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师父就带我去操作间学习手法,搭配上专业知识和专业手法,看着师父的手龙飞凤舞。

师父的手法很快很熟练,一节一节的教,每一节我师父给起好了名字,师父手缓慢了下来,她教的很认真。

“小爱,这是面部28节手法,现在不需要你多熟练,只需要你认真……”师父说着魏姐来了。

“王老师,咱家小爱学习咋样?”魏姐笑着问师父!

“小爱挺爱学习,也问,就是专业知识背的不太熟,面部37个穴位记得挺全,时间短得让小爱慢慢来。”专业知识不能说太会,太多记杂了。

“师父,我感觉学这个像是学中医, 好复杂”我低头,开始气馁。

“你学习挺快的,你看手法都记住了,就是专业知识进展太快,所以你觉得复杂,心不要慌,慢慢来。”师父在安慰我。

“小爱,魏姐相信你,你是最棒的,加油”魏姐也在加油打气。

很快到了中午,我听到一阵跑步声。

房门打开看到一脸慌张的婷婷姐。

“魏经理,宿舍阿姨生病了,我把菜买回来就看到阿姨躺地上了,现在已经送往医院了!”

“别着急,有人陪阿姨吗?”

“有,小雨去了,就是中午没人做饭了。”

“那个不行,中午不吃饭可不行,这可怎么办!”

魏经理还有婷婷姐都在慌张的想办法!

“魏经理,我现在学的差不多了,要不我去做饭?”我有点儿颤抖的说话,因为我也不相信自己的厨艺!

“小爱,厨房的厨具你会用吗?”味精不可置信的眼睛看着我!

“我会,魏经理我去试试!”反正我除了背就是记,我做饭照样可以背产品知识!

“小爱,没大米了,送大米的下午才来!”

“连大米都没有吗?”魏经理有些着急!

“没事,我去买,我知道哪儿有菜市场,交给我!”不就是大米吗,那么着急干哈,真了是!

“可是我们买好了,80斤,都已经交了钱,送大米不来!”

“我给扛过来,把小票给我!”

“小爱,你认真的吗?”魏经理还是不相信

“我当然认真的,我还能逗你玩儿?”

小票给我以后我就去扛大米了!

一阵慌张以后,小姐妹们已经下班了,饭也输了,做了三菜一汤。

一个青椒炒肉丝,放了辣椒,滴了一滴香油,味儿更香了。

一个麻婆豆腐,小姑娘们都爱吃辣,越辣她们吃的越香,早就看出来了。

最后一个是酸溜土豆丝,非常开胃的菜,另外加上玉米排骨汤,补充体力,排骨汤用高压锅炖的特别烂熟。

“小爱,我们下班了,做了啥好吃的?”婷婷姐进来了。

“三样菜,随便吃,另外有排骨汤。”我一本正经的说。

她们累了一上午,肚子早就饿了,不过她们还是有先来后到的,快速盛完饭。

“哇,太好吃了,小爱做的饭比阿姨做的饭都好吃”说话的这个是店里最活跃的桃子姐,为人非常和善。

“谢谢桃子姐,好吃就多吃点儿!”我有礼貌的回了句。

“小爱,以后我教你跳舞,你教我做饭吧!”这是店里的活跃大师,橙橙姐,会跳舞非常可爱。

“小橙子,你是教小爱跳你自创的电击舞吗?”当然,这个是小刀婷婷姐,婷婷姐说完哄堂大笑。

“总比你那老年迪斯科好吧?我这叫活跃的舞蹈。”橙橙姐回道。

“小爱,那80斤大米你咋弄回来的?”魏经理在一旁关心的是这个,她非常贴心,她能想到的有很多。

“菜市场那么近,扛回来的。”我没有太多的表情。

“小爱,80斤大米呀,两个人都扛不动。”惊讶这个是店里最温柔的小姐姐,她叫梦梦。比我大一岁。

“才80斤,有啥惊讶的,很简单。”我不为所动,不是不喜欢这些姐姐,而是不懂交流。

“小爱,我听说你在学校学习非常好,要不你帮我算一道题?”师父说。

“问吧!”我的平淡她们已经习以为常。

“若关于X的方程X²-X+m=0有一个根为-1,则另一个根为多少?”师父给我写到纸上。

“2”我脑海里已经把公式列了出来!

“你咋算出来的?小爱太神了吧?”梦梦姐有点不可思议。

“很简单,你猜猜,猜对了明天我给你炖鸡腿。”我挑了一下眉,站起来刷碗去了。

这顿饭在欢声笑语中结束,通过这顿饭我跟店里姐姐们的交流更多了。

通过这顿饭,橙橙姐每天都会教我跳舞,不是电击舞,而是正儿八经的街舞。

只当锻炼身体。

就这样欢声笑语的度过每一天,我每天都在成长,每天接触不同的人,慢慢的我也变得开朗。

变得开朗是因为魏经理经常给我做疏导,过后魏经理告诉我,这是典型的自闭症,不喜欢跟人交流,更不懂得交流,我一直说我是读书读傻了。

前台经理,还有操作间美容师都在忙忙碌碌,我虽然可以上手了,但是为了顾客享受到更好的手法,依然在努力学习。

闲暇时间我会跟师父们打成一片,嬉笑声成为了我们店里的家常便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我喜欢笑了,跟他们在一起我真的很开心!

来了新朋友,我会带她们买被子,带她们逛街,师父说,这是我的成长!

或许这份成长是福,或许是祸。

就这样,我在美容院坚持了半年多,魏姐开始给我升职,做到了销售经理,这一步步的非常顺利,顺利的我有些意外。

很快夏天快过去了,这天我碰到了他。

一切都是那么巧合,巧合的那么美好。

“小爱,咱们店一会儿要来一位导师,你过来迎接一下。”师父平淡的语气我就感觉没那么好玩儿。

“好的师父,保证完成任务!”鞠了个躬,给师父道了个安我就出去了!

我在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都没见人影,反而有一个特别特别帅得小伙子要进来,本店禁止男士入内,大牌子在这儿摆着,当然要拦住他,不让他进!

“你好,帅哥,本店禁止男士入内!”我以为他没看到!

“我有事儿,急事!”哇,这个娃的声音真好听。

“不好意思,有事儿我可以给您传达,本店禁止男士入内!”虽然有一些不开心,但是还是要微笑,这是师父教我的!

“小姑娘,请让开”咦,他说这话我就不开心了,凭什么让,就不让!我的地盘我还能让他给我抢了?

“让什么让,这么大字你看不到吗?禁止男士入内!”他要闹事儿,我当然不怕,我有后台,我遵守店规!

“我……”他还想狡辩。

“我什么我,挺帅的小伙子来美容院干什么,这是美容院,不接受男客,这么大牌子在这儿挂着看不见吗?”呼呼呼,我好凶。

“你这……”

“我怎么了,我怎么了,我遵守俺们店规,你在这儿破坏规矩你还有理了。就不让你进,你能把我咋滴,有本事你报警呀!”是不是有点儿不讲理了?

“等着我打个电话。。”他拿出了手机。

“喂张老师,你下楼接我一下,唉,好好好,一会儿见!”挂了电话,我傻了,彻底傻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我师父就下来了。

“于美导,中午好,我们等的可好久了。”两个人握手。

“张老师中午好,这不路上堵车,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他微笑看了我一眼,我颤了颤,我好像闯祸了!

“来,于美导,进来说”师父让他进去

“我可以进去吗?”他看着我说,满脸的微笑!这个微笑能害人!

“……请”一个字脱口而出却是在咬牙切齿。

好丢人,总部领导来了把人家拦下来,这不是丢人这是干哈?

等着被师父骂吧,我这时已经接受了被挨骂的事实!

师父带着姓于的上楼了,我只能跟在屁股后面慢慢的往前走。

师父在介绍着店里的布置,还有后院的结构,每个房间都有梳妆台,梳妆台一尘不染,地上连根头发丝都没有,姓于的看了非常满意!

“张老师,我感觉让这小姑娘带我参观介绍就好,店里这么忙,你先去忙!”姓于的一脸得意!

“好的,于美导!”师父转过头:“小爱,这是咱们公司非常出名的美容导师:于洋,你得叫于导师。”

“不用这么麻烦,这小姑娘还小,叫我大哥吧!”于导师说道!

(切,还于大哥,黑社会呀!)

“好的于大哥,有何指教?”我皮笑肉不笑的问于洋。

“没啥指教,刚才不是挺硬气吗?你继续呀!”我……你这人咋这么……

“多谢你内心的夸奖,你的夸奖我很喜欢。”他居然能懂读心术。我的天太厉害了吧!

“是的,一直在夸你你是一个大帅哥,只可远观,不可近看!”我还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因为我已经快完蛋了,我师父肯定在想今儿晚上怎么惩罚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