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真是一个悲伤的事实,即使戴了拉芬多特有材料制成的眼镜,也难帮助芙兰开启瞳力。

芙兰觉得自己简直悲惨透顶,元素魔法还未得到解决,特异魔法却仍旧没找到突破口,难道自己帝斯前半学年的成绩要这样挂掉了吗?

她摇摇头,这绝对不可以,

真挂掉的话也太太太丢人了,她的羞耻心过不去。

芙兰并不期望自己能多优秀,但是起码过得去,

可是现在,实在是难以过得去。

傍晚,芙兰在帝斯花园中散步,她试图从天地中吸取自然元素之力,那怎么可能....

她最近有点癫狂了,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有用的办法。

只是期望着这安静美好的月光能给她一丝寻找出路的灵感。

去找斐瑞加? 已经帮自己很多了,太麻烦小正太很难为情。Pass

去找德洛克? 他已经陷入恋爱风暴了,还是别祸害孩子了。Pass

去找伊万金? 对方沉迷娃娃换衣服,甚至想把她当成人偶。Pass

去找诺沙? 只会对她冷嘲热讽一番,去找虐吗?Pass

去找海伦老师?总感觉不太熟,而且还很危险。Pass

去找维安? 可能连完整的话都难以和她说一句。Pass

去找戴含? 想再被咬一口吗?Pass

其他的,什么珀尔宾,拉索菲娜,戴里森,诺尔曼大小姐想都不要想好么...

芙兰这个时候才清清楚楚认知到,这个世界貌似没有谁真正能无条件对她好,帮助她。她的世界必须靠自己振作,打起精神,才能好好存活下去。

这条路孤独且看不到方向。

她唇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静静看着月亮悬起的夜空。

其实自己就这样淡淡活下去,不过被家族随便安排婚姻,人生也可以这么糊里糊涂的过去呐。

芙兰啊,芙兰啊,你这么拼命努力究竟想要得到什么呢?

是自由吗?大概不是。

因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得到什么,别人帮自己选择有什么错呢?如果自己纠结又难以下决定,那为什么还在意别人安排?

是别人的尊敬与认可吗?好像也不是。

她从内心厌恶着‘贵族’与‘平民’扭曲的观念,人们普遍的骄傲,所以就算自己再优秀,得到了他们的认可,那自己无疑也变成真正可怜的人了,被自己讨厌的东西认可了,那就意味着自己变成了自己所讨厌的东西。

芙兰思考着,答案在她的心中渐渐清晰起来。

原来她所想要的东西,大概在这世界几乎不可能的存在,

那个存在虽是无形之物,却和她一样,被这个世界从心底反感厌恶着。

但是她与它,都不想被那样残忍的对待,所以才会不由自主的期待与反抗。

芙兰把真正所想要的压在心底,思绪飘远了,她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想想如何开发特异魔法,好让自己存活下去,一切才能有实际的着落。

一晚上过的很快,芙兰思考良久,却一无所获,

于是她打算回迪瑟文庄园里面,再寻找看看有什么线索。

星期末黎明,未到天亮,

芙兰便急匆匆回到了迪瑟文庄园,在庄园自己当初由于时间紧,没来得及认真细想的各个书库中,一点点重新查看起来。

绝对还有什么自己错过的地方。

芙兰细细寻找,

「一般迪瑟文家族的瞳力在觉醒的同时,觉醒者就会进入一种奇妙的意识状态,了解到自己所觉醒的能力。」

「注意:迪瑟文家族血脉正统,如果血脉不纯正,可能会出现不能觉醒瞳力的现象。」

芙兰找到重点,她接着往下看,下面书中介绍了第二十三代支派的一个例子,一个纯正的迪瑟文支派男子没有与七贵族联姻,而是娶了一个平民为妻,其后他的子嗣,虽然开了元素之瞳,但是并没有觉醒任何瞳力。在故事的结尾,书中强调了一句话,

「谁若打破规矩,必会遭到诅咒。」

七大贵族家族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必须和同为七贵族的家族联姻,否则即视为血脉不纯正,就不会继承祖先的能力。

芙兰不由手心冒冷汗,按书中的意思自己就不会觉醒什么瞳力吗?不可能的!

当真要绝了她的路么?

如果自己真的完全就是一个不能觉醒真正瞳力的废物,那么戴里森没必要接自己回来,自己的血脉对于大贵族联姻也没什么用?不过倒是可以拉拢小贵族,如果真的是可以拉拢小贵族,那么迪瑟文家族也没必要给她冠以姓氏,一定,一定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地方。

芙兰合住最后一本书,全都看完迪瑟文家族的藏书,她并没有再发现其他自己感兴趣的记载了,所以她敢肯定最后的线索应该在她母亲家族,拉芬多身上。

仔细想想,戴里森就算再想要一个孩子,也不会随随便便就选中她母亲。

绝对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地方!

在她平复好心情的同时,她的卧室门口,站了一个她一点也不想看到的人。

诺沙一动不动站了许久,只是盯着芙兰,嘴角却勾起嘲讽,声音冰凉无比,

“父亲说你聪明,一开始我没放在心上。”

浅金发英俊男子说着,走到芙兰床前,居高临下的俯下身子,望进她如黑玉般幽深曼妙的双瞳。

芙兰也是一怔,被强迫进入对方那有着刺骨寒冷的金色眼眸。

诺沙眼中的金,高贵的不可一世,却有着金属无情的色泽,引起芙兰一阵不适。

芙兰倏地笑了,“诺沙先生说笑了,聪明这种词只能用在没什么能力的人身上,倘若芙兰真的有能力去做什么,哪里还需要自己聪明这么费心费力呢?”

话音刚落,她脸上感觉一阵冰凉,芙兰不明所以,看着诺沙突然摸上自己的脸,她诧异万分,这人抽什么风?感觉冰冷的温度袭上自己的双眼,芙兰忍不住闭住眼睛,头顶传来诺沙轻轻的声音。

“倒是我小看你了。”

“出去吧。”

芙兰:???这是要赶她走?

“伊万金·里登先生在厅里等你。”

芙兰:哦.....

芙兰出去看见伊万金那张雌雄难辨的漂亮脸蛋,一阵恐慌。

她想起了被当娃娃换衣服的耻辱,以及舞会结束没有等他,放别人鸽子的忐忑。

所以,这是要来告诉她家长吗?

芙兰看着和戴里森谈的十分融洽的伊万金,默不作声,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当然,这些都是无用功。

早在芙兰一来厅里的时候,就和伊万金发亮的眼神对上,

伊万金对戴里森骄傲称赞道,“芙兰小姐的美貌还是一如既往的耀眼!”

戴里森大笑,点头表示同意。

灰发美青年微笑扔下一个炸弹,“我很是喜欢芙兰小姐,若是能有荣幸邀请芙兰小姐来我家做客几天,那便再好不过了。”芙兰心中警铃大响,这个不行!

戴里森笑意依旧,把这烫手山芋丢给芙兰,“这个得看芙兰自己愿不愿意了。”

芙兰假意笑了笑,“这样不太好吧,毕竟芙兰还未出嫁,怕有损家族声誉。”

伊万金作苦恼状,眼神对着芙兰,充满了威胁,“那天在舞会上见到了芙兰小姐天人之姿,我的心之后便一直紧紧系在了你身上~”

意思是提醒芙兰舞会的事情,她一阵头皮发麻后,话锋一转,

“帝斯学年测试快要到了,我还有很多特异魔法上的问题请教里登先生,父亲,请问我今天可以和里登先生探讨一些学术上的问题吗?”

戴里森相对平和的点了点头,“那就和里登先生出去吧,记得要早点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