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邂逅杰克苏(十一)

对于真正的博弈来说,舆论战是有用的,但永远不会是能起决定性作用的。

真正能毁一个人的,还是他的根基所在。

东星影视的老总被抓,比苏昱视频被曝光引起的动荡更大,因为这个老总牵扯到更大的利益链,牵扯到更多的人和事。

媒体从官方得不到确切的消息,只知道这位老总涉嫌贿赂、偷税漏税、操纵股权、非法交易等一堆经济问题。

但事实上让官方使用雷霆手段将他绳之以法的,是他勾连境外有问题的资金,涉及到国/安问题。

实打实的证据被秘密上交,官方核实无误后立即行动。

一切都进行的飞速而有效率。

蛇打七寸,一击必杀,才是顾朝阳的行事作风。

***

苏昱也被这迷一般的走向弄糊涂了,问魏晴:“巧合?还是……”

苏曦也怀疑是这家在背后捣鬼,最近公司内部出现了内鬼,苏曦本就在查,但还没有弄到证据,苏昱就出事了。

魏晴明显的放松不少,她瘫坐在沙发上,摇摇手,“还不确定是不是巧合,但是在这紧急关头,对家倒了,我们就不用担心再有后续伤害,可以慢慢平复回血了。哎哟我的妈,总算能喘口气了,我跟你说,我今天几乎滴米未沾,电话一直在打,手快烫熟了。”

“谢谢你,姐。”

在这个档口,其他人都在忙,当事人反而是最不能动弹的。

“咱俩谁跟谁,别说这些客套话。你觉得我们有必要再发个公开声明吗?不用你自己发,用工作室的号。”

“我也不知道,就是发声明,又能声明什么?”这才是苏昱感到为难的地方。

他不能公开承认与顾朝阳的关系,但他也不想对公众和粉丝撒谎,说他们只是同事,完全无其他关系。

“是啊,所以我才愁……哎?门铃响了,你哥吗?”

苏昱亲自去开门,当他看到顾朝阳时,几乎惊呆了。

“怎么?不欢迎?”顾朝阳手里只提了一个小型旅行包,轻装简从,风尘仆仆。

苏昱急忙请他进来,关好门后,不管不顾地就扑进了他的怀里,“你怎么来了?你怎么来这么快?兰斯,兰斯……”

从洛杉矶直飞B市,最快也要近13个小时,也就是说,顾朝阳应该是昨夜接完电话后,就立即准备飞过来了。

“我当然是坐飞机来的啊,虽然我希望自己能瞬移闪现到你身边,这不是拍吓着你么?” 感觉到自己衬衫上的泪,顾朝阳停顿了一下,才半抱半拖着怀里的小可怜走向客厅。

“你真要是能瞬移,我才不害怕,巴不得呢!”

那样的话,跨国恋又算什么?一切距离都不是问题。

可惜,只能想想而已,他们都不过是普罗众生中的一员,谁有这种超能力?

“唉唉!我说,你们俩能不能别这么肉麻,我这还有个大活人呢。”被他俩无视,魏晴不得不自发出声。

“你好。”顾朝阳朝魏晴点头致意,把苏昱放到沙发上,自己在旁边坐下,“麻烦帮我倒杯水好吗?又渴又饿。”

“我去给你倒水。”苏昱立即跳起来,“先喝点白水吧?然后我做饭。”

“别瞎忙乎了,我叫了外卖。”魏晴打岔,“过来说说话,以后有你做饭的机会。”

苏昱端了水过来,又紧紧挨着顾朝阳坐下,眼睛也一直盯着顾朝阳看。

魏晴看他那副痴汉样,又好笑又无奈,简直恨铁不成钢。

她咳嗽一声,对顾朝阳说:“穆维斯先生,很感谢你这么快赶过来,那我客气话也不多说了,关于这件事的后续,你觉得该怎么处理?”

公关部已经吵了一天,并没有拿出一个让大家都满意的应对方案。

律师函微博公布了,起诉书也递交法院了。

其他的,就什么都没做。

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做才算妥当。

古人有句老话“沉默是金”,其实真挺对的,当你不知道该怎么办时,说,不如不说;动,不如不动。

以静制动,总好过乱出臭棋。

而在人生的棋局里,是真正的落子无悔,是没有机会悔棋重来一次的。

但是沉默,也有坏处,那就是粉丝非常不满。

粉丝明面上在极力维护苏昱,但背地里早就炸群了,几个大粉也在不停追问工作室能不能快点给个说法。

很多女孩子追星,能接受暧昧和cp,但拒绝真正的同志,她们实则恐同。

就犹如叶公好龙。

更别提腐女毕竟是少数,男艺人的粉丝绝大部分是女友粉,她们对偶像有独占欲。

一些极端女友粉连自己偶像和女孩子恋爱都不能接受,更别提对方可能爱男人了。

那会引起她们生理性厌恶的。

视频事件一旦处理不好,这些粉丝不仅会脱粉,还可能会反噬回踩。

这些曾爱过偶像的粉丝,才是对明星伤害最大的。

曾经爱的多深,回踩起来就会恨不得立即要对方死。

顾朝阳笑了下,“该做的都做完了,以后该怎么工作就怎么工作,该怎么生活还是怎么生活。”

魏晴皱眉:“粉丝那边?”

吃瓜群众不过是看个乐子,最紧张最暴躁不安的还是那些真情实感的粉丝。

“不说。”顾朝阳轻描淡写,“隐私权每个人都拥有,艺人的敬业应该表现在工作上,而不是把自己弄得赤/裸/裸的,什么事都曝光于群体目光之下。”

有些粉丝的窥私欲非常强,恨不得24小时监控到自家爱豆的生活,如果善待粉丝就是满足她们的一切要求的话,明星真就如同裸/体生活。

苏昱想了一会,叹口气,情绪低落地点头,“也行吧,以前她们自己都说‘离偶像的作品近点,离偶像的生活远点。’我现在觉得这句话真是太对了。”

顾朝阳笑,“所以,安心吧,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毕竟不是艳/照。”

“本来我们在剧组时也没做什么。”苏昱小声嘀咕。

魏晴挑了挑眉,那意思就是说出了剧组就做过什么了哦?!

傻小子。

“难道你千万里飞一趟,就只为了告诉我们什么也不用做,保持沉默就好?”魏晴忍不住刺了顾朝阳一句。

“不是。”顾朝阳转头看着苏昱,“我是怕他吃不下、睡不好,来陪陪他。”

苏昱本性活泼开朗,但抗压能力一般般,毕竟是被家里父母和长兄宠爱着长大的孩子,顾朝阳是真不放心他。

“我的天!”魏晴站起身,“我觉得自己有点多余,我还是回家吃饭睡觉去吧。”

恰巧魏晴的手机响起,她看了一下,顺手接起,“您好陈导,是,他在我身边呢,没事没事,劳您挂心。什么事您说?好的好的,明天九点是吧,好,准时到,谢谢,谢谢,好,再见。”

挂断电话,魏晴直接跳起来,“太好了,电影没黄,明天去签约,顺便去做一下定妆造型。”

苏昱怔了一下,也跟着欢呼跳起来,“真的吗?”

“真的,陈如清亲自打来的电话,太好了!这时候能签约再好不过,这代表业内人士依然认可你,没有排斥你!陈导德高望重,很有话语权,他此时能坚持用你,说明我们最大的难关已经过去了。”

视频曝光,最怕的不是路人嘲笑和粉丝脱粉,而是官方以某种名义封杀苏昱。

虽然业内真的有很多同志或者拉拉,但绝大部分都是低调做人。

而真正被高调出柜宣之于众的,都糊了。

是真的没前途。

陈如清的这个角色确认,等于及时拉住了苏昱飘摇不定的未来,让他重新脚踏实地了。

苏昱拉住魏晴的手,两人互相击掌,真正笑得轻松了。

顾朝阳在旁边静静围观,也低头笑了笑。

看,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

等魏晴走了,苏昱凑到顾朝阳面前,盯着他的眼睛,问:“陈导那里,你帮忙了?本来该今天签约的,但是早晨那边传来消息说再等等,我知道他们在静观事变。到了这个时间突然又改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顾朝阳低头亲了亲他,“趋利避害是人之本性,不必过多想。我也不过是答应陈如清,等他的新电影出来,提名奖项时,会帮他在米国做一下奥斯卡公关。”

苏昱瞪大眼睛,噎了半晌,才呢喃道:“你真的答应了?”

奥斯卡公关,花钱多少且不说,主要是非常考验人脉关系。

别以为外国人就什么都公事公办,鬼佬的鬼点子和暗箱操作才叫花样百出呢。

陈如清是知名大导,国内能拿的奖都拿了,他后半生最大的执念就是好莱坞小金人。

执念之深,已快走火入魔了。

顾朝阳是米国人,毕业自名校,父亲又有钱,由他来帮忙公关,比陈如清四处乱攀关系要有力太多。

一把年纪的陈导也经不住这种诱惑。

苏昱抱住顾朝阳的腰,脸埋在他的心口,听着他稳定的心跳,默默勒紧了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