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晨宫。

凤九看着白滚滚每日晚上习剑白天却呼呼大睡不由得每日都拧着眉头,东华帝君看着凤九便知凤九在担心白滚滚。而东华帝君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让凤九放宽心。但是依着凤九的性子哪能放宽心,时间就这么挨过了一年又一年,这日凤九终于忍不住来到了太晨宫书房里,看着鸾座上枕着头看佛经的东华走了过去,坐在了东华帝君身边略有醋意不满的问东华帝君:“夫君,白辰得到你的提点也已经去梵境修行了三年多了,滚滚是你亲子,你怎么不提点提点他?”

东华帝君放下了手中的佛经略带笑意的看着凤九稍有埋怨之色的脸庞说道:“滚滚和辰儿不一样,所习所学也不一样,晨儿虽然也去佛境三年多了,不过我敢肯定他也只是有所开示,佛之三十二相岂是区区几年就能全部所悟,悟和开示是有区别的。而滚滚的性格是那种不服输的性格,颇为执拗,如他不问我便不解,待他实在无法可解时自然会来问我。”

“那万一他一直不问呢?那你也就这样看着呀?”凤九有些着急了.......

“他会来问的,不过时候未到,在这之前如果他单想凭我的指点而不自悟,就算他来问我也不会答他。” 东华帝君笑看着凤九。

“为什么?夫君?滚滚早些有所成就不好吗?”凤九疑惑的看着东华帝君说道。

东华帝君将凤九揽入怀中搂着她的肩说道:“完全依靠我的指点而不自悟会有多大成就?我即是他父君,当然希望他有朝一日能独当一面,但是此事不能操之过急,我们为人父母不能太宠滚滚,他已经不再是两三万岁的孩子了,需要我们宠着才能成长,想要他有所成就就得让他自立自悟自律,待他有所疑惑之时我再对他加以指点,这样才有助于他。辰儿亦是如此。”

“嗯......我听夫君的,你有你的深意,你总是让我很安心.....”凤九仰起头柔情的看着东华帝君。东华看着仰起头的凤九温柔的向凤九的双唇烙下....没一会儿凤九便皱着眉推开了东华从书房往外跑了出去,站在佛铃树下干呕了起来。东华帝君见状连忙起身向凤九走去,关怀的问道:“九儿怎么了?可是身体有什么不适?找药王来看看?”

凤九一边摇着手一边捂着嘴继续干呕着,话也没说,一直的摇着手。东华见状有些着急,与凤九大婚了几万年了,从来没见凤九如此症状。一边扶着凤九一边轻拍着凤九的背疑惑的看着凤九。待凤九恢复了正常抬头看着东华羞赫一笑靠在了东华的怀里紧紧的搂着东华,东华不知所措的搂着凤九看着娇羞的凤九问道:“九儿怎么了?是不是为滚滚的事操心太大了?”

凤九继续靠在东华帝君的怀里紧紧的搂着东湖帝君柔声说道:“夫君,你想滚滚再有个弟弟还是妹妹?”

东华帝君扶着凤九的双肩惊喜的直视着凤九问道:“你是说.....滚滚要有弟弟或者妹妹了?”凤九红着脸垂下了眉眼微微的点了点。东华感慨的微笑着一只手揽着凤九的腰一只手抚着凤九的背紧紧的将凤九搂入怀中,只见泪花在东华的眼眶中打着转终究没有落了下来。

“夫君,你还没告诉我你希望滚滚有个弟弟还是妹妹?”凤九挣开东华快搂得她窒息的怀抱抬头看着东华。

“都可以,只要是我们的孩子,我都喜欢......我错过了滚滚的童年,一直以来都觉得很是对不住你,自己也颇有遗憾,不过现在看来老天算是待我不薄。” 东华深情的看着凤九,用手轻轻的触摸着她额头的凤尾花。

凤九将东华放在她额头上凤尾花的手拉了下来放在自己的腹部上直视着东华说道:“这次你不会再错过了.....”东华伸手轻柔的揽住凤九的腰静静的站在佛铃树下,看着佛铃花一片又一片的飘落.....

白滚滚下午醒来晚上用晚膳的时候得知凤九有孕的消息兴奋的雀跃不已,一边吃着晚膳一边说道:“母君,给我生个妹妹吧....滚滚喜欢妹妹....”

凤九和东华对视了一眼笑看着白滚滚问道:“为什么喜欢妹妹?”

“唉......和白辰从小一起长大,时间处的太长了,这九重天上除了我和他,就没见过公主,有些索然乏味,是个妹妹么像母君这么美丽我也有些新乐趣。”白滚滚一边吃着一边开心的说道。

东华帝君抿嘴一笑看着滚滚说道:“那你准备如何当好这个哥哥?”

“当哥哥还不简单,她要什么我就给什么,她有什么心愿我一定帮她完成。不过父君,近日我在修行上遇到了些许的疑惑,想请父君指点一二。”白滚滚放下手中的碗筷正视着东华帝君。

“是不是在以星悟阵上参透不了星辰之玄?”东华帝君不看白滚滚夹着菜给凤九说道。

“父君知道?”白滚滚愕然的看着东华帝君,凤九也惊讶的顿了顿看着东华帝君。

“你们看我做什么?”东华帝君微笑着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一下白滚滚和凤九,然后神色凝重的继续说道:“用完晚膳再说,今夜滚滚不用去佛铃树林里自悟了,我和你谈一谈。”凤九和白滚滚对视了一眼看着东华帝君的神色不再多说什么。

晚膳过后东华帝君往太晨宫试剑亭走去,微风吹动着他紫色的长袍,披散开丝丝的银发在夕阳下的微风中飘洒着,白滚滚和凤九静静的跟在东华帝君的身侧向前走着。待走到试剑亭,东华帝君指着下方的演武场轻轻一挥手,只见下方演武场上出现了北斗七星,东华帝君看着滚滚问道:“滚滚可看出什么?”

白滚滚疑惑的摇了了摇头说道:“只能看到北斗七星以北极星为主导,其它并不能领悟。”

东华帝君笑道:“滚滚可知玄术,如想参星悟阵必先学玄学。你悟了三年多,能悟到主导星已经不错,接下来当学玄学了。”

“不知父君可否能教孩儿?”滚滚连忙问道。

“我不可教,就像辰儿,我能教但是不可教,这需要磨砺才能参悟,而我所教都是我的磨砺得来的,你与辰儿当自己磨砺才能领悟属于自己的东西。”东华帝君以慈爱的目光看着白滚滚。

“那孩儿当去哪里磨砺学习?”白滚滚更是疑惑了。

“你可知女娲娘娘有两位亲传弟子?”东华帝君若有所思的看着白滚滚和凤九。凤九和白滚滚相视看着东华帝君摇了摇头。

东华帝君看着凤九和白滚滚说道:“女娲娘娘两位亲传弟子,乃是双生姐妹,一为九天玄女身着白衣,一为九幽素女身着黑衣,几十万年前九天玄女手持玄天戈主杀伐,乃是远古时期的女战神。九幽素女手掌生死簿主万物生灵生死。可惜二人当年为情所困,恋上五行人帝中的青帝和炎帝,将自己的学术授以青帝和炎帝,企图以人掌天下,后五行人帝被我收复,九天玄女和九幽素女的主战杀伐之权和主生死之权便到了我手上。”

“夫君,这和滚滚学玄术有什么关系?”凤九疑惑的看着东华帝君。

东华帝君笑道:“这玄学的创始之祖便是九天玄女,号太上无极紫府玄祖。她与九幽素女乃是大道衍化,南方离火炁中所同生。玄学,乃奇门遁甲之术,共四千零九十六局,后九天玄女经过改良后为一千零八十局。玄学主要应用于战争,四两拨千斤,百战百胜、无往不利。玄学中将一切事物的成败归纳为五大因素,即天时、地利、人和、神助、格局组合。所以滚滚如要自创阵法必须要学习玄学,应当去求见于她。不过当年她违背了女娲娘娘的意愿,擅自私相授受五行人帝玄学,女娲娘娘盛怒之下将其扁到下界仙山,夺了她的仙神资格,而她也因当时我将五行人帝分配四方镇守,后来又掌仙录而负气不肯飞升九重天一直在下界仙山。”

“夫君,她既然与你结怨,你何苦让滚滚去找她学,你既然已经参悟,自己亲传滚滚好了......”凤九看着东华帝君说道。

“滚滚一直都有墨渊指导,而我们也都传授于他,但是很明显的一点的是自己磨砺参悟的东西才是属于他自己的,而不是学我们的。我们的学到一定时候也就只是一个样本,他的修为如果要有所突破必须参悟属于自己的东西,而不是一致模仿我们,必须从我们传授的东西突破。滚滚如要自创阵法,必须一边磨砺一边领悟玄学。”东华帝君看着凤九和白滚滚严谨的说道。

“是,孩儿自当前去拜见九天玄女,得她开悟指点磨砺。只是不知她在何处仙山,滚滚不日便启程前去。”白滚滚铿锵有力的回答着。

“嗯,她所在仙山乃五莲九仙山,你可自去找她,并秉明你是我子。”东华帝君意味深长的说道。只见白滚滚想也没多想应了东华帝君后便走出了试剑亭回到了自己的寝殿

“夫君,这我又不懂了,白辰去梵境磨砺你与佛陀交好却不许白辰秉明,这九天玄女对你有气你却要滚滚有秉明,这是什么道理?”凤九看着走远的白滚滚问东华。

“这是为他们好,不然怎么叫磨砺?只有亲身涉入对他们才会有所帮助。我这身本事便是自己磨砺出来的,如不亲身磨砺难以悟道。”东华帝君揽着凤九的腰往回走着。

“夫君,你的心思和用意总是难以让人猜测,与你夫妻这么多年,每次与谈话总会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事......”凤九笑着看着东华。

“以前所经历的事情太多了,你想我都已经四十多万岁了,沧海桑田在我眼下变幻了多少,若要讲述曾经的事情,恐怕也要讲一万年吧.....”东华笑着看着凤九。

“最重要的是:你是一个极少与人说闲话的神仙....”凤九用手捂着嘴咯咯咯的娇笑着。

“你又想起当年我逗你之事了?”东华帝君看着凤九。

“嗯,当年啊,你老是套我的话,一不小心就中你的招了,我也有些迷糊,老是中你的招。”凤九回想着当年在太晨宫当婢女的情景。

“唉......我也不曾料到自己会对你情根深种.....”东华感慨的看着凤九又继续说道:“来,为夫抱你回太晨宫.....忆当年......”说着东华轻柔的抱起了凤九向太晨宫寝殿走去,凤九搂着东华的脖颈将头靠在了东华的肩膀上甜蜜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