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人潮散去不久,昆仑虚又迎来两个客人,此二人不是别人,乃是天族大殿下央错,和三殿下连宋。

墨渊上神归来的消息天君自然是已经知晓,只是令他惊讶的是琴音上神,琴音上神二十多万年前就以仙身填了海眼,按理说该是身归了混沌,可如今竟安然归来,他当真有些吃惊。

联想到当年西海海底异动,墨渊上神言明是琴音上神遗留之物发生异动,才影响了西海海底,而墨渊上神此后数万年一直往返于西海与昆仑虚,如果单单是琴音上神遗留之物,怕他不会如此上心吧,想来真正引发西海海底异动的,不是什么琴音上神遗留之物,而就是琴音上神本人,这也就能解释通为何一向少上天宫的墨渊上神竟为了一件小事亲上天宫与他说明。

虽不知琴音上神究竟是怎么归来的,但不管如何,对他天族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琴音上神的赫赫威名别人可能所知不详,可他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有了她和墨渊上神坐镇,他们天族可谓真正是后顾无忧,再无须惧任何部族。于是,他特命还留在身侧的央错和连宋亲上昆仑虚,恭迎墨渊上神和琴音上神回归,另外拜见琴音上神,并与墨渊上神商议,让琴音上神重新掌乐。

“你二人来此便是令我重新掌乐?”琴音扫了扫殿前的央错连宋二人,又看向墨渊。不得不说,当今这天君,倒是个机警的人,她这刚归来,就迫不及待想给她安个名头,拉拢之意很是明显啊。

“启禀琴音上神,天君言之,父神在位时,便令琴音上神掌乐。而墨渊上神和琴音上神既为夫妻,乃是一体,天君意思是,二位上神不管谁掌乐都是我天族尊神,受四海八荒众神朝拜。”央错恭敬道。

如今这四海八荒几乎传遍了,琴音上神是如何仙姿。今日这一见,果不其然,只是令央错和连宋惊讶的是,这琴音上神竟面如少女,和青丘的白浅上神还如此神似,不过仔细一瞧却又不同,琴音上神给人的感觉温婉灵动,眼神流转间,顾盼生辉,倒是比白浅更多了一丝风情。

一直沉默的墨渊这时候发话了,“既如此,便依天君意思吧。琴音上神,确实比我更适合掌乐。”

琴音不置可否,墨渊既如此说了,那便随他去吧,反正她对这名头也不感兴趣。不管是她掌乐还是墨渊掌乐,都是一样。

墨渊自然知道琴音所想,起身拉着她的手,“当年我之所以替你掌乐,便是等你回来再交还给你,好在这数万年来我也没有辱没你琴音上□□头,如今你我夫妻二人一司战一掌乐,倒是绝配。”转过头来,又对央错和连宋下了逐客令,“你二人回去回禀天君,他的意思我和琴音上神明白。只要我夫妻二人在一日,自会守护好这四海八荒。”

说完,也不再看央错和连宋,旁若无人的拉起琴音的手,径直离开了大殿。

“这天君的意图太明显了,你看出来了啊?”琴音小声问道。

“嗯。”墨渊头也不回,只回了她一个字。

琴音见墨渊丝毫不感兴趣的样子,也觉得无趣,索性不再说话,任他牵着她的手离去。

大殿里只留下大眼瞪小眼的央错和连宋二人,相互看了一眼,二人不禁苦笑,他们这是被墨渊上神□□裸嫌弃了吗?一向风流的连宋三殿下左右一思量,他二人在这里还真是多余,瞧墨渊上神牵着琴音上神离开时的模样,怕是觉得跟他们说话都是在浪费他和琴音上神相处的宝贵时间吧。

索性天君交代的事已办妥,央错和连宋颇为识趣的不再逗留,离开昆仑虚回天宫复命去了。

过几日,天君布告四海八荒,琴音上神重新掌乐,和墨渊上神同居昆仑虚。这一消息,并没有激起很大反响。如今,这四海八荒莫不知琴音上神之名,到处流传着琴音上神的传说。所以,对琴音上神重新掌乐并不感到惊讶。

却说,自从那晚白浅离开昆仑虚下凡之后,便日日待在凡间,陪在夜华这一世凡人名唤柳照歌的身边。即便是回来,也是早早回来,给师父师母请了安,待不了片刻,便又下凡去了。墨渊和琴音对此倒没说什么,随她去了。白真见此却是连连摇头,带着酸味的和折颜说,他们家小五这是万年铁树开了花,女大不中留了,待夜华元神归位,他定回青丘与爹娘说上一说,将小五与夜华的婚事早早提上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