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苏镜羽就带上存款老公一起去了南省玉晗市,然后又跑到了灵宜村,以投资老板的名头从村长那打了证明,然后又跑了两天手续,最后成功把南陵止脩给他圈出来的地给承包了,年限是三十年。

苏镜羽哪怕来的时候就做好了要吃苦的准备,但是在实地考察时看到那么大一片的地,他还是吓得心脏都停了三拍。

一百亩说起来也就三个字,但是真的置于这之间了,那就不是那么简单了,那宽阔的田地,看得苏镜羽有点头晕。

但是他也不能后悔了,南陵止脩盯着他呢!

灵宜村里大部分都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去了,留守在村大部分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这些老人是干不动什么活的,所以灵宜村里大部分的田地都是荒废的。

苏镜羽一说要承包这么大一块地,村长就很积极的给他把手续帮着办齐了,而且也很爽快的给他批了一块宅基地,他到时候可以在这里建个小别墅啥的。

当然了,那就是以后的事了,反正地是批下来了,他现在暂时没钱起房子,就只能租了村长家的二楼,在他赚到第一笔金之前,他都得住这里才行了。

因为苏镜羽给钱很爽快,村长也就更爽快了,答应了苏镜羽说没事不要上二楼,去他房间附近的条件。

苏镜羽并不想真的晚上住这里,他让南陵止脩帮着开了空间门,每天晚上还是要回自己的狗窝的。

他既然已经答应了要种田攒功德求大道,那么自然就得要赶紧的去把这个种田的事好好完成。

还好南陵止脩这个人虽然有些傲娇,但是苏镜羽说要去田间看看,他还是全程陪着他的,“你可有什么想法?”

苏镜羽之前也就囫囵的看了一下南陵止脩的山水图,在实地也只是看了个大概,但是也知道山前的老大一片地都是被他承包了的。

其实苏镜羽这样承包下来,这座叫做小棋山的山下就全都是他的了,周围除了马路以为,都没有别人的地了。

而且他的宅基地也是批在了这附近,以后房子起好了,他躺在家里就可以看到自己的山和田。

至于有什么想法吗?那可真没有╮(╯▽╰)╭

“我也没经验,你有什么建议吗?”苏镜羽只能问南陵止脩了。

南陵止脩就看了他一眼,“这个季节你知道适合种什么菜吗?”

苏镜羽:“……”

苏镜羽他还真不知道,“我就是一写小说的,我也不写种田文啊,哪里知道这个……”

“唉~”南陵止脩叹息了一声,“那你就得学起来啊,不学起来哪怕你灵气再充足,那季节不对种的菜……”他顿了一下,“只要能活下来,那也是能好吃的!”

苏镜羽他一开始听着还很羞愧,但是听到最后就忍不住了,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是的了,反正都会好吃,那还怕什么?”

“算了,不指望你。”南陵止脩带着他已经走到了他们承包的山田处了,这是一片绵延很宽的地,里面有水田也有旱田还有菜地,大部分都是荒废的地,还有一些地早有种过了一些菜,但是也直接包给他们了。

田地之间都有纵横交错的小路,大部分都是堪堪够一个人过的阡陌,少有是可以两个人并排走的。

而且这些地也高低不一,有些地方高很多,然后落下去好几米才是另一块地,也难怪没人在这里承包山田了。

南陵止脩看了会,大概给这些地划了三大部分,“这左面的这些田地稍高一些,而且少水,地要干些,将之与山地一起,用来种一些矮化果树与一些可结果的灌木。”这一块并没有多少,与小棋山也离得很近,用来种树确实不错。

“中间这一块不高不低,就当做平常菜地,用来种植季节蔬菜就好。”这一部分地大概占了总承包的地的三分之一大小。

“最后这一块地势低,灌水也方便,便用来种水稻吧,主食大家都是要的。”这一块是最大的地,大概有一半的样子。“而且最关键的是,种水稻你只需要种一季,可以偷些懒。”南陵止脩可以说是很了解苏镜羽的懒癌了,这话一说出来,就看到苏镜羽完全没有意见了,只连连点头。

“那么接下来,你去联系挖机把地平整一下,划出来的部分要大致一样高。”南陵止脩说着手上就变出了一张图丢给苏镜羽,“这是施工图,去找靠谱的挖机,早点完成,知道吗?”

苏镜羽觉得南陵止脩是真心牛逼,连施工图都给他变出来了,那岂不是再简单不过了?

不过想了想他又问,“我们要不要挖个池塘用来养鱼种莲藕啥的?”多个池塘就意味着他可以少掉一大块要种的地,所以这个必须要争取。

南陵止脩直接点头,“可。”毕竟水生植物其实也很多的,“还是挖两个吧,多养些鱼蟹什么的。”

等把这些地方都规划好了,就只差到时候具体给填些什么植物种进去了。

苏镜羽很快就联系好了挖掘机,对方表示最多三天就可以完成。也就是说,三天后,他,苏镜羽,一个作者,一个修士,马上就得开始种田了!

回了家,南陵止脩便把之前的山水画给他拉了出来,固定显示了苏镜羽承包的山田,让他去想怎么种田。

最后他决定果树种上桃、梨、荔枝和樱桃四种,先各种一亩地,毕竟成年果树很贵的,他要尽快赚钱,肯定要种可以马上结果的果树了。

然后中间这块菜地,他准备先种一些青菜萝卜这样的比较大众的菜,现在恰好是春天,播种的季节,他准备种的就有空心菜、小白菜、萝卜、韭菜、番茄等,当然了,像葱蒜辣椒这种配菜,他也准备开一片地多种点,毕竟他自己就喜欢加配菜……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他还打算种一片葡萄和一片西瓜、草莓。这些水果他都喜欢,而且这个时候也可以种。

等他在山水画上东划西拉的把规划图都给做好了,便跑去找南陵止脩了,“这样可以吗?”

南陵止脩就看了两眼,“行。”

见他真的把地都给规划好了,他这才说,“既然种什么菜都规划好了,那么到时候第一件事就是你得在那片地画好聚灵阵,不要多了,三个就行,现在你就先把聚灵阵学会吧。”

说完南陵止脩就丢给了他一份玉简,“里面是聚灵阵的画法,到时候可不要画错了啊!”

苏镜羽有些头秃了,好不容易搞定一件事,南陵止脩又丢一件更麻烦的事给他,有点心累。

不过聚灵阵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他必须得好好画,只有他自己亲手把聚灵阵画好,之后这些田地产出所得的功德才会属于他。

南陵止脩虽然没这么细细给他说,但是苏镜羽心里也有些数的,便非常认真仔细的开始学着画聚灵阵。

虽然南陵止脩给他的玉简是直接灌输知识给他的,但是理论和实践还是不同的,他首先还是在画纸上练习聚灵阵的画法,没有灌注灵力,只求不出错就行。

等练了两个小时他便把阵法练得滚瓜烂熟了,毕竟跟南陵止脩结契后他整个人都得到了升华,一个不算难的阵法他学起来还是不难的。

南陵止脩还刻意让他用灵力在房间里刻画了一个聚灵阵,感受了一下,“还不错,至少效果是达到了的,就是你的灵力还欠缺了点,到时候怕是难以画完三个大型阵法。”

“那怎么办?”苏镜羽现在其实才刚刚入道修炼三五天,要他有多少能力那真是难为他了。

“我先给你把修为提到筑基吧。”南陵止脩说。

“真的吗?这么简单?”苏镜羽眼睛一亮,他现在才刚刚炼气二层,到筑基可是有十层的差距的。

不过……“等等,你不是说我如果不借功德修炼我最多就能修炼到筑基吗?!”这会儿又说可以直接给他把修为提上来?

“自然,你没有我的话,那可能你连筑基都无法修炼得到,可是你有我啊!”南陵止脩笑了一下,对他蠢萌的程度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苏镜羽:“QAQ”好吧,他无法可说了!

“那怎么办?”苏镜羽问。反正能提升修为就行了,他也懒得跟南陵止脩计较这么多!哼!

当然,绝对不是因为不敢计较的原因。

南陵止脩对他勾了勾手指,“过来。”

等苏镜羽狐疑的走向他时,他便勾住了苏镜羽的脖子,然后亲亲在苏镜羽的嘴角吻了一下,“张嘴。”

苏镜羽呆呆的张嘴。

然后便感觉到南陵止脩的舌头往他嘴里探了过去,舔舐了一下他的犬牙,然后才在他嘴里肆无忌惮的攻城略地了。

苏镜羽整个脑子已经迷糊了,他呆呆的被亲了一会儿便整个人都软了下来,最后只能攀着南陵止脩的肩膀才能保证自己没有软倒在地。

等南陵止脩意犹未尽的收回了这个吻,苏镜羽还微微张着唇,那任君采撷的模样看得南陵止脩又有些蠢蠢欲动了起来。

他选的魔后,其实滋味很是不错的。

但是魔后的修为太低了,承受他一个吻已经是极限了,再来一个他怕魔后承受不住他的灵力,到时候可要酿成祸端了。

因此在苏镜羽软在他身上后,他也就是很克制的在他的唇角吻了一下,就把他抱上了床,“好好睡一觉……等明天起来就好了。”

在他的声音里,苏镜羽也懒得再思考刚刚那个深吻给他带来的冲击了,就这样乖乖睡了过去。

南陵止脩也不再多做什么,跟着他躺在了一起,只等明天苏镜羽把灵力消化,他就可以助他筑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