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身上不停传来宁次的体温,这个温度带给她的不只是温暖还给了她一直缺乏的归属感……

这一瞬间莲才注意到这个拥抱一直以来就是属于自己,即便自己试着挣扎离开,他还在这里,不!是紧跟着她……

我还能把他推离开吗?不……是我舍不得再推开他了……

莲心里头挣扎的两个声音终于平静了下来……而在宁次的身上终于感觉到了莲的主动回抱的感觉了……

~~我是有些亲可能会奇怪银眼怎麽都没出现之切换线~~

「阿飞你的意思是你可以短暂压制我体内的“他”?」莲讶异地转过头看往站在她背后的阿飞丝毫不在意因为她的讶异而掉落在地上甚至还破了的药剂

阿飞略略地扫过掉在地上破裂的药瓶接着说道「虽然不能真的到达压制的作用,但是我可以让他“再次”进入沉睡之中,不过只会是暂时罢了……」

「暂时?」

「就如同最早前他沉睡在你体内并在里头凝聚查克拉一般,不过不同的是这次却是直接从你体内的查克拉去灌养他。」

「你的意思是他将藉由吸取我的查克拉进行沉睡?那要是他醒过来之后会对我造成什麽影响?」

「这个吗……当然是更加强大了呀!」阿飞一副很是欠揍的模样说道「不过……这还不是我这次来找你的重点。」

「重点?」

「这个地方……」阿飞一边说着一边从大麾里掏出了一张纸「等你把想办的事情办一办就到这里去吧,这里说不定可以让你摆脱现在的困境……」

「我知道了,那现在就让他沉睡吧……」听完阿飞所说的,莲竟是一副相当淡定地,不过这一番淡定的作风反倒是让阿飞面具下的眉毛不由地微微挑了起来

「哦?这麽快吗?」

「当然!我要做的事可不是谁能阻止的了……」说着莲的眼中闪过了果决的嗜血意味……这时莲的疯狂成了名符其实“晓”的成员了

~~我是回归场景线~~

当我们回想场景时,这时的莲以及宁次已经重新穿上了外衣,两人一脸正经地对坐着

「我这次回来是为了亲手杀了一名木叶高层……」当莲说起自己的目的的时候,眼神中布满了浓浓地仇恨,彷佛只有在这时莲内心所掩盖的事情才一次性地全面引爆了出来「宁次你想清楚了喔!在目前还是平静的当下这……可是一条离经叛道的路……」这时莲也掏出了自己那块已经被划上一杠的护额说道

「你甩不掉我的。」说着宁次拿下了一直以来带着额前掩盖自己印记的护额还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苦无,只是就在他正准备划下去的时候莲却抓住了他的手,当他朝着莲的脸上看过去时,莲虽然没有与他对视但是她已经恢复了以往的眼神甚至还勾起了笑容

「我也不想再甩开这双手了……」莲脸微微泛红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