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晴宇目光深邃,他有意靠近叶桐,使得叶桐没了安全感,她不自觉后退着,惊吓中双唇颤抖着喊道:

“你要干嘛?”

“你喷了香水?什么牌子的?”

“走开。”

木晴宇靠近后还深深呼吸的闻了闻,叶桐使用出全身的力气将他推开,接着掉头跑进卧室房中,将门关严反锁,木晴宇仰头大笑,不时的还坏坏的瞅向了那道门。

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偷听里面的动静,叶桐背靠着门框,呼吸急促到难受,只觉胸口发闷,那种感觉难以形容。

门外传来木晴宇深沉的声音,他说道:

“其实最近我的压力很大,但不知道为什么,和你在一起就会很开心,这此来这里并不是为了什么考察参观,而是只想和你在一起,谢谢你的陪伴。”

叶桐听着一句句感人的话语,仿佛这是一种表白,使两人的关系迅速拉近一般,叶桐无法抗拒,她慢慢将房门打开,木晴宇帅气的面庞就近在咫尺,他死死的盯着自己,不经意间他已经将头叹了进来,然后温和且淡定的问了一句:

“香水是什么牌子的?”

“死出去。”

叶桐再一次推开坏笑中的木晴宇,自己整个人就像个傻瓜一样再一次被他作弄,叶桐锁好门跳上床,用被子将头给完全盖住。

这一晚,叶桐是穿着衣服入睡的,天方大亮,叶桐的意识也冷静了许多,她心想着门外还有个男人,既让他心跳又有点讨厌的男人,叶桐不敢走出这道房门,不敢与其面对。

将门打开一道缝隙,外面并没有人人影,桌上的散落着几个咖啡杯子,看来他这一宿也没有睡好。

趁着他不在就快点打理自己,叶桐很迅速的来到浴室间,打开门那一刻,眼前的木晴宇刚好在洗澡,而木晴宇也有所反映,急忙护住了身体,厉声着道:

“你不会敲门的吗?”

叶桐一肚子的委屈,她捂着双眼,可又不服气,语气强硬的怼了回来:

“这是公用的,凭什么敲门,倒是你为什么不锁门呢?”

二人就这样僵持着,直接木晴宇提醒着说道:

“这个问题不适合现在讨论,你能不能先出去,怎么还在这里看上瘾了。”

叶桐这才意识到严重性,连忙退了回去并将门关好,心跳声很重,听的很清晰。

坐在沙发上发呆,真不知道这两天过的是什么日子,如果再呆在这里,自己一定会发疯的。

木晴宇洗完澡出来,他围着浴巾,若无其事的坐在了叶桐的身旁,叶桐上下大量了一下对方,紧张的向后蜷缩,尽可能与他保持距离。

“我又不咬人,你怕什么,我就是想问你今天有没有什么事情?”

“你这话说的倒是好笑,我是来陪你出差的,你说任务没有了,我还能有什么事情可做。”

“那就好,一会陪我出去走走。”

两人互不理睬,这种局面持续了一段时间,但是木晴宇不再去调弄她的时候,她还忍不住的想要观察木晴宇的状况,这是一种矛盾心里,是一种对某种感觉的掩埋。

二人在客厅吃过早餐,叶桐习惯性的起来收拾碗筷,木晴宇说道:

“你在我家做保姆还没做够吗?一会会有服务员打扫的,你马上换件衣服和我出去。”

“哦!那我用换吗?”

“难道不用吗?”

木晴宇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叶桐也随之打量起自己,从头到脚的职业装,如果穿这一身出来度假的话,确实大伤风景。

回到房间换了一套便装,可还是令木晴宇不满意,他拉着叶桐全走出房间。

二人来到步行街闲逛,终于看到有卖沙滩服的地方,木晴宇好像很在行的样子说道:

“这种料子穿着很舒服的,由其是这种人热的天气下,来挑选一套。”

叶桐遵循了他的意见,刚好看到老板说今天有情侣活动,经过打听才得知,今天是本地区独有的表白日,今天只要是穿着情侣装的男女,在这条街上无论买什么,一律五折,并且夜里会有乡土人情,烟火表演,如果男生能向心仪的女生表白,可说是绝佳时机。

木晴宇嘴角微微一笑,叶桐知道他又有什么鬼点子了,果然,木晴宇挑选了两套海蓝色的沙滩服,说要一人一套,叶桐不依,回道:

“你堂堂木氏少东家,还差那点折扣吗?”

“你懂什么,既然出门在外了,享受的就是这个过程,人生难得随性,去试试。”

叶桐扫向里面的粉红色套,坏坏一笑带有威胁的说道:

“让我穿也可以,就那件粉的。”

顺着叶桐指手方向,木晴宇尖叫出声道:

“开什么玩笑,不可以,那是人穿出去的东西吗?”

“哎呀!你还是不爱我,连这点小小的要求都不能够满足,看来我去和别人搭配去了。”

说完叶桐崛起了小嘴,故意巡视四周,木晴宇当真了似的说道:

“我倒是也想挑战一下自己,好,穿下看看。”

两人分别进了两个试衣间,出来时不小心看到了对方,叶桐衣着清新,妖娆脱俗,脚下一双人字拖,整个人散发出朝气,精神也轻松了许多。

再看木晴宇,他穿上这套后,整个人都变得腼腆起来,没了自信和底气,像足了失败者,看的叶桐哈笑出声。

走在热闹的大街上,这里成双成对的情侣不在少数,都是各式各样的情侣对搭,唯独木晴宇和叶桐格外的亮点,本来就是郎才女貌,再加上这耀眼的粉色套,更引起旁人的注意,不时还伴有赞叹声。

“那对俊男美女好让人羡慕,他们一定会很幸福的。”

“就是,你看看那个帅哥,他明明就不喜欢这个颜色,可还是穿了,想必他真的很在乎这个女生,他们一定很幸福。”

周围的舆论声让二人有些羞涩,但除了穿着合拍意外,并没有一点情侣的样子,木晴宇大着胆子牵过叶桐的手背,叶桐只觉得半边身子一麻,小声问道:

“你想干嘛?”

“注意配合,人家都兴致高涨,你别扫兴。”

只是配合而已,有什么的。

叶桐不再反抗木晴宇的反抗,主要她也想尝试一下和男生独往的滋味,再说了,和木晴宇学长拍拖不吃亏。

果然,二人如此一穿,无论在这条街上吃什么还是买什么,全部五折,两个人天真烂漫孩童一般,见什么都好奇,都想买。

不时的谈笑,不时打闹,吃东西的时候木晴宇会轻轻擦去残留在叶桐嘴角上的残渣,叶桐含羞接受,有时叶桐笑的忘乎所以,也会小鸟依人般的转进木晴宇的怀里,这时的木晴宇像一个守护她的大树,给她依靠的怀抱,并用手臂轻轻搭在她的背部。

不到半天的功夫,两个人适应了这种感觉和身份,说话也自然了许多。

“叶桐,你说把这个活动用着我们公司品牌上如何,我想好了,我们也出季节情侣装。”

“好呀好呀!倒是咱们俩来代言好了。”

叶桐似乎是兴奋的过了头,她连忙反应过来,今天只是个角色扮演罢了,日后还是要回到真是身份的。

看出叶桐的心思,木晴宇淡定的笑了,安慰道:

“说定了,就由我们代言,连请明星的费用都省了,我发现你可以啊!只要一说话就能给我省钱。”

叶桐见木晴宇缓和着尴尬的氛围于是也不再多想,她决定好好去享受现在,哪怕只有一天,也要做一次属于自己的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