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落从未见过父亲脸色如此凝重而精彩过,各种复杂的情绪不断的在花泽宇的脸上出现,良久,他徐徐的吐出一句话,“记住,在你的未来,若遇到拥有相同五行元素并面容与你有八分相似的女人,一定要用你左手的银剑守护着她,永远。”

花千落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花泽宇温柔的摸了摸她稚嫩的脸庞,深深的凝视了她一眼,头也不回未回的认真的做着饭。

一边看着花泽宇的背影,花千落一边思考着今天接触的元素世界,双系元素,似乎在这个世界中很少存在,否则,父亲也不会那么吃惊了,看样子,自己的那个银剑元素好像令他触动很深啊。

对她来说,更重要的却是元素与精神力之间的关系,如果那个光环就是自己五行灵力无法突破的关键,那么,不论怎样,都要想办法弄到一个光环试验一下。

午饭时,花泽宇似乎很沉默,就连饭量似乎也比往日少了许多,目光不时的落在花千落身上,仿佛在犹豫着什么?

吃完午饭,花千落习惯性的准备回房间练习精神力,却被花泽宇叫住。

“等会儿再回房间吧,落落,我问你,你想不想成为一名魔法师?”

花千落的身子微微一怔,愣了一下,看向花泽宇,她不愿意欺骗父亲,眉心微蹙着犹豫片刻之后,还是点了点头。

花泽宇叹息了一声,苍白的脸庞看上去多了几分沧桑,“你终究还是选择走上这条路道路。”花泽宇只是极轻极轻的说了这句话,就又继续收拾着桌上的碗筷。

花千落发现,花泽宇花泽宇在感叹的时候,情绪中有欣慰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害怕的表情,她明白,在自己的这位父亲心中,似乎隐藏着很多心事。

凝视着他背影好一会儿,花千落回到自己的房间继续工作,药炉内滋滋的声音有节奏的响起。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将这些提炼纯度达花泽宇要求的不含任何杂质,但这种炼丹的方法对她提升精神力和灵力修为使用却有着极大的好处,对布置阵法的练习效果也不错。花千落已经开始尝试着用尽可能少的精神力与灵力配合着阵法炼制丹药,这样,她每一次连续使用火焰的时候就能维持更长的时间。

当下午的药材炼制进行到三百多下,透过精神力观察感觉上又令那些药材的祛除了多少的杂质时,门帘被掀起,花泽宇走了进来。他今天下午似乎并没有炼药,至少花千落没有听到熟悉的药炉运转时的滋滋声。

“爸爸。”花千落看向父亲,精神力控制着里面药材分离后灭了手中的火焰。

花泽宇做了一个让她继续的手势,就走到一旁站着,也不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花千落这才继续对药材提纯,此时她的额头上已经冒着豆粒大的汗珠了。以她现在的灵力,还不足以达去适应高温的程度,更何况,这绝对一项重度消耗精神力力劳动。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声不断响起,花千落娇小的身体和漂浮半空的药炉并不成比例,但每一次火焰温度都掌控的都恰到好处。

花泽宇心中暗道,天生的炼药师加上先天最高精神,难怪她这么小就能控制着精神力提纯。濉溪的话或许是对的,不应该因为自己的颓然而影响到这个孩子的未来,今后的路,就让她自己去走吧。

看着刻苦努力的花千落,花泽宇心疼的终于下定了决心。

“放下来。”花泽宇开口道。

花千落控制着药炉缓缓落下,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悄然催动体内灵决运转,以恢复自己的精神力。

花泽宇走到花千落面前,控制着她落地上药炉,再看看她药炉内提炼了一半的药材,“像你这样控制提纯,就算是一年之内也无法让它不含任何杂质。”

花千落仰起头看着高大的父亲,“那我该怎么做呢?”

花泽宇淡冷道:“告诉我,当你用精神力控制着药材提纯时,最先接触的是什么?”

花千落想了想道:“应该是药材吧。”从精神力控制到火焰温度,然后再由精神力控制着药炉内的药材杂质祛除。

花泽宇并没有肯定或者否人花千落的说法,继续问道:“除了精神力控制之外,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火焰。”花千落毫不迟疑的回答。精神力和火焰同样是可作为瞬间攻击的对象,而精神力还有大脑保护,火焰却只有动作与操控而已。作为千机阁阁主,对于火焰的操控她清楚的狠,可直接取敌人性命,是最有效也是最方便的攻击方法。

花泽宇停顿了一下,才道:“那你告诉我,人有几种火焰。”

“啊”花千落吃惊的看着他,有些摸不着头脑。火焰有多少种还用说么?

“回答我。”花泽宇冷冷的看着她,身材与气势上的压迫感令花千落有些喘不过气来。

“两种。”

花泽宇摇了摇头,道:“不,你错了。记住,人的火焰只有一种,而不是两种。”

“一种”花千落有些匪夷所思的看着花泽宇,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花泽宇掌心向上慢慢变化,用最慢的动作幻化出火焰,“看清楚。”它可以通过沟通天地元素而吸取的火元素,但也是最原始的天然火种,一个人,如果想要将自己的火焰控制到极致,那么,必定是所有的元素凝聚于手心,所以,用火时,并不是以掌为起始,精神力才是起点。

当你的火焰能达到随意掌控自如时,精神力控制也会轻松,火焰掌控着温度,温度上传,到药炉,通过精神力控制剥离出自己想要的药材纯度,并将其中的杂质一点点的祛除,火焰温度始终保持不变,精神力一点点渗透,看着。

花泽宇手上的火焰温度微微一变,令花千落后退几步,同时,手中火焰已经渐渐凝实,眼神一凛,掌心微微向上,精神力依旧控制药材剥离,裸露在破灿衣袖外的掌心向后的胳膊上的肌肉紧绷,整个人就像蓄势待发的猛虎一般,掌心蓄火,精神为控,火焰温度在无形之中已经提高了药炉的温度,盖子被气流冲得飞起来,却啷一声巨响,重重的分毫不差的稳稳的落在那药炉上。

花千落完全可以感受到,这只是一个人火焰发威的过程,花泽宇没有灵力,更没有什么精神力的波动,这完全是火焰,而那颗完整的药材已经被炼制成精华,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药香,晶莹剔透的翠绿色,变得极其明显。

“以掌心聚火,把身体内的火元素力量全都聚集在火焰之中,是为全聚。而你只学了其形,并没有领悟其中真谛。”花泽宇将浮着药炉还给花千落,“你来一次。”

“好。”花千落从未想过,炼药还有这样的敲门。这样凝聚元素的法门可不只是用在炼制药剂上那么简单,它应该也可以用在自己千机阁的灵力修为中。

掌心凝聚火焰,学着花泽宇之前的动作,花千落用精神力控制着那颗药材精华中一点点的将杂质祛除,灵力缓缓运转,凝聚于掌心之中,牢牢的控制着火焰温度。

花千落全神贯注,火焰与灵力同时至于炉底,火焰猛得窜开,瞬间蔓延,精神为控,掌握全程,火焰凝聚,温度骤高,温药炉,再到药材,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火焰似乎变的前所未有的炙热,那由火焰温度释放开始到由精神力控制祛除杂质,自己的身体似乎要被这股炙热的火焰热浪烤干一般。

滋,随着药炉的温度不断提升,发出滋滋的响声。

花千落整个人的身体都随着温度的升高被灼热的汗流浃背,脸上渐渐苍白,精神力控制着杂质脱离,浓郁的药香飘出,尽管有光焰火焰术相助,杂质祛除的也差不多了,但精神力却被透支的太狠差点就遭反噬,幸好清风诀心法及时运转,这股刺痛的感觉才逐渐削弱。

效果是显而易见的,尽管花千落因为年纪的缘故,附加五行灵决,这一炉药液纯度的效果也不如花泽宇那么明显,但和她之前炼制的药液相比,这一炉的纯度甚至足以抵得上她之前炼制的数十瓶药液。

眼看着花千落的动作,花泽宇并没有给予评价,但从他眼里一闪而过的诧异来看,花千落做的显然比他预想中更好。花泽宇没想到,花千落竟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掌握了这种炼药的法门。

他又哪里知道,花千落一直在刻苦修炼千机阁的精神力,不但有着清风决的基础,光焰火炎术,云烟决加上飘渺落灵剑法,令她的精神力远超同龄人。她本身的悟性就极高,又有炼丹术作为参考,这控制的技巧自然就很容易掌握了。当然,这毕竟是她第一次,她的运用还并不熟练。

“父亲,我做的对么?”

花泽宇缓缓点头,“你知道精神力的作用了么?人使用最多的地方就是精神力,精神力是一切元素沟通的根源。运用好精神力的力量,会让你的药液纯度大增。”

说着,花泽宇走到药炉旁边坐下来,从药炉下面拉出一生铁铸造成的铁盒子,里面残留着祛除药材的残渣让花千落看着,花泽宇用食指拈了一点点,放自己的嘴里尝了尝,“炼制中,火焰的温度作用也非常的重要,药材充分的均匀受热,可以更好的提炼,因为那样会令它的纯度更高,药性更好。而任何一种药材,哪怕是风干的药材,它本身的药用价值也不会减少的,一旦温度不够,在炼制中温度控制不好令其受热不均匀的话,那么,就算重新炼制提纯再行祛除杂质,这种药剂也只是废品。所以,在你聚精会神炼药的时候,一定要控制好它的温度。精神力,同样也要控制的好,不但可以尽可能的祛除药材中所含杂质,也能够令药剂的纯度提高到最大化。”

精神凝聚通过它去感受那炉中的药材的变化,随时注意形态变化,以火焰温控,整个掌心之中火焰骤然凝聚,迅速的将药材扔进药炉之中,火焰一直保持温度不变,再用精神力控制着杂质祛除。一来一回之间,火焰全部凝聚于炉底全力保持温度不变,花泽宇的动作看上并不快,但每一步都令火焰的温度发挥到极致,在精神力的带领下,火焰与药炉形成了一种特殊的磁场,火焰温度骤然从炉底提升而起,药材顿时被烧的滋滋作响,精神力迅速控制着杂质祛除。

“你来控火,按照我刚才演示的动作。”花泽宇把自己的位置让给花千落。

有了之前精神力控制经验和仔细观察,花千落代替了花泽宇之前的位置上很快就掌握了火焰控制的方法,虽然还有些生涩,但在她的仔细观察下,没一次火焰凝聚都是从掌心开始。果然如花泽宇所说的那样,不但火焰温度很高,而且效果也比以前的好了不知多少倍。

花泽宇看着花千落的火焰,淡淡的道:“全神贯注进行炼药,可以令自己的精神力充分发挥出来,但同样的,精神力控制不好,遭到反噬也会给自身造成很大的伤害,如果没有合适的方法进行引导的话,不但容易伤到自己,也会令一部分精神力流失,无法运用到药材的提纯上。下面我的动作你要看清楚,这将是你能否在短时间内把药剂的浓度提纯到不含任何杂质的关键。”

深深吸了口气,花泽宇的眼神变得异常专注起来,随着炉底 火焰骤聚,整个药炉已经被烧得通红,炽热的火焰升腾,令房间内变得异常灼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