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有这么一句俗语——“两岁三岁狗都嫌”。

即使是再可爱的孩子也摆脱不了这个魔咒

小铃兰也有这样一段让人烦不胜烦的时期。

她从一开始,就和别的小朋友不一样——精力虽然像普通的孩子一样旺盛,但是来自父亲的基因,她的力气比同龄人大出一截,所以她烦人的程度也不是普通的孩子能比的。

鬼鲛他本以为,小女儿大了一两岁,就可以摆脱在啪啪啪时被叫起来泡奶粉的命运……

然而事实证明,他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小姑娘两岁了,她会爬了啊!

大家都知道,雨之国,水多,管道也多。对于成年人来说,某些稍狭小的、经常不打扫的管道,如果不必要是不会考虑以管道为经过的出入口,比如急脾气的迪达拉……

如果不考虑之后被佩恩和角都找麻烦,我相信他只会干脆利落的炸墙,直接自己造一个,嗯!

但是小孩子不一样,对于管道什么的……

——只要能钻进去,那为什么不看看前边是什么呢?

万幸的是,小姑娘运气一向不错,当爸爸妈妈和各位叔叔阿姨尼桑吉桑找到她的时候,虽然情况都千钧一发的危急,但也总算有惊无险。

最危险的一次,她被吊在悬崖的枯枝上,悬崖下就是澎湃的大海,席卷而来的白色浪花中坚硬的礁石时不时露出尖锐的一角。小铃兰本能的使劲蹬着腿,大声哭泣。

如果掉下去,小姑娘必定凶多吉少。

想毕,那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终于知道什么叫害怕……

但是,小姑娘有作者开的外挂,她的运气非常好。

当小姑娘被通灵鲨找到的时候,那干枯的树枝正咔咔作响。

等焦急的鬼鲛终于得到通灵兽的消息,一个逆通灵术,才刚刚踩在澎湃的波涛上,那干枯的树枝刚好咔嚓一声断开,仿佛它撑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等待小姑娘的家人的到来。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终于找到自己爱惹事的女儿的操淡心情。

鬼鲛:好想揍她一顿……

小姑娘从天而降,棉质的黑底红云小裙子呼呼作响,小铃兰破涕而笑,嘴角大开直到露出尖尖的乳牙,金色的眼睛被风吹的眯成一条缝,脸蛋上还没擦干净的眼泪直接飞了出去。

这个时候,鬼鲛听到小铃兰大声喊到:

“爸爸——!!!”

伴随着小铃兰的欢呼,她稳稳的落在了鬼鲛的双臂里。看着还红着眼睛的小铃兰,本想教训小女儿一顿的鬼鲛这时候是连她头发丝儿都不舍得动一下了。

“……疼吗?”

“不疼!”

“有受伤吗?”

“没有!”

“那再叫一次……?”

“……?”小姑娘一歪头,满脸疑惑,突然眼珠子一转,小姑娘笑了一声,吧唧一口亲了亲他的侧脸。

“爸爸!”

…………果然我的女儿最可爱了!

为了这一声“爸爸”,以后谁敢碰一下都打死打死!往死里打!

相信日暮也会理解的!嗯!

后来鬼鲛才意识到,是从这次开始,他可爱的女儿才不会被自己吓哭的。

怎么说呢……嗯……

果然无论是小姑娘,还是日暮,都吃这一套吗?

【六】

别看现在宇智波鼬对小铃兰很是宠溺,其实他刚见到小姑娘时,他一开始是拒绝的。

那年宇智波鼬虽然才13岁,在晓组织过着紧张刺激的双重间谍,时不时找搭档聊聊人生哲理的忙碌生活,他也有一颗不忘记要保持宇智波大家风范的下午点心的心。

宇智波族长富岳大人一向是个严厉的父亲。

年幼的时候,宇智波富岳虽然在他们兄弟面前会面色严肃的告诫到:“身为忍者要时时刻刻保持警惕”,甚至为了锻炼鼬和佐助的忍耐力,一度想取消“下午点心”——这个可□□活动。

即使鼬和小佐助想办法眼泪汪汪,也依没有改变他的决定,不如说族长大人以“为了不让甜食和番茄这样软弱的东西,侵蚀我骄傲的儿子们的意志”这样的理由,更加坚定了决心。

……然后在美琴大人连续一星期做了他最讨厌的料理后,扭头默默认错。

——虽然无论是那个严父还是那个慈母,都不在了。

回忆过去的愉快日子,是宇智波鼬的兴趣之一。

他喜欢在休息时,选个好地方坐下。也许是雨后初晴的清新树林,也许是有着池塘和锦鲤的优雅庭院,也许是街边小铺里咯吱响的椅子,也许是刚生气火堆,只能用来歇歇脚的山洞。

然后,只需要一杯热茶,一份点心,他那颗心怀天下的宽广胸怀就可以稍微为自己考虑那么一下,回忆着小时候大家一起愉快的日子。

哪怕仅仅只有如此。

不过他没想到,由于刚开始,在众人面前轻而易举的哄住了哭的厉害的小姑娘,无意间露了一手,现在竟然让他头疼不已。

就算是他,也没有想到,那对新手父母的智商简直让他差点跌破写轮眼。

那个一脸读作【认真】写做【傻样】的,看着尿布使用说明的男人,是他心思缜密,实力强劲,是那个被称为“无尾尾兽”的干柿鬼鲛……

鼬:……没眼看了

而那个一脸认真研究吸奶器各个部件,时不时又满面通红的捂住脸的美丽的女性,是以出色的美貌为武器,在黑市悬赏金经常名列前茅,被批判为冷酷无情的日暮桑……

鼬:果然一孕傻三年不是没有道理的。

宇智波鼬叹了一口气。

算了,看在日暮桑的点心做的很好吃,以及自己和鬼鲛的关系也算不错的份上,帮他们几下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个鬼啊!

宇智波鼬不会后悔灭了宇智波一族,也不会后悔接受了双面间谍的任务,更不会后悔给佐助选择了这么一条艰苦的路,但他现在却后悔起答应教导他们照顾这个好动的熊孩子的决定。

因为他难得的下午点心时间往往会因为小姑娘弄起的小风波而泡汤。

今天,他坐在木质长廊上,若有所思的飘飞的细雨,又叹了口气。

佩恩要是再不派鬼鲛和日暮他俩出任务……他的万花筒都快被那两个笨蛋给闪瞎了。

这回小家伙坐难得安安静静的,坐在他旁边,颇有兴趣的玩弄着迪达拉新送的黏土玩偶。

鼬:……应该不会爆炸吧?

小玩偶是一条鱼的形状,有鼬的手指那么长,栩栩如生,大小合适,给小铃兰这样的小朋友刚好。然而小孩子注意力转移的很快,金色的眼睛闪闪发光,很明显小姑娘是对着他手里的三色丸子感兴趣了。

鼬:…这样的小孩子,应该可以吃甜食了吧?

败在小家伙皮卡皮卡的眼神下,他最后还是挑了一串。为了避免伤到小家伙,他用手指先掐掉竹签上的尖刺头儿,再递到了小家伙的嘴边。

“吃吗?”

“嗯……”

“难道不喜欢?”

“唔……绿、红、白……”

小铃兰并没有看向鼬,而是伸出手指,对着三色丸子一一指过去,像是辨认颜色的幼儿训练,然后又看了看手中的灰白色的黏土人偶,然后又转过头来,看着伸到嘴边的三色丸子。

然后猛的一下,把陶土人偶直直往三色丸子上撞,糯米制的丸子直接就这么粘在了人偶上。

还没有来得及阻止的鼬,看着被玩弄的三色丸子,内心是崩溃的。他心疼的看着心爱的丸子被小姑娘的肉手捏来捏去,残留在手指上的残渣被弄的发出粘腻的声音,胸口宛如刀割。

鼬眼神复杂,眼里满是心痛,如果他不是自定力过人,他此刻真的有不管搭档的面子,打小姑娘屁股教训她不能浪费食物的冲动。

小铃兰却不管他的视线,她认真的把丸子摘下来,认真的用肉肉的手掰开,然后认真的贴在黏土人偶上,齐耳的蓝色发丝随着她的动作一甩一甩的。

小家伙努力了一阵子后,向鼬举起了被糯米丸子覆盖的黏土人偶,傻傻一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几颗圆润的乳牙嚣张的显示它的存在感。

“给鼬尼!…唔…礼物!”

“……给……我?”

“给鼬尼!嗯!”

面对小孩子的期待眼神,他仔细的看着这个惨不忍睹的“礼物”,看的出来,小家伙并不是胡乱一气,彩色的糯米均匀的分布在人偶的各个部位。

这个小家伙,是把丸子当做颜料了吗……

然后,是把迪达拉送人偶当做……礼物?

“妈妈说过,要学会说‘谢谢’!所以谢谢你呢!鼬尼!”

宇智波鼬眼神一动,气息变得温柔起来。

喜欢的人偶加上喜欢的丸子,就是会让人喜欢的礼物吗?

真的是……无法让人责备的小家伙。

他一手小心翼翼的接过这个粘满彩色丸子的黏土人偶,一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顶。深蓝色的发丝意料之中的非常柔软和光滑,手感好极了。

小家伙则是感觉到头顶上微凉但是让人安心的温度,小脑袋蹭了又蹭,毫不掩饰的表达自己的心情。

鼬见状,心中一阵暖意流向四肢百骇。

他想做的事,即使杀了自己的血亲也要想做的事,就是保护这天下的和平,让铃兰这样幼小而单纯的孩子不用像自己一样,仅仅四岁就面对那样残酷的战场。

那终究是条不轻松的路,但总是要有人去做的。

但这个拙劣的礼物,现在却切切实实的感动到自己了。

不过……

他又看了看手中,已经看不出原样的黏土人偶。

……果然,最好还是不要让迪达拉看见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