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补品是不是很有效啊?”大夫一脸得意的问道。

“确实,我家主子吃了之后,气色好多了,病情也稳定了。”曲风轻声说道。

“那当然了,我这个可是……”大夫说道着一顿,脸上一闪懊恼继续说道:“我这可是上好的补品啊,皇宫用的。”

闻言曲风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在说什么,如果要是跟这个大夫说门外的马车上就是太子,会不会后悔说出这种大话,这种补品,就是因为皇宫没有,所以自己才来买的。

不过这种补品真的很奇怪,不是那种干的,确实湿润的,带一个腥味,却无比有营养,问过大夫,大夫也不说,说是自己家独有种植的,不方便说。

对此曲风也没有在追问下去,人家的家事,自己才不想管呢。

凤轻舞跑到马车旁,然后迫不及待的跳上马车,打开帘子,跑进去

“小姐!!”春雨晚了一步,自己又不能进去,只能在外面干着急:“小姐,你快出来呀!!!”

凤轻舞开心的看着坐在塌上的钟离即墨。

一席白衣,黑黑的直发随意的散落到一边,竟有几分妩媚。

而钟离即墨也是震惊的看着凤轻舞。

“你是?”钟离即墨疑惑的语气和眼神,让凤轻舞一愣,却又突然想到自己的脸上带着面纱,便一把扯下来。

“凤小姐?”钟离即墨挑了一下眉毛,目光触及到凤轻舞脸上的伤口时,眼神一闪冷意。

“是我呀,即墨,我刚才看到一直跟在你身边的人,我一猜你就在这马车上,我就赶紧跑过来了。”凤轻舞笑的一脸灿烂,一屁股坐到钟离即墨的身边,丝毫没有男女有别的意思。

而奇怪的是钟离即墨也没有躲开,也没有制止,甚至没有说什么,只是任由凤轻舞比着自己坐下。

“你的脸怎么了?”钟离即墨语气很轻,却透着一股冷意。

“哦~”闻言凤轻舞无所谓的一笑说道:“没事。”说着伸出手去碰脸上的伤口,却被钟离即墨眼疾手快的抓住手腕。

钟离即墨的手很凉,就算是隔了一层薄薄的纱也能感觉到钟离即墨的手很凉。

虽然钟离即墨的手很凉,却意外的让凤轻舞心跳加快,脸热起来。

“不可以用手碰,伤口刚处理完,手不干净,会感染的。”钟离即墨松开凤轻舞的手轻声道。

手腕上的力道没有了,凤轻舞心里空唠唠的,然后鬼使神差的抓住钟离即墨冰凉修长的手。

钟离即墨一愣,不明所以的看着凤轻舞,眼中有些讶异,似乎没有想到凤轻舞会这么做。

“你要握着我,不然我的手又该控制不住的摸伤口了~”凤轻舞笑的一脸无害,仿佛这种不要脸的话不是她说出来的一样。

马车外的春雨听到凤轻舞的这句话,老脸一红,小姐啊,你这话说的,你不害臊,我都替你害臊……