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孩,你已经快把我转晕了,我说过西弗勒斯不在。”地窖办公室门外,美杜莎皱着眉对前面的人说。

“对不起,抱歉。”哈利打算转身离开。

“哦,他回来了,真及时!”美杜莎说着,把门打开了。

哈利僵硬的背对门站着……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对教授说什么。

他慢慢的走回门口,低着头站在半开的门外。

门开了,而没人进来?斯内普拿起魔杖,谨慎的走过去拉开门。

“或者你变成了石头,没有听到我让你进来?波特先生。”斯内普对门前矗立的小雕像说。

哈利·小雕像·波特手指颤了颤,猛地拽住了前面人的衣袍。

斯内普沉默数秒,抿着嘴把看起来不太正常的救世主从门外拉进办公室,关上门。

“哈利·波特,放开你的手!我不是……”

“教授,我想妈妈了。”哈利开始编造谎言。

斯内普瞬间噤声。

“您想她吗?”哈利继续道。

黑袍男¥人浑身轻轻颤抖着,一动不动。

“我知道您喜欢她……”哈利抬头,绿色的眼睛再次强行闯入斯内普的视线:“如果可以,我愿意代替。”好的,哈利,你终于说出这么毫无羞耻的话。哈利的脑袋已经贴上了黑袍男¥人的胸。

斯内普沉默着。

“咚咚”门外忽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哈利猛地被斯内普甩开。

“站到那边去。”斯内普指着一处墙下的位置。

“穆迪”缓慢的走进来,魔眼疯狂的转了两圈,挺到了哈利所在的位置,另一只完好的眼睛看着仍然有些僵硬的斯内普:“Lord通知我带……离开。”

斯内普侧过身子,把路让出来。

“另外,Lord让你现在立刻回家。”

斯内普脸色白了白,小幅度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我也去!”哈利忽然插嘴。

“穆迪”阴森的看向救世主。

“回你的宿舍,波特,我没空和你玩这些……。”

“我要去。”哈利打断斯内普的话,异常坚定的说。

“我要提醒两位,Lord今天心情并不是很好。”穆迪已经打算出去了。

斯内普沉默一会儿,忽然转身,但魔杖指着的原本应该有人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哈利躲在一个魔药架子后面,呲着牙:“我一定要去,你阻止不了我。”

“追踪束缚。”教授怒了。

哈利被一个完全无法躲闪的魔咒击中,束手束脚的倒在地上:“你没教我这个!!”

“愚蠢自大的救世主……”斯内普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

“现在可以走了?”穆迪在旁边抱着手臂悠闲的说。

还没等斯内普回话,门上的美杜莎惊叫:“白胡子来了。”(斯内普门上的美杜莎必定是可以和门里沟通的)

三个人都是一愣。

“该死的,是邓布利多!”斯内普最先反应了过来,他迅速给哈利解除了魔咒。

穆迪配合默契的把一些刚才被哈利碰倒的小东西复原归位。

在最后一个小瓶子竖起来的时候,邓布利多推门而入。

“哦,西弗勒斯……阿拉斯托,以及哈利,你们都在。”邓布利多看起来有些惊异,但半月眼镜后闪过的精光不容任何人忽视。

“我是哈利的院长,我要求单独指导哈利的黑魔法防御术。”斯内普飞速的找了一个非常完美的借口。

“你?哼……你不过是个立场根本不明确的家伙,谁知道你教导救世主是不是另有所图?阿不思!你不能让他单独指导哈利·波特,这实在太荒谬了……万一哈利被动了什么手脚……”“穆迪”同样反应神速的配合下去。

两个人不愧都是食死徒的精英成员。

“阿拉斯托,我说过,我信任西弗勒斯,他是我们的人。”邓布利多看起来没有起什么疑心。

“但是,哈利·波特……”“穆迪”非常不甘心的挥舞着魔杖,仿佛随时会有魔咒扔过去。

“为什么不去问问他本人的意见呢?”邓布利多笑着说。

三人看向从邓布利多进来后,站在原地一直没有动的哈利。

“我……”哈利微微抬头:“能不能请两位教授一起教我?”

“哦!哈利,你这孩子真会说话。”邓布利多开玩笑的说。

“我是不是太贪心了……”哈利有些失落的再次低下头。

“不,不,哈利,你是我们的勇士,霍格沃兹有责任让你变得更加强大,以此来为学校争得荣誉,那么,就这么决定了,阿拉斯托和西弗勒斯。”

“该死的!你的脑袋里已经全是蟑螂堆了吗?!我不同意!”

“我也坚决不同意……让我和一个食死……”

“阿拉斯托!”邓布利多声音极其严厉的打断了“穆迪”的抗议:“我希望,你信任我,阿拉斯托。”

“……”穆迪似乎极其艰难的思考着,他的五官扭曲的更加狰狞,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松口道:“好吧,阿不思,我信任你。”

“那么西弗勒斯,你们继续,我想我需要回校长室吃点下午茶,阿拉斯托,跟我来。”邓布利多笑眯眯的说。

“……哼。”“穆迪”真心恶狠狠的瞪了斯内普一眼,真心不情愿的跟着邓布利多走了。

看着邓布利多和穆迪出门,斯内普立刻多向门上扔了一堆咒语。

该死的老蜜蜂!和该死的“穆迪”!

“我要跟你一起去!”哈利依旧百折不挠的说。

“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你的……伴侣?”斯内普的脸已经全黑了。

“……什么伴侣?”哈利迷茫的问。

“婚姻伴侣!你和你亲爱的汤姆已经缔结婚姻契约了!”

哈利张大嘴不可思议的看着斯内普,斯内普脸色漆黑的怒目着哈利。

办公室里一时静了下来,下一刻,化身为人形曼德拉草的哈利·曼德拉草·波特尖叫:“我什么时候结婚的?我怎么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