说了起来,白辰听了不觉惊叹:“居然还有甘愿下九重地的花.....”

白滚滚也是疑惑的说道:“是啊,我问父君为什么,父君也不回答我.....好生奇怪。”

只听白辰说道:“我们最近还是老实点吧,你也是,别没事看到什么奇花异草便要给凤九姐姐带,你看,这不带出问题了?”

白滚滚笑道:“你看这不有惊无险嘛.....我现在到是对那九重地有些好奇了.....什么时候去看一看.....”

白辰连忙说道:“你想死啊....想死别拉着我.....我可不去!”

“放心.....在我的计划里我们应该先去找云绮,好久没见她了,不知道她在罗浮山怎么样,也不知道父君为什么让她去罗浮山。”白滚滚看着飘落的佛铃花瓣幽幽的说道。

白辰看着他会意的问道:“想云绮了?那也要等过一些时候,等这事的风头过去到时候我们再去,你可别再添乱了!记住:别再沾花惹草了!”

白滚滚瞟了一眼白辰说道:“谁沾花惹草了....”

“哟......是谁带云绮去昆仑虚的?又是谁带曼珠沙华来九重天的?”白辰饶有兴致的调侃着白滚滚。

“好了好了.....以后听小表舅的,行了吧?”白滚滚对白辰翻了一个白眼。

“乖外甥,这就对了!”白辰哈哈大笑着......

白滚滚无语的看着白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