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的云一如往常的在湛蓝的天空中悠闲的飘荡。鹿丸忙里偷闲的躺在草地上做着他最喜欢的事――看云。

由木人曾说过我爱罗是她的月亮。

鹿丸却觉得我爱罗是他的云,永远在他抓不住的距离,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在梦里真真假假,断断续续的窥得我爱罗的半生,鹿丸觉得他或许能明白我爱罗想要守护的心情了。

“只能通过能力,自己去开拓未来,而且不能逃避独自一人的寂寞之路……”

“总有一天……我也会成为人人需要的存在……”

他从未逃避过,寂寞,偏见,甚至是恶意重伤……这些于他而言都不过是必经之路而已。强大如他,绝不会因为这些小事而动摇。

然而正是这样,才更遥远。

他奈良鹿丸不过是一个胸无大志的普通忍者罢了。

“鹿丸……”

“鸣人?”鹿丸看着突然出现的人眼底闪过一丝惊讶。随后不等鸣人再说话,立刻站起身来。

“我不能放弃佐助……”鸣人眼神中没了往日的神采取而代之的是份认真的沉重,他直盯着鹿丸坚决的开口。

鹿丸直愣愣的看着他。

“我爱罗是我爱罗,佐助是佐助,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木叶的危机我会解决,但是我不能放弃佐助,我一定要把他带回来。”

鹿丸诧异的看着眼前坚定的鸣人,有那么一瞬间能明白我爱罗执着于鸣人这个朋友的心。

“我明白了。”鹿丸神色轻松的笑出声,“道歉是很麻烦的一件事。不过那天是我太冲动,把怒火发到你身上,抱歉。”

“鹿丸,你……”鸣人眨着迷茫的天蓝色眼睛有些惊讶

“是我误会了一些事,不过现在想通了。宇智波佐助是同伴,抛弃同伴的人连废物都不如,而我虽然得过且过了点但也不想被人当成废物。”

当我爱罗再次出现在魔之沙漠遗迹的入口处已经日上三竿。沙漠的白天热度灼人,太阳过于明亮的光线让我爱罗不适的眯起了眼。

炎热让疲惫感愈发强烈,我爱罗拖着略微沉重的步伐往砂隐的走去。

砂隐的守备人员和平常一样一丝不苟的站在入口处的,入眼处皆是一片黄沙。一道黑影渐渐近了,站在高处的砂忍者奇怪的拿起望远镜。

突然一道惊呼打破了宁静严肃的气氛。

“是我爱罗大人回来了!”

听到喊声,众人不敢相信的纷纷拿起手边的望远镜。

“真的是我爱罗大人”

“快,快去通知风影大人”

砂隐一下子欢喜的炸开了锅。村民问讯,人头攒动的往村口赶,人越积越多很快就把入口处围的水泄不通。罗砂和一众长老会开到一半也不开了。

我爱罗走到村入口的时候看到密密麻麻的人一下子愣在当场。

“我爱罗大人……”

“我爱罗大人……啊……”

“欢迎回来……”

到处都是欢呼声。

“风影大人”

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人们才注意到罗砂已经来了。

罗砂顺着人们自动让开的路走到我爱罗面前,后面还跟着手鞠和勘九郎。

“欢迎回家”

看着眼前的亲人,村民,熟悉的村子,归家的浪子终于找到了停息的港湾,疲惫感一下子洗清了许多。

我爱罗扬起一个明媚的笑脸,这就是他一直守护砂隐的原因啊!“嗯,我回来了!”

“父亲,我有事要汇报……”

刚进村,我爱罗马不停蹄的投入到工作中,却被罗砂大手一挥打断了。

“刚回来就别说这些了,回家休息。”

手鞠为了庆祝我爱罗的归来特地推了工作和勘九郎去市场买了一大堆食材,要好好露一手。

罗砂也千年一遇的天没黑就回了家,老老实实的坐在了沙发上。

虽然手鞠的手艺差强人意,我爱罗还是多吃了一碗饭。从没有离家这么久,回到砂隐的那一刻起我爱罗深刻的意识到什么还是家里好。

这种安心的感觉,家的意义在他的心里清晰起来……

我爱罗回到房间,这里还是和走之前一样。手鞠都会定时的打扫,虽不至于一尘不染倒也干干净净的。

我爱罗的房间如果被木叶的那群人看到一定会惊奇。童趣这类的东西看起来就跟他搭不着边,然而他的床上却摆满了玩具熊,大的小的。

都是夜叉丸给他准备的,上辈子他因为伤心把所有的都毁了,但这一世他却完整的保留下来。

以至于床和周围的家具完全不搭调。房间里其他的除了书桌,衣柜在没有多余的东西。

我爱罗拿起扣在书桌上的相框,泛黄的照片上母亲还温柔明丽的笑着。

恭敬,端正的摆好照片,我爱罗拇指轻轻抚上加流罗的笑容。

想起在秘境看到的那个虚弱的连呼吸都困难还依旧温柔注视着他的母亲,那个即使没了性命也仍旧想要保护他的母亲……

母亲在他心里变得从未有过的鲜活,不在是泛黄照片里定格的面容,不再是他人只言片语里的回忆,而是那般鲜活的用生命爱着他的人。

母亲,谢谢……

每一次回忆痛苦的过往都是一次重生。缅怀过去也不是沉湎于苦痛自怨自艾,而是告诫自己珍惜现在。

是时候正视自己的过去了!我爱罗猛地一下子拉开桌子最底层的抽屉。碎裂的相框里黄头发的温柔男子抱着我爱罗笑得明媚。

夜叉丸,舅舅,谢谢……

我会好好生活下去,为了母亲,为了你。

手鞠敲响我爱罗的门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去房顶找他的准备了,只是她没想到她推开门竟然可以看到我爱罗抱着玩具熊安然入睡的样子。

鼻子没出息的一酸,眼泪差点没掉下来。而她在看到桌上和母亲的摆放的夜叉丸的照片时又是一愣。眼神中泪光闪了闪,然后轻手轻脚的慢慢退了出去。

时间紧迫,当然没有时间让我爱罗放松好好休息。所以第二天他就又回到了离开之前的岗位――罗砂的助手。

五影会谈,本是雷影大人为了弟弟声讨其余四国召集的。但奇拉比已经被知道真相后暴怒的雷影抓了回去。这样,五影会谈不可避免的推迟了。

而木叶为了商讨“宇智波斑”之事重新拟订会议时间。各村现已经进入了备战状态。

罗砂虽然对我爱罗隐瞒初代二代还在的事实不满,但木已成舟且能对付宇智波斑的也只有和他齐名的忍界之神千手柱间。如此一来他也就不好在说些什么。

“宇智波斑”目标是尾兽,这一点砂隐,云隐和木叶是有共同立场的,但岩隐和雾隐就不好说了。

罗砂对于即将到来的五影会谈还是有很多担忧的。

相对于罗砂的担心,我爱罗倒显得轻松了许多。毕竟是经历过一回的老手,四位影的脾气秉性他很了解。

而且牵扯到整个忍界的未来,各大国的利益问题,相信他们也不会无动于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