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新城

晏均礼一言不发的坐在客厅里面,严屹宽正在指挥着人将卧室里面的东西找出来,把房间翻了一个遍之后,严屹宽一脸严肃的走出来。

晏均礼揉了揉眉心,疲惫的说:“找到了么?”

严屹宽点点头,将手里面的东西给递到了晏均礼的面前。

小黑安静的趴在晏均礼的旁边,它在阳台玩耍的时候,看到了他在家,就连忙推开门,跑到了他的门口,使劲的挠门。

晏均礼心情不是很好,但是还是不舍得冷落小黑,于是打开门,让它进来了。

它也意识到了晏均礼心情不好,于是进来之后,就乖乖的趴在他的脚边,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地面。

它听着房门里面的响声,好奇的看着,却不有敢动,小眼神转啊转的,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直到严屹宽将手里的红包递了出去之后,小黑立马从地面上站了起来,冲着严屹宽高声狂吠,一副戒备的样子。

严屹宽被下了一跳,连忙往后面退,生怕小黑扑上来咬他一口。

看着小黑闪闪发光的牙齿,自己要是被咬上一口,肯定不见了半块肉,想想就头皮发麻。

“小黑。”晏均礼淡淡的叫了一声,伸手过去摸着它的狗头安抚它。

小黑不叫了,但是还是一脸警惕的看着严屹宽。

晏均礼看着小黑的样子,心里大概是有数了,这东西怕是脏的。

“说说。”晏均礼的手一直在摸着小黑背部的毛,它享受的闭上了眼睛,慢慢的放松了下来,他的力道刚好,小黑不自觉的露出了自己柔软的腹部。

晏均礼看了小黑一眼,然后看向严屹宽。

“按照您的吩咐,我们将卧室里面能藏东西的地方都翻了一遍,然后在您的床底下发现了这个。”严屹宽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晏均礼。

晏均礼示意他拆开。

严屹宽按照晏均礼的吩咐去做,一打开红包,他的脸色就变了。

“是什么?”晏均礼的手指在沙发扶手上面轻轻的敲着。

“是,是头发还有纸钱。”严屹宽强忍着将手里面的东西扔到地上的冲动,开口说。

“不止,你看看里面还有什么。”

严屹宽将里面的东西抖出来之后,就看到了里面还有一张纸条。

“老板,有一张纸条。”严屹宽说。

“念。”

“吴心,1990年1月1日。老板,上面就写了一行字。”严屹宽将上面的字给读了出来。

“你去找这个人的所有信息。”晏均礼得眼神变了变,说。

“可是老板,全国这么大,叫吴心的人肯定不少啊,更何况还不知道是男是女的,无疑是大海捞针啊。”严屹宽忍不住说。

“不用,这是女的,而且已经死了的,就在南通,如果找不到,相邻的省市也可以去查找一番。”晏均礼说。

“好的。”严屹宽不敢再问,他看见老板的脸色已经非常的不好了,识趣的不在让他费心。

“屹宽,我这次遇到了用科学不能解释的事情,这些事情你都要私底下调查,有结果就及时告诉我。”

严屹宽愣了好久,才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其实刚才的时候,他心里面就已经有了推断了。

“我明白了,晏总,这些东西怎么处理。”严屹宽到了桌面上的头发纸钱,心里面发毛。

“放在这里就可以了,还有将这件事情不经意的透露给连玥。”

“啊,为什么要告诉连小姐?”刚刚老板不是说不要泄露出去么,就算告诉了连小姐,也没有什么用吧?

“她能解决。”晏均礼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面充满了信任。

“我明白了。”严屹宽说。

也不知打连小姐哪里入了老板的眼,让他这么信任她。

哎,想不明白。看来自己以后要讨好连小姐?这样自己在犯错的时候,就能让连小姐在老板面前为自己说说好话?

越想,严屹宽月觉得可行。

下班的时候,连玥碰到了严屹宽。

电梯里面就她和严助理,两人也算熟的了。

“严助理?晏总今天没来上班么?”连玥问,听公司里面的人说,晏均礼一般都不会无故不来公司,除了前一段时间出车祸在医院里面修养,每天都会准时准点大公司上班。

而今天,老板居然不来上班,全公司上下的女同胞都在担心老板的安慰,猜想老板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嗯,晏总今天身体不舒服,我上午去看他的时候他的情况很不好。”严屹宽的脸上适时的浮上忧愁。

“可是我今天去敲门的时候,并没有见到晏总在家啊。”连玥微微睁大了眼睛,疑惑的问。“可能是老板没有听清吧,他给我打电话,我去看他的时候,他的嘴都是青的。”严屹宽故意夸大事实。

“病得这么厉害?”连玥皱眉,昨晚看到他还活蹦乱跳的样子,今天居然就病了?难道是说因为帮小黑洗了个澡就生病了。

要真的是这样,那未免也太娇柔了吧。

连玥在心里面吐槽。

严屹宽不知道的是,在他的描述下,英明神武的晏总在连玥的心里面已经变成了娇弱的小白兔了。

“嗯,晏总一直说房子里面有东西,晚上一直缠着他。然后就叫我们把卧室翻一遍,你猜我们找到了什么?”严屹宽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是什么?”连玥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听严助理这么说,晏均礼是被脏东西缠上了?

不过自己在他的身上并没有看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啊,按理说他跟自己走那么近,不应该被脏东西缠上啊。

“我们在床底下找了了一个红包。”严屹宽叹了一口气,一想到上午在老板的卧室里面看到的那一幕,他感觉自己现在身后都发冷。

“红包!”连玥微微的提高的声音,不可思议的说。

这倒是让严屹宽惊讶的看了她一眼,“怎么了连小姐?”

连玥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摇摇头说没事,这世界会有那么巧的事情么?乔岩也是因为捡到了一个红包,所以才被鬼新娘缠上了,这边还没有彻底解决,晏均礼也被缠上了么。

她顾不得这么多,问着严屹宽:“严助理,红包里面是不是装着用红绳系住的头发,纸钱,还有一张纸条?”

这下轮到严屹宽震惊了,他面色有些严肃:“连小姐,你是怎么知道的?”

自己都没说,连玥就知道了,怪不得老板要自己将这件事情无意的透露给连玥,是料准了她一定会知道的吗?

“啊,哈哈哈,我猜的,因为以前听老人说过。”连玥打着哈哈,想趁机糊弄过去。

糟糕,刚才就不应该这么激动,应该淡定一点,慢慢的将严助理的话给套出来,而不是傻乎乎的自己说出来,现在好了,引起了严助理的怀疑。

“是么?”严屹宽一点都不相信连玥说的,作为晏均礼的助理,这点谎话他还是分辨的出来的,只是连小姐不愿意说,自己就不问了。

“嗯。”连玥点点头,见严助理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心里面松了一口气。

“对了,连小姐,你回去之后,就给老板做饭吧,他今天一天都没吃饭了。”严屹宽叹了一口气。

“啊,一天都没吃啊?”

“嗯,麻烦连小姐了,食材我都已经放在老板的冰箱里面了,老板想吃什么就给他做什么。”严屹宽对着连玥说。

“好的,严助理,我知道了。”连玥点点头。

回到华府新城之后,连玥回到家放下东西之后,立马就去了晏均礼的家里。

敲了好半天的门,都没有人来开。

就在连玥猜想老板是不是已经病入膏肓,生活不能自理的时候,门咔嗒的一声就开了。

映入眼帘的就是老板的一张臭脸。

“你今晚怎么这么迟?”晏均礼表示很不高兴,他今天饿了一天了,饿得胃都痉|挛了,她还慢吞吞的回来,简直是不能忍了。

肠胃没有得到满足的晏均礼很是不爽。

“我一下班就过来了,你还冤枉我!”连玥高兴的说,什么人嘛,自己一下班就过来,他还想要怎么样?

信不信自己甩手不干了,让他饿到明天去。

“行吧,这次就原谅你,下次还迟到就扣工资。”晏均礼一脸大度的说。

连玥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

走进去的时候,看到了小黑居然在客厅。

这货是什么时候跑过来的?

“今天一天都待在我家,吃了我两斤进口的牛肉干,你看看是要肉偿还是怎么的?”晏均礼好笑的说着。

“肉偿?”连玥回过头来,不敢置信的问。

“就两斤肉,我给钱还不行?况且也是你自愿的吧!”

“自愿?可是我想吃狗肉啊!”晏均礼还咂咂嘴,眼神落到小黑的身上。

“不行!你想都不要想!”

“逗你的,赶紧去做饭,饿死你老板,谁给你发工资。”晏均礼突然软了下来,连玥注意到,他捂着肚子慢慢的走到了沙发上,眉头紧皱。

难道真的是饿坏了?算了,自己还是赶紧给他做饭吧,谁叫他看起来这么可怜呢?

连玥的心里面有一丝奇怪的感觉闪过,来的快,消失的也快,以至于她还没来得及捕捉到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