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很想像那些结了婚的女人那样,大哭大闹一通,把所有砸了听起来特响的不值钱的东西通通扔在地上,然后逼林恩当着我的面给佳音打电话,保证再无往来.可是我做不到,歇斯底里也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做到的.我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找个和我一样的人,安静地聊会天,静静地流会泪.

林恩最大的优点是博爱,最大的缺点也是.

事实上,我不但在丽丽那里住了下来,而且,她还帮我找到了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

那晚拨通她的电话后,丽姐对我的到来表示了极大的欢迎.我坐在石椅上,拿着手机,举高,对自己自拍了一张照片,传给丽姐,跟她说"见到这张脸的人请拥抱她"

丽姐给的住址不远,需要坐几站的公车.外面又下起了小雨,雨点落在车窗上,晕染了窗外的灯火.

抬头看看头顶上的小灯:真怕这样的旅途永远没有终点.

丽姐的小区离车站还有一段距离,下了车,我把手搭在额头前,小跑前进.

黑暗的小区入口处,一个女孩打着红伞站在那里等我.

初见丽姐,果然没让我失望,和想象中的样子完全吻合.漂亮风尘孤独强大的女性.干净朴素的瓜子脸,卷曲的栗色长发,黑色的吊带背心,外面罩一件紫色和式薄纱罩衣,一条同色系的深紫色绸带系在右腰间,我确信她就是那个故事里迷倒小四岁余的飞行员的主角,因为别有味道.她一把把我拥进怀里:"你和我想象的一样."

有那么一瞬间,我仿佛感觉到,是阿美把我抱进怀里...

丽姐的身体很柔软,让拥抱她的我,有一种想要代替男人好好保护她的愿望.我相信我个阿美都不会让拥抱我们的人有这种感觉,我们很硬.从骨头里透出来的硬.而丽姐姐就很软,从骨头里渗出来的软.

是谁,忍心抛弃这么柔弱的爱人是谁在远离后开启了她的眼泪与叹息,让思念一点一点荼毒她的身体

那个该死的得志的少年,就这么抛下她飞去了太平洋的另一边,留下了身后一双无限痴迷的双眸那个不知道珍惜的男孩是傻的,他不知道这样的一个女人,是多少辈子都不容易遇到的.

这样的一个女人,你稍微对她好一点点,她多少年以后都会记得你的恩.可惜有些不成熟的男人就是不珍惜,那么好吧,让他们自己去体味去感受吧.此时此刻,我只想抱住我的好朋友,给她一些温暖,让这样的女孩子做我的朋友,不离我左右,我就很满足了.

上了楼之后,丽姐问我,吃饭了没,她那里只有剩饭剩菜,我说不必了,一点不饿.

于是,我们坐在沙发上开始聊天.她拿出相册来给我看.照片很多很多.

一个高大俊秀桔色头发的大男孩随性地靠在一辆汽车上,还有两个人在长城上手牵手的照片,在肯德基里穿着黑色的胸前印着绿色大青蛙的情侣体恤的搞怪的照片...

我自然会拿丽丽的乐乐和阿美的正阳比较一番.

正阳精致正派,乐乐舒服调皮.

脸蛋不相上下,各有所长,那么差别就是学历了.如果乐乐这张脸再配一身飞行员的衣服,一出场肯定倾倒一大片.

其实就凭他这张脸,根本不需要任何学历,就能吸引异性,航大在校飞行员,只不过更锦上添花.

只是在我心里,向内心跟人品更探索一步,我实在认为乐乐连给正阳提鞋都不配.

听丽姐给我讲起她和乐乐的故事,讲起地铁里的初遇,乐乐背着书包,靠在中间的栏杆上看书,从书中抬起头来,看到对面的漂亮姐姐,惊为天人,手足无措.于是他追,她躲.她发现他跟踪,他就停下来假装买报纸.最后她抱着肩膀等在胡同的拐弯处,追上来的他,尴尬地笑:"小姐,可不可以认识你呀"

他邀请她去观看足球赛,他进了一个球在她面前使劲的跑使劲的抛魅眼.

他在第一个国庆节追到她的家乡去,在车站打电话给她求助,因为钱包丢了.

中秋之夜,飞行班围在操场上点上一圈蜡烛开小晚会,他带她去,他唱着歌突然从人群中走出将她带进圆圈的中央.

假期他去工厂实习亲手做了一个飞机模型送给她...

泪水慢慢地渗透纸巾,丽姐怀着冥冥的虔诚遥望远方,似有千言万语哽在喉际...

哎,我是沉浸在热恋中太久了,不问寒暑,以为世上人都与我一样幸福,今次伤心之后看来,原来伤心的人这么多.我的那点痛,根本不算什么.至少我爱的人,和我还在一个城市,想他的时候我还能看看他,运气好了还会在城市的某个角落遇上,见上一面,虽然不说话,但是单单一面,多少可以慰藉一些相思之苦.午夜梦回,我还可以笑着告诉自己,他很好,很健康,这就是幸福.

这世上伤心之人之事太多了,自己的伤心事,永远落在一些人的后面,这是值得庆幸的.

我并没有向丽姐提起我和林恩之间的矛盾,并非怕她幸灾乐祸,只是也许我爱的太匆忙了,来不及思考,来不及长大,来不及成熟,就这么爱了...我需要时间来缓和一下.

辛苦创业的时候相依为命,舍你取谁,等生活好转了,两个人再对望起来,眼中竟然都多了一份生份与隔阂.那些并肩一起走过的日子,竟然让我有些陌生了.

无论怎样,丽姐为我找到了一份外企的工作.

白友德是我的上司.加拿大籍的业务主管.我所在的企业名为"playtex",经营一种名为倍得适品牌的面巾纸.总部在加拿大.众所周知加拿大是个生产非常高级的木浆纸的国家.目前正处于市场导入阶段,企业正在招兵买马.因为丽姐和白友德的私人关系,我得以直接晋升,成为他的"谋士"之一.

除了工作上的接触,我对白友德接触不多.

他长得非常英俊.很高的个子,湛蓝湛蓝的大眼睛,有点像尼古拉斯.凯奇.而白友德本人,也是很酷智商很高的白种男人.

三十出头,离异.

他的手下还有两员直系大将.分别是日本的枝叶姿和俄罗斯的阿伦.克伦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