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答应了?”一个我熟悉的声音隐含着怒气从我的手机里传出来。

真TMD衰!号码怎么会被这个人知道的?

“答应什么啊?”我懒懒的几乎想立刻挂电话,真烦。

“和鳯家的联姻!”他终于吼了出来。

“喔,这件事啊。”我就知道他会问这个,我打了个呵欠“我答应了啊。”

“我不允许!”他的咆哮基本快要震聋我的耳朵。

我把手机拿开一点,用手拍了拍差点耳鸣的可怜耳朵,冷冷的说道“上野青陆,你叫够了没有?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手?你说不允许就不允许我还混什么?你当你谁啊,啊?凭什么管我?”

上野青陆,上野财团的继承人,说实话,空有一副好皮囊了,脑袋里什么也没装,上野财团看来就要败在他手上。脾气很差,是我最讨厌的类型,永远学不会自制。

我一连串的问题大概把他弄晕了,他沉默了好久。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他的声音又传进我的耳膜“你喜欢那个鳯镜夜?”

“大概吧,反正不讨厌。”我继续打呵欠。

“你知道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他好像压抑了巨大痛苦。

那又怎么样?是我拿着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喜欢我的么?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也知道我不喜欢你!你能不能不要再骚扰我?”

“尹筱澈!”他把我的名字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然后挂断电话。

完蛋了。他每次挂完电话就会冲到我的小公寓来,为此我早就把电话线拔了,而这次他居然知道了我手机号码!死定了!

我看了一眼闹钟,下午3点。不过对于我这个昨天玩电玩到早晨6点的人真的算是很早了。

我继续打哈欠,抱起我的被子,准备去我的邻居那里躲一个晚上。

“怎么了?”鳯镜夜看我的眼光有一点诧异。

“借你的地盘躲一个晚上,不想见到某个人。”我再次打呵欠,大概知道他要问什么,于是径自说了下去“上野青陆,很烦的一个人,我讨厌他。”

他看我的眼神更加奇怪了,我有点把头塞到棉被里的冲动,然后,他微笑,轻轻浅浅的。

“进来吧。”

按照这栋公寓里房间的格局都一样的原因,我很快找到了一张床,毫不犹豫的扑上去闭上早已沉重的眼皮。

他的床很大,而且有股淡淡的薄荷味道,真是令人舒服的床。这大概是我临睡前想到的最后一句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