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后的他们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因为他们很快就要毕业了。

好死不死的,毕业前他们俩又大吵了一架,直到中考完放暑假了他们都还没有和对方和解。林萍差点连同学录都没有给钟佑宁写。

尽管被他气得要死,但毕业时林萍还是在心里默默期望着高中还能和钟佑宁在同一个学校,能同一个班最好。

好的不灵坏的灵。高一刚开学,经过一个暑假的漫长洗礼,林萍已经决定放下他,也好好放过自己了。结果,在新学校的布告栏里,在看到自己名字之后,看到了紧跟在她身后的钟佑宁三个字。

看吧,连老天都认为他们俩不应该错过的。或许他认为,他们两余念未尽。

那时候林萍看小说,突然间就看到了这么一句话:“他说喜欢你,不一定就是喜欢你,他只是暧昧成瘾,你却走了心。”

最适合他们不过。

时间回到现在。

虽然上天给了他们如此奇妙的缘分,但是他们俩却再也没有了交流。或许是因为他们还在冷战当中吧,谁也不肯理谁。

他们的故事,也许到这里就结束了。

林萍想,倒也不错。

在分座位的某一天早上,早自习,负责管他们的老师是他们的美术老师,一个快退休的小老头。为人很和蔼,很仁慈。总是让同学们回想起自己年迈的爷爷。

扯远了扯远了……

小老头估计在外边拍照呢。这老师总是喜欢用自己的那台单反记录下生活的每一个点点滴滴。

班里乱做一团。认真读书的有,起的太早补觉的有,和周围的人谈天说地唾沫横飞的也有。好不热闹。

突然,教室里响起了桌子被掀翻的声音。贺知夏停止了和林萍的对话,朝着声源处望去。

纪展阳好像和他前面的同学有了误解,越吵越凶,直到最后纪展阳实在忍不住心底的那团怒火,直接掀翻了桌子。

因为知道小老头不会拿他怎么样,他直接走出了教室。小老头还没从巨大的声响中回过神来呢,边看到了从班里走出来的纪展阳。

“同学!你去干什么?有什么事和老师说。”小老头收起自己的宝贝单反,追上纪展阳。

纪展阳一言不发,小老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在一旁干着急。他回到教室,询问班长到底发生了什么。

等小老头弄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出去安慰纪展阳时,纪展阳的怒火已经消失地差不多了。

“老师知道这次不是你的错,也许这次是她们说的不对。但你是男孩子嘛,总要大度点。女孩子可是用来疼爱的哟。”小老头好声安慰着。

其实纪展阳想笑的,但是他忍住了。刚巧这个时候下课铃响起了,学生陆陆续续的走光了。小老头这才肯放过他,停止了自己的长篇大论。

纪展阳松了口气,看着小老头下了楼梯,自己便走去走廊的最尽头,吹着风冷静下。

吹着吹着,纪展阳敏锐地察觉到有人靠近。他转过身,看见了逆着光向他走来的贺知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